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文章

田雪绯:穿越时光的经典和感伤

到了一定的年龄,回忆过去,就容易流泪。人在年轻的时候往往不明白,那些大人们老人们好好的,哭什么呢?只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才能体会到,明明好好的,就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心酸。

03月13日

田雪绯:百年交响乐团的改革悲喜剧

开了先河,未来可期。曲波说:无论怎么艰难,无论未来悲喜如何转换轮换,深化改革的路必须走下去。

02月28日

田雪绯:漫谈黑龙江人(一)

这些年,遇到过无数电话诈骗,有机会了解各地骗子的性格。比如:“雪辉啊,我是你领导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听口音,你不是福南人,是湖建人吧,我好像没有这个口音的领导啊。”“噢,你真牛啊,对不起。”这是彬彬有礼的南方骗子!

01月31日

田雪绯:漫长的冬季 漫长的快乐

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里,人们凿开松花江冬泳,或者冬捕。漫长的冬季里,这里正用漫长的快乐填充漫长的寒冷。

田雪绯12月27日

田雪绯:龙菜,龙江的新机会

饮食安全、绿色健康是餐饮企业安身立命之本,也是践行“龙菜品牌走出去”的发展战略,是促进黑龙江餐饮企业对外交流的重要基础。

田雪绯11月29日

田雪绯:世界最长高寒地区快速铁路满月了

哈佳快速铁路的建成,充分显示了我国已掌握在高寒地区修建铁路的技术,对内搭起了中国“八横八纵”高铁路网最北“一横”的骨架,对外辐射俄罗斯远东地区。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推进,哈尔滨对俄合作中心城市作用越发明显。

田雪绯10月31日

田雪绯:“药神”的中国式造神

希望下一次,我们不得不抄袭仿冒时不再理直气壮,甚至能心生出一点羞耻之心感恩之心。希望下一次我们不再凭空造神,而是更加敬畏神明。

田雪绯07月10日

田雪绯:五大连池火山 没有海的夏威夷

大自然是相通的,所以几十年前歌手费翔唱起“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用故乡的心看异乡的景,会让你更加想家还是爱上异乡?

田雪绯06月21日

田雪绯:静波大和尚浴佛法会开示大众 不忘初心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极乐寺方丈静波大和尚借浴佛法会的时机,开示大众:浴佛是外在的形式,真正要做的是通过外在的形式来促进内心的改变。

田雪绯05月25日

田雪绯:黑龙江杂技团“一带一路”秀“冰秀”

黑龙江省杂技团团长薛金升的记忆力是超强的,问起有关这些年黑龙江省杂技团的那些事儿,他的记忆能具体到某月某日,甚至是上午几点或下午几点。

田雪绯04月19日

田雪绯:《驴得水》业障重重怎么普渡众生

话剧《驴得水》和电影《驴得水》给人的直观感受完全相反。话剧和电影区别只在于布料做成衣服后的使用方法不同,给人的观感就不那么一样了。

田雪绯03月23日

田雪绯:冬天最后的邀请

冬天不再是寒冷痛苦的,黑龙江人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不断打造中国冰雪经济强省和国际冰雪旅游重要目的地,加大提升旅游产品供给,把“冷资源”变成了“热产业”。这个冬天还没有彻底告别,我们就开始期待下一个了。

田雪绯02月27日

田雪绯:教练罗犇 有我在别怕“孤独”

50多堂课过去了,一转眼就来到了2018年,他训练的“散兵游勇”们早已有了好听的名字“星之梦旱地冰球队”,这也是全国惟一的专门训练孤独症患者的球队:有了旱地冰球协会提供的固定场地,扩大到43个球员,可以整齐地列队,完成教练的指令,甚至打一场不可思议的对抗赛。

田雪绯01月18日

田雪绯:从放羊娃到雪雕师的逆袭人生

在哈尔滨太阳岛的雪博会再次向全世界敞开怀抱的时候,李胜龙早就和那些雪雕师们一起转战到吉林去了,施工期那么短,举办雪雕展的地方越来越多,都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工程。

田雪绯12月28日

田雪绯:大庆的铁人们

“我为祖国献石油”,不是一句口号,它是理想和情怀,是智慧与勇气,是几代中国石油人青春与生命的凝结。新一代的铁人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四个字:不忘初心。

田雪绯11月28日

田雪绯:北大仓 顶风冒雪保卫你

离这荒凉的滩涂不远,中国大粮仓北大仓的稻谷正在黄灿灿地成熟:眼前蓝色的江天一色,哈欧班列早已跨越对岸的俄罗斯抵达德国的汉堡,新的丝路带让“神经末梢”的黑龙江走向世界。

田雪绯10月23日

田雪绯:绿皮火车和爱心树

“绿皮火车记忆”餐厅不能再风驰电擎,不能拉着我们看世界,但静静地停靠在一个站台,张开怀抱等着身心疲惫的游子到来,给我们关于过去的安慰和纪念。

田雪绯09月27日

田雪绯:天保工程后,森林换了馈赠方式

曾经以砍伐树木为生的人们,如今用另一种方式接受森林的馈赠。天保工程实施以来,伊春国有林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他们摇身一变,成为种植木耳的生产能手、植树防火的护林人、国有林场的采山人,农家院的主人,或者是徐静这样,珍视大自然的馈赠,把对森林的热爱,打造成别样的神奇。

田雪绯08月28日

田雪绯:为了智障孩子我们还需要无数个张杰

时间的手最温柔,三年的爱心、耐心和陪伴实践证明了张杰的带来的运动康复理论,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自己穿冰鞋,体育增强了谐调性,通过集体练习他们学会了关心家人和队友,看到教练妈妈手上带着针头,“大宝”和“高萌”都心疼极了,高萌还拿来了一个桃子,使劲要求教练妈妈吃掉,不吃就不训练。

田雪绯07月07日

田雪绯:“侣行夫妻”驾中国飞机环球归来

2017年1月29日,中国夫妇张昕宇、梁红驾驶由哈飞生产的运-12飞机,由哈尔滨出发,尝试挑战环球飞行。他们途经北美洲、南美洲、非洲、亚洲四大洲,跨越了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三大洋,146天、23国、6万公里,创了中国航空新纪录。

田雪绯06月29日

田雪绯:北纬53度的爱情故事

郭素丽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经过四次搬家,搬到了所在学校的公寓房,两室一厅,一家人住了进去,如今赵鲁杰的父母也可以搬过来一起生活,帮着照顾孩子。一家六口人就这样扎根在这里,一步步地书写自己人生的幸福路,也见证了北极村的变化。

田雪绯05月26日

田雪绯:百草厅的匾进棺材了,请大家放心

白景琦最终决定用“百草厅白家老号”的牌匾做成自己的棺材板。在话剧中,满头白发的白景琦,穿越时空和少年时的自己,共同坐在自己未来棺材上面,对话,念遗嘱,除了一生的英雄事迹,还有道德极为正确的字眼儿,比如公布秘方、打日本鬼子等等等等。甚好!

田雪绯04月17日

田雪绯:中医和中国人给了达莎希望

艾琳娜说女儿名叫“达莎”,俄文意为“火神”和“希望”。中国人的爱像点点火光,汇聚熊熊火焰,成为这对母女温暖的希望。中医和中国人,给了她们信心。

田雪绯03月27日

田雪绯:西游伏妖篇,真爱死了只剩赝品

你不看第一个降魔篇,你绝对不明白伏妖篇说的是什么,但是你看了降魔篇,你更不能理解伏妖篇里的四个师徒是怎么演化成如此面目可憎的,怎么背诵同样的儿歌三百首,背成了一个分崩离析的团队,结局中那个为了挫败敌人师徒联手演戏的说辞也显得无比苍白。

田雪绯02月07日

田雪绯:钢锯岭归来,多斯忏悔了吗

主人公多斯说的“我不能持枪不能杀戮”“让我再救一个”和他最后把日本兵投出的手雷踢回到日军营里的镜头在头脑里闪回:没有持枪,但他到底杀了人没有?他违背了《圣经》的圣训没有?他还有资格捡回他失落的“圣经”吗?

田雪绯01月13日

田雪绯:松花江上的纤夫

今年的冰雪大世界用冰量达到18万立方米,为历年之最。这些采冰人,一块块地从江里面打捞出切好的浮冰,堆砌出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我们怎么能让采冰人更有尊严,有资格有能力欣赏自己参与建设的作品?

田雪绯12月22日

田雪绯:《戏台》的结局,陈佩斯的大梦

整场戏情节复杂又结构清晰,包袱频出,笑料不断,没有网络上抄袭段子,《戏台》上演的都是来源生活的真幽默:大帅的警卫用鼻子破案的关于狗的隐喻,六姨太要把下半身献给金啸天却意外遇到了大嗓儿,改不了的河北梆子味儿的大嗓儿一上台相都亮反了。

田雪绯11月28日

田雪绯:冯小刚的首长附体和潘金莲上身

耍猴人变得理直气壮,猴子的丑态却格外刺目了。冯导带着旁观者强烈的优越感,再用他引以为傲的圆方镜头,像个偷窥者那样不断让官场现形,讽刺上级在下级前面做指示的样子,讽刺他们无法为李雪莲疗伤却天天嘴里说着“人民疾苦”的样子。

田雪绯11月25日

田雪绯:歌剧《战争与和平》,该把娜塔莎还给皮埃尔了

10月26号哈尔滨大剧院上演了由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带来的经典歌剧《战争与和平》,这是我在哈尔滨看过的各类演出中真正座无虚席的一次,连过道都摆满了椅子。演出持续4个半小时,从晚上7点到深夜11点半,演出结束后,观众们起立鼓掌,不顾疲惫久久不肯离去。

田雪绯10月31日

田雪绯:过了山海关,仍然值得期待

解决问题时多些支持、多点笑脸,就像牡丹江一个政府官员在采访时说的那样,只要你不为难企业,企业自身赚钱的动力是非常大的,市场经济里政府只要企业搭建好一个表演场地,一个平台,他们自己就能闯出一片天。

田雪绯10月24日

田雪绯:俄罗斯食品热销中国

这之后的一些年里,不仅俄罗斯对中国食品不待见,食品安全、假冒产品成为困扰国人的超级问题,毒奶粉、毒酒、毒添加剂。而边境的另一边,俄罗斯的米面油,奶粉,糖果巧克力,啤酒等食品凭借纯天然、无污染、无添加、非转基因等特点开始在中国热销。剧情就这么反转了。

田雪绯09月28日

田雪绯:哈尔滨的马拉松,我们为何这么容易沸腾

“跑一场马,识一座城”。在2016的夏末,哈尔滨的天气凉爽得刚刚好的时候,哈尔滨国际马拉松鸣枪开赛,来自33个国家和地区的3万名选手参与了此次活动。当天的媒体纷纷用“狂欢”“人气爆棚”“沸腾”来形容场面的热烈。没错,这就是这座城。

田雪绯08月29日

田雪绯:黑瞎子岛——我们不再是黑色的盲人

在一份介绍黑瞎子岛的资料里,看到关于这个岛的英文被翻译成了“Black Blind Man Island”,东北话俗称“黑瞎子”的大黑熊被简单粗暴地译成了“黑色的盲人”,我不厚道地对着这份翻译笑了,笑过之后又有想流泪的感觉:我们曾经不就像盲人吗,从自己的国土上被驱逐出去,心里和眼前一样黑暗。

田雪绯07月28日

田雪绯:百鸟朝凤,擦干嘴巴作鸟兽散

一只没有百鸟来朝的凤,还是不是凤?这个问题已然不适用《百鸟朝凤》这部影片了。在著名的制片人下跪事件后,方励和《百鸟朝凤》成了网红,满是情怀的电影用满是暴力的方式成功吸引了观众,引来“百鸟”塞满电影院,用咀嚼爆米花的声音配合一曲曲唢呐。

田雪绯05月17日

田雪绯:不二情书,妓女和白莲花的无缝对接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就这样成了五一的强档影片,当汤唯演的焦姣和秀波大叔演的大牛终于在查令十字街84号相遇,我差点儿就和周围的观众一起心酸了。

田雪绯05月05日

田雪绯:疯狂动物城 谁说羔羊只配沉默

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在迪斯尼的画面中实现了乌托邦,正如电影的英文名字Zootopia。可惜到了国内这个影片却用了“疯狂”为这个理想国草率地做了注解,疯狂动物城实在是一个没有内涵的片名,至少不适合于这个好电影。

田雪绯04月08日

田雪绯:不只是天价鱼馆,我们都成了海盗

一个天价鱼馆儿倒下去,千万个天价餐馆站起来。先是三亚,再是青岛,然后哈尔滨。这肯定不是最后一站。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另一个天价事件出来,让哈尔滨长舒一口气,像现在的青岛一样,把沉重的接力棒交给哈尔滨。

田雪绯02月19日

田雪绯:上海姑娘和海上人鱼 逃到哪里有爱情

谢谢你,周星驰,谢谢你总是如此描画歌颂纯粹有趣的爱情,一次一次地论证,反复让我们相信。

田雪绯02月16日

田雪绯:哈尔滨,又到一年好时节

上天真公平,让哈尔滨天寒地冻,大地萧索,但是却让这里下雪,让松花江冻成天然冰场。冰雪节开幕,冰灯园、雪雕园、冰雪大世界纷纷开场了,还有滑冰、滑雪、打冰爬犁,哈尔滨一年最有意思的日子就这么来了。

田雪绯01月07日

田雪绯:冰宫老东北火锅 透心儿凉 心飞扬

走进冰宫,冰冷首先袭击了你的身体,但你也会感受到有那么一瞬你无暇想起工作的烦恼、生活的压力和孩子的学习,随着火锅散发的热气蒸腾散发,甚至在对面都看不清同行人的面目,坐在冰宫角落里独自看这仿若仙境的所在,安静下来,体味传说中的的孤独寂寞高冷。

田雪绯12月28日

田雪绯:不买貂嫁你爹,谁在乐享马桶煮鸡汤

这是比“妄议”更污染视听的一群人,对社会的公序良俗伤害更深,他们的走红起到了极坏的示范效应,让围观者日渐丧失审美能力,如入鲍之室,久而不闻其臭,是更应该被封杀被唾弃的。

田雪绯12月24日

田雪绯:“女新手”,请撕掉你自己贴上的不自重

请活在新世纪的中国女性重温这些有智慧的章句,向高贵的思想致敬,然后默默地把贴在车上的“女新手”标签撕掉,还有其他那些试图把你的智商你的能力你的行为拉低的带有歧视性色彩的女性标签也一并从你的头脑里撕掉,尊重自己,然后再要求取得这个社会的尊重。

田雪绯11月30日

田雪绯:对话静波大和尚 教徒怎么避免走向极端

政府要加大力度惩制假和尚、不给以经营骗钱为目的私建滥建的庙宇和假借宗教之名的活动场所以生存空间。政府、正规的宗教场和信众所各自担负起应有的责任。当务之急是让“真理赶快穿上鞋子”,这样才能制止“满天飞的谣言”。

田雪绯11月20日

田雪绯:小王子,掉进雾霾

别去看电影《小王子》,你曾经多爱这本童话,你就有多痛恨这部电影。就像在某个夜晚,你兴高采烈带上心爱的人出去看星星,看不到天空,只看到雾霾弥漫,而且还会被煤烟味呛得咳嗽不止。

田雪绯10月27日

田雪绯:马冬梅,快点儿和夏洛离婚吧

真的,青春多短暂,人生多美好,马冬梅们,快和夏洛们离婚吧,即使他梦醒了抱着你的大腿,也要将其一脚踢开。

田雪绯10月16日

田雪绯:1980年代的爱情 哪有那么单纯?

1980年的物质不如现在丰富,表达不如现在直接,但爱情同样没有想象的单纯,没有宝马当道的社会还有爹妈的成分、回城、国营、大学毕业等等。这些中老年导演们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场,自圆其说地解释着青春期的初恋。如果当年的爱情如传说中的那么美好,为什么重逢后却变得如此不堪。

田雪绯09月18日

田雪绯:大圣归来 成了臭猴子一只

看了《大圣归来》后,人们迫切地想问一个问题,孙悟空不过是在花果山里树个“美猴王”旗帜,爱吃个蟠桃、在天庭自由地放马,闹了个酒宴,骂几声“玉帝老儿”就被压了五百年。那么祸乱人间至此的妖怪们怎么反而没有罪有应得?这的确是一场亟待平反的超级大冤案。

田雪绯08月18日

田雪绯:老外们为什么看不懂《捉妖记》

据说老外是看不懂《西游记》的。他们也看不懂《捉妖记》。这一次中国导演很争气地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基调创作出了中国风的大片。导演将现实中国元素信手拈来,神经兮兮的奶奶将那广场舞似的“八段锦”传给孙子,在天师们大加撕杀过后,胡巴的命运最后因为汤唯饰演的老板娘输了麻将而有了逆转的机会。

田雪绯08月13日

田雪绯:我听小布什“谈理想,谈人生”

8月1日的晚上,我住在广州的这家酒店安保忽然升了级: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到了,在当晚的安利(中国)20周年创办庆典上,做为安利创办人家族的老朋友,这位前总统应邀发表演说,并回答美国安利公司董事长史提夫·温安洛的现场提问。

田雪绯08月10日

田雪绯:731,恐怖杀人工厂的梦魇

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由于日本始终不承认战争的性质而使胜利变得如此吊诡。胜利是什么?是国民反复走进731,陷入杀人工厂的梦魇?还是电视剧手撕鬼子来点阿Q精神?还是走到大街对准同胞们的日产汽车砸下去?胜利70年后,我们仍然心中满怀怒火,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姿态。

田雪绯07月23日

田雪绯:哈尔滨之夏无上清凉

哈尔滨人被夏天宠坏了,因此过了伏天的刚有那么两天气温升到30度,微信朋友圈立刻开始了各种“矫情”:烤成爆米花啦!热得要中暑啦!等等。当然,炎热稍纵即逝,白天的闷热很快会被夜晚的凉爽所替代,夏夜里,哈尔滨又开始展现清爽迷人的面孔。

田雪绯07月13日

田雪绯:从中东铁路到哈欧班列

黑龙江省地处东北亚中心地带,大部分与俄罗斯远东地区接壤,是中国对俄、对欧贸易的重要通道省份。哈欧国际货运班列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中蒙俄经济走廊"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是目前国内开通的亚洲至欧洲铁路运营线路中较具商业价值的线路。

田雪绯06月29日

田雪绯:点燃一个梦 不只需要一场大赛

13号是国家英语四六级考试,这对高校的学生来说是关系到毕业证的重要考试。但是为了参加当天同时举办的“安利杯”中国日报首届黑龙江省高校英文戏剧大赛,东北农业大学的两个参赛的学生竟然放弃了考试。

田雪绯06月15日

田雪绯:嘎丽娅,带着期盼的记忆与纪念

“她没有烈士的名份,却永远活在中俄两国人民的心中。她没有坟墓和传记,但普京为她的纪念碑亲笔题词。时隔64年,嘎丽娅又回到了绥芬河,10月8日,这个为了绥芬河的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