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正熹 >> 文章

崔正熹:开封繁华府 大宋汴京城

在开封城的正北方,有一座铁塔,这塔应该是地面上可见的,大宋时代唯一的“真迹”了。就好像这个城市的脊梁一般挺立着。历史上黄河水患,曾经多少次摧毁开封,却独独未能移动这塔半分毫。二战期间,日军用轰炸机在塔上炸了一个大洞,可塔身,却依然不倒。

崔正熹06月22日

中国病人:养生是个伪命题

养生是术,养心是道。最好的养生,或许就是顺其自然,养生噱头花样繁多,最后或许只会变成花样作死。

崔正熹12月23日

崔正熹:买A货的人 幸福感较低

玩A货是个高危行为:在购买前要充分了解相应品牌的种种细节,不至于买到印着LOGO的淘宝货。在使用时更是慎之又慎,尤其出入体面场所时,还要心情忐忑,担心有行家一眼识破。用着A货的压力就像毒贩子过海关的简化版,这A货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想来想去还真是累得够呛。

崔正熹06月29日

好企业是不会写在脸上的

好企业是不会写在脸上的,当大数据等新科技手段可以甄选出诚信经营的优质企业时,当默默奋斗的企业家可以被优选出来时,银行业或许也应该用更前瞻的视角去实践一些新方法,让无抵质押纯信用贷款的幸运走向勤劳诚信的大多数。

崔正熹04月29日

大数据让跨界更容易

大数据的魅力在于“通达”,大数据手段不仅能提高两种不同语言的沟通效率,还可以降低不同经济领域的跨界难度。尤其对于金融部门,大数据手段恰可以真实反映企业状况,提前判断未来可能发生的经营风险。大数据时代来了,谷歌让两种语言的沟通更顺畅,经济领域的跨界沟通还会远吗?

崔正熹04月08日

康熙让英国绅士拉肚子:大数据加长的思维链条

《孙子兵法》中说“算则胜,不算则不胜;多算胜,少算则不胜”。这里的“算”是一套对天时地利人和的全面衡量,需要的思虑是方方面面的。就像是很多金融机构为预测某一产业的起落兴衰,需要参考大量直接或间接相关产业的数据,并考虑时下社会局势,“算”出一个靠谱的预测结果。庞杂的数据,有着奇妙的力量。

崔正熹02月27日

城市化寒潮:城市让生活更粗糙

北平的手艺人最在乎街坊对自己的认可,手艺不好都没脸出来“混”,生怕人家笑话。今天,没有街坊,也没有人有工夫笑话你,赚钱就得短平快,质量问题变成良心问题,人们变得越来越没有廉耻心。

崔正熹02月03日

韩料冲出韩国 尴尬如影随形

仓廪实而知礼义,衣食足而知荣辱。有时候人,特别是穷人,生活富足了就会格外想用各种方式将自己的富有“昭告天下”,借此得到众人的认可和尊重来填补内心最深处的空虚和自卑。国家也是如此,中国在腾飞之后拼命撒钱贴金的同时,韩国也在声嘶力竭地发出自己的声音。“饮食国际化”是建设国家软实力的“高速路”上的一辆狂奔的小马车,虽然偶尔会拉风,但内力不足却是其难以掩盖的尴尬。

崔正熹01月11日

时尚红楼之龄官:太懂事就没有颜色了

龄官这执拗的丫头,元妃娘娘是何等的尊贵,不就一出戏嘛,唱了又如何,虽说不是本功的戏,但元妃也没那么专业,两嗓子就糊弄过去了,以后也好跟人说“姑娘我给国母唱过戏”,保不齐就是个发迹的契机。

崔正熹01月08日

时尚红楼之宝玉:有情怀的男人才可爱

东方的传统里,向来美玉配君子。就像《红楼梦》中衔玉而生贾宝玉,和一块石头有着不解之缘。你爱他,他就是宝玉,你不爱他,他就是洪荒中的一块毫无用处的顽石。一个男人,是美玉还是顽石,要看你爱不爱,也要看他可不可爱。

崔正熹01月04日

时尚红楼之王熙凤:女汉子的修养

莫说在几百年前的封建社会,就算在今天,王熙凤也可说是一位“女汉子”。可是王熙凤的大方与果敢又常被误读,她被读者视为泼辣、粗野的毒妇。实则不然,王熙凤是颇有大家风范的,身上也独有一种自信。要把一个女人身上的自信同粗野、没有教养区分开并非易事,所以王熙凤就无奈成为了最容易在影视里被误解的角色。

崔正熹12月16日

我可不可以不成功

这个时代有个普世价值观:人只有两种,成功者和失败者。“成功”是这个时代的兴奋剂,人生已经变成了艰苦的攀山,变成了卓绝的马拉松,成功一定是“登顶”,一定是“笑到最后”。这种成功的核心是“你们都不如我,我就是成功的”。

崔正熹12月15日

中国为什么没有香奈儿

隐藏在市井中的工匠是艺术技艺存在和发展的基石,需要用耐心去传递,需要用执着去维系。我们今天讲了太多的商业模式,太多的资本积累,当那么多工厂主飞着唾沫星子一边点钞票,一边痛恨中国没什么没有奢侈品牌时,有没有想过,你为艺术技艺的生存创造了多少空间。

崔正熹12月08日
媒体人,中国日报网专栏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