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正文
田雪绯:老贾女儿们的屎尿屁
田雪绯
2021年02月20日

贾浅浅的诗我不敢评,我怕评出来让人发现我不懂诗。同样,贾玲的电影看完了,我也没敢评,我怕评完了,不仅让人发现我不懂电影,还让周围哭得稀里哗啦的人们指出:你这个不懂亲情,没有人味儿的东西。但是我确实有个疑问,为什么浅浅的诗词里写儿子的屎就得到那么多口诛笔伐,而晓玲的电影里,大姑娘拉裤兜子了,老爷们儿把稀屎窜到河里就没有人恶心了,同样是艺术作品,同样是老贾家的人,同样表达亲情,怎么这屎尿屁换个地方存在,就得到了不同的口啤?

母爱,放之四海而皆准,因此出现在春节档的《你好,李焕英》,让其他同时间上映的电影纷纷 “没比较就没伤害”,衬托了贾玲这位票房第一神话女导演,让龙套数年的主演张小斐过往经历被人捧出来膜拜。各大主流媒体公众号 “为母爱背书”的影评下面网友纷纷开始晒妈,晒家里“曾经的小姑娘”,晒伟大的母爱,表达了群众们的同理心是这么的强烈:爱自己的妈无论多狠都不会有错论。甚至于让同一群观众读完了浅浅的诗觉得很恶心的屎,到这里也起到了不一样的“笑果”。这是母爱的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吗?

我不怀疑贾玲在片里片外对母亲的思念和泪水,我也能体会当年那个19岁的姑娘听到丧母这个晴天霹雳感受到的打击。多年之后摸爬滚打中成长,有了这样的资源,拍一部给母亲的电影,很是合情合理的,也是对生养的母亲,对受伤的自己和家人的一个莫大的慰籍,在这一点上,我不怀疑她的真诚;让观众不仅哭,还能边笑边哭,我也不怀疑她的善意。但是真诚和善意不能说明为什么我们的艺术作品,一不小心就去粪坑里打滚。

电影里,丧母的女儿穿越回八十年代,试图将妈妈绍介给厂长儿子沈光林,以改变妈妈的命运。记忆中的“中年妇女模样”的李焕英以“正青春”的形象,出现在沈光林的表演现场,那些万里长城永不倒,那些什么陈词滥调的歌舞都只得到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即使晓玲姑娘走捷径,费尽心思把赵本山的二人转穿越时空排练起来,也并没有让李焕英等“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认可,倒是厂长家的傻儿子最后不小心被扒掉了裤子,露出红色的底裤,赢得了所有人包括妈妈的笑。本来都无计可施的台上这俩人立刻容光焕发,干劲儿十足扭起来,一个为心上人,一个为了妈妈,“斑衣戏彩”即是传统美德,露个底裤就露个底裤吧。只是典故里斑衣戏彩的是娱乐老母亲,而彼时妈妈和工厂里的年轻人20多岁,如果是认可了二人转尚且情有可原,可惜,这群年轻人不过是把欢乐恰恰建立在别人出丑之上。非让人在这个事件中感受真诚的母爱,那才是强观众所难。

即使跳进河里,厂长儿子那泼稀屎的臭味仍然扑屏而出,即使绑定了母爱,贾玲电影里面关于屎尿屁的梗也并不因此就比贾浅浅诗里面那些更高尚更高雅!贾浅浅的爹是贾平凹,贾玲的爹也早就在节目里被人熟知,并不是锅炉工而是播音员,生于知识份子之家,咱老贾家这俩姑娘和全人类一样都爱爹妈,爱子女,这很好。如果能从屎尿屁里爬出来上一个台阶,就更好了。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中国日报黑龙江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