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正熹  >>  正文
康熙让英国绅士拉肚子:大数据加长的思维链条
崔正熹
02月27日

大数据图片

公元1662年,康熙皇帝即位,荷兰公主凯瑟琳出嫁,一大批英国绅士开始拉肚子。
奔腾的想象力很难将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勾连在一起,哪怕是讲个故事都很难串联。但事实证明,这些“不搭边”的现象是紧密联系的,是由一些易于理解的因果关系串连起来的。荷兰公主凯瑟琳嫁给英王查理二世,酷爱茶饮的公主将喝茶的习惯带到英国。喝茶就在英国上流社会风行起来,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大符号。但英国不产茶,只能从中国内陆进口。于此同时,刚刚即位的康熙皇帝同台湾大明政权开战,为断绝对台湾物资供应开始施行严厉的禁海政策,中国海上贸易被突然割断。茶商只能冒着灭顶风险将茶叶走私到欧洲,就造成茶叶在欧洲的稀有昂贵。但很多买不起茶又要充场面的英国人和一批不识货的上流人士却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一些财迷心窍的英国商贩将泡过的茶叶渣和铜绿混合,冒充中国上等茶叶在市面上出售。但铜绿有毒,喝了山寨茶的英国绅士集体拉肚子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是康熙皇帝或凯瑟琳公主或其他任何一个人有能力设计策划的,这是各种相互影响的天然存在。当一串串容易理解的因果串联在一起就形成了一条不可思议的链条。《孙子兵法》中说“算则胜,不算则不胜;多算胜,少算则不胜”。这里的“算”是一套对天时地利人和的全面衡量,需要的思虑是方方面面的。就像是很多金融机构为预测某一产业的起落兴衰,需要参考大量直接或间接相关产业的数据,并考虑时下社会局势,“算”出一个靠谱的预测结果。庞杂的数据,有着奇妙的力量。这种“算”需要的是不仅体量大,而且维度多的“大数据”。
《圣经.传道书》中说“日光之下,无新事”,就像是康熙皇帝让英国绅士拉肚子一样,是一个个简易的因果关系串连出一个奇妙的现象。人类的大脑思维像是一个链条,用一个因果加上另外一个因果,一个关联连带另外一个或几个关联组合起来,但思维的链条长度常会因“惯性思维”达到极限,并偶会出现断点。这里“大数据”的价值就在于可以将人类思维的断点粘合起来,将思维的链条延长,冲破思维的“惯性”,延长到未曾想象过的远方。
大数据将“出人意料”的分散事物“情理之中”地联系在一起。全球零售巨头沃尔玛就曾创造了大数据应用于现实的经典案例。通过对消费者购物行为的相关大数据进行研究后发现,男性顾客在购买婴儿尿布时常常会搭配啤酒。于是沃尔玛推出了纸尿布与啤酒搭配销售的营销手段,并获得不错的销售成绩。
大数据通过加长思维链条,缩短思维“反射弧”,将没来得及感知的未知先于常规地呈现出来。据美国媒体报道,一位父亲到塔吉特百货抗议商场为读高中的女儿发放育婴用品优惠券。但不久后这位父亲竟然发现他的女儿真的被检测出已经怀孕。这是塔吉特百货公司通过顾客数据分析模型,先于女孩的父亲做出的精准预测。
《孙子兵法》中“算则胜,不算则不胜”中的“算”体现在了大数据的运用上,但后半句“多算胜,少算则不胜”中“算”的多与少也同样重要。大数据的“算”是要大体量,多维度的,需要尽量多地将可能产生关联的数据“算”在其中,否则“思虑不周”就会造成大数据的“盲区”。二战期间,日本通过大量数据分析对比来计算美国的军事实力,并发动对珍珠港的偷袭活动企图将美国一棒打死。但日本仅仅计算出了美国军事装备和作战能力,却没有美国作为一个工业大国的“再生”能力。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军力确实惨遭重击,但三月后美国就迅速恢复了足够拿下日本的海空实力。日本人用了体量庞大的数据去计算美国军力,却没有用更多的维度去考虑美国的国力,于是日本人算赢了战役,却算败了战争。
大数据在于将分散庞杂的数据建立彼此联系,由点及线,由线到面,对事物发展轨迹进行多层级多维度覆盖,清楚地理解并呈现事物的未来发展趋向。通过冲破惯性思维,拉长大脑思维链条,让合理的决断力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媒体人,中国日报网专栏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