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正熹  >>  正文
崔正熹:买A货的人 幸福感较低
崔正熹
06月29日

不久前的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唐嫣身着一身淡蓝色长裙出席,对着咔咔作响的闪光灯挥手微笑。这一身长裙乍一看像极了Elie Saab 2014春夏高定系列,唐嫣工作室也发微博称她穿的正是Elie Saab的高定时装。不过,被啪啪抽脸的瞬间随即到来,由于领口和腰间的样式同原版的差异,在图片曝光后不久就被揭发出来:这是一套国内设计师模仿出来的山寨款。Elie Saab也站出来说:这绝不是我们的衣服。虽然事后唐嫣工作室删掉了该微博,老实承认了衣服是假的,并强烈谴责了提供山寨礼服的工作室。但讥讽和嘲弄的声音已经挡不住了。

今天再看照片上唐嫣那纯纯的微笑,还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aaaaaahuohuohou

打假货、罚假货、铲车压、大火烧,受尽了“酷刑”的A货依旧展现出了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并成功制造出了一场场尴尬的“惨祸”。曾经网曝一对奉子成婚不久的夫妇在参加同学聚会时,丈夫拆穿了媳妇买的名牌包包是A货,妻子恼羞成怒,当场撩开衣服,当着男同学的面给孩子喂奶,以示报复。

买A货的人说:不是我虚荣,只是我不想太尴尬。我暂时过不上轻奢的日子,但我想去看看,总没有错吧。我让自己看起来有钱,只是想在我逛逛的时候,不遭遇那些隔着肚皮也能看到的不屑。

从销售人员的角度来讲:你消费,我挣钱,没那个时间也没兴趣去判断你是不是一个有内涵的人。我的职业素养之一就是迅速判断潜在消费人群,并牢牢抓住。你穿成那个样子,我如何能相信你是我的潜在客户呢,你既然不是我的潜在客户,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服务你呢?

于是,消费者和销售人员迅速在这个层面达成共识:我不管有钱没钱,先让你觉得我有钱。你不知道我会不会买,先热情一下试试再说。就在一瞬间,买卖双方的气氛变得十分融洽。就像是你去售楼处看房,临走时售楼员热情地送你出门,顺便看看你开什么车来的。

某女孩通过相亲认识一开奔驰男友,恋情开始不到一个月就不欢而散。问其原因,女孩说,这男的是借奔驰来相亲的,这是欺骗……。可如果逆向假设,这个男孩朴朴实实来相亲,你还会看上他吗?如果一个月后你发现他其实开大奔,你还会觉得他是个骗子吗?

陌生人和浅社交近乎是每个大城青年的现实生活写照。微信和陌陌的兴起正印证了这个现实。不是我们虚荣肤浅,是时代跑得太快,没时间来让自己沉淀,没时间来让我们去发现一个陌生人的深刻。不想被都市生活打入冷宫的人们,厌恶着量力而行的生活态度,所以A货成了这些人撑起生活圈子的救命稻草。

A货衍生出的种种闹剧和悲剧说明,玩A货是个高危行为。在购买前要充分了解相应品牌的种种细节,不至于买到印着LOGO的淘宝货。在使用时更是慎之又慎,尤其出入体面场所时,还要心情忐忑,担心有行家一眼识破。不用A货真不知道拿着什么出门,带着A货又不敢轻易往人堆里扎。用着A货的压力就像毒贩子过海关的简化版,这A货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想来想去还真是累得够呛。

使用A货的精神压力是巨大的,这种心理似乎用犯罪心理学可以分析,简而言之就是“做贼心虚”。靠A货来提携的生活更是毫无幸福感可言。陌生人的浅社交,就是这样一个肤浅虚荣的社会形态,要让我不这样累,可真是难又难。别说些冠冕的话来教育虚荣的世俗,这根本行不通。

A货是大城青年满足虚荣心的法宝,这种虚荣又疲累的生活救赎又在哪里呢?这一切的疲累劳苦都源于陌生人社会的不安,怕被冷落,怕被遗忘,怕被疏远,怕被孤单……。

当佳节将至,你离开国贸,离开三里屯的时候,你应该不会精心捯饬,穿戴一身的A货坐一夜火车,回到蛤蟆岭,回到靠山屯。当你陪着亲爹亲娘扒苞米晾麦子的时候,或许A货带来的压力和烦恼,也就烟消云散了。

媒体人,中国日报网专栏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