崔正熹  >>  正文
时尚红楼之王熙凤:女汉子的修养
崔正熹
12月16日

王熙凤

近日在网络中看到一则消息,一位在美国教授中国文学的老师在带自己的学生读过《红楼梦》后,进行了一项调查,问学生最喜欢的人物形象是哪一个。结果显示,在美国学生中,最受喜爱的红楼人物形象不是宝玉、黛玉,却是王熙凤。

这个结果或许有些出人意料,但想来也在情理之中。有西方文化背景的人普遍认为,王熙凤大方利落,远比林黛玉那种娇喘微微的女子有吸引力。在《红楼梦》第十 三回中,宁国府孙媳妇秦可卿命丧天香楼,阖府慌乱之下贾珍要请求荣国府的王熙凤暂管宁府家务,于是贾珍到女眷们所在的房中寻王熙凤。女眷们合围坐着,闻人 报“大爷进来了”,即吓得众婆娘‘忽’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就在别的女人们都纷纷避开男人的时候,却独独是王熙凤大大方方地站了 起来。

在好莱坞式审美主导的现代商业社会中,这个“粉面含春微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的“凤辣子”确是一个极具感召力的形象。莫说在几百年前的封建社会,就算在 今天,王熙凤也可说是一位“女汉子”。可是王熙凤的大方与果敢又常被误读,她被读者视为泼辣、粗野的毒妇。实则不然,王熙凤是颇有大家风范的,身上也独有 一种自信。要把一个女人身上的自信同粗野、没有教养区分开并非易事,所以王熙凤就无奈成为了最容易在影视里被误解的角色。

泼辣是性格 谨慎是原则

文中说,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未办过婚丧大事,也巴不得遇见这事。今见贾珍如此一来,她心中早已欢喜。但王熙凤虽性格豪爽泼辣,却没有踊 跃承担下来,始终在思量着周围人的感受。凤姐姑妈王夫人起初不太愿意,担心她因经验不足而丢了颜面。王熙凤只等得贾珍言辞恳切,泪流如注,王夫人表情松 弛,心思活动的时候才谦虚地应承下来,说“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头管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问太太就是了。”于是,这一切才显得顺理 成章。

贾珍见凤姐允了,又赔笑道:‘也管不得许多了,横竖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这里先与妹妹行礼,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里去谢。’说着,就作揖下去。王熙凤也并未因受人之托而趾高气扬,而是谦和地还礼不迭。

王熙凤确是个工作能力颇高的女汉子,但绝不是粗枝大叶粗言粗语的,言语得体行为周到,大家风范可见一斑。王熙凤的这种谨言慎行,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教养。

不让人难堪是一种教养

第六回中,因经济拮据实难过活,刘姥姥带着板儿进了荣国府见王熙凤,想求得些银两的资助。依王熙凤的尊贵身份大可以将刘姥姥这个未曾见过的乡下老妇拒之门 外或是狠狠奚落一番。刘姥姥和王熙凤是初次见面,却是王熙凤先开口说道“亲戚们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缓解了刘姥姥的“笨嘴拙舌”之苦。当问到此行的用意 时,刘姥姥“未语先红了脸”。一个老人家长途而来还要挺着脸去要钱,是何等难为情。凤姐见状领会了老人的心情,只说“不必说了,我知道了。”为不让刘姥姥 尴尬,王熙凤还补上一句“论是亲戚,原该不等上门就有照应才是;只是如今家里事情太多,未免一时想不到。你大老远来了,又是头一遭跟我开口,怎好叫你空着 回去呢?”于是允给了刘姥姥二十两银子。

不让人尴尬,就是一种尊贵的教养。一个人的体面是因为他让对方也能体面。王熙凤性格是火辣张扬的,面对刘姥姥这样来索取物质的村妇也会顾及到对方的感受,尽自己所能不让刘姥姥感到难为情。

包好了二十两的银子,又拿了一串钱,全当刘姥姥回去路上的盘缠。在人情中,这一串钱的分量不亚于那二十两白银。因为这一串铜钱中折射的是大家族的体贴,是一种人情的温度。

今天,戏称自己为“女汉子”的姑娘们多少在内心里都有一丝无奈和底气不足。她们在职场中拼杀,却不像凤姐一般游刃;她们中不少人习惯了“泼辣”,但又会因 为无意的“得罪人”而懊恼,也一定经历过“敢怒不敢言”的痛苦。“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坚强的女汉子们不愿意屈从于传统,不愿在同男人的竞 争中败下阵来。不服输的女人们把这条独立、自信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她们的心中,都有一个王熙凤。

媒体人,中国日报网专栏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