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知识不是力量
新经学
2014年09月11日

363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八月一日的专栏文章《知识不是力量》,讽刺政府里的那些决策者们对于经济的认知以及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完全不能反映经济学界的研究和调查。以下是他的文章全文,供参考。

------------------------这是展示全文的分格线--------------------------------

我听过最绝的讽刺是出自以斯拉·克莱因 (Ezra Klein)之口。他现在是Vox的主编。2007年,他评价多数党领袖阿尔米(Dick Armey)是:“蠢材学着聪明人说话。”

真是幽默。这正是对许多政客的写照。典型的代表就是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保罗.莱恩(Paul Ryan),这是一个顶好的现成例子。但是,也许是在拿我们寻开心。毕竟,那帮人往往手握大权,决定国家政策。那些决策者不知道的,或者更糟的是他们以为自己知道的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绝对能害人不浅。

怎么会有这些个悲观的想法呢?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有关注《全球市场》发布的调查。该调查由芝加哥大学负责。在过去的两年中,这项调查常常采访一些顶级的经济学家,那些经济学家来自不同的学派,带有不同的政治倾向。而调查的问题也包括从大学生运动员的经济学到贸易制裁的有效性。调查结果通常令人意外,对于一个问题,新闻媒体中的不和谐争吵要比专业的争论多得多。

在最近的多次调查中均是如此。比如奥巴马的刺激政策《美国复苏法案》、《再投资法案》是否减少失业率的调查。总之,一位参加调查的人士称,那些刺激政策确实有效。比例是36比1。后续的调查中问刺激政策是否值得时,反馈稍弱,但是还是大多数赞成,比例是25比2。

先别忙着质疑小组委员在这项调查中是否正确(尽管它确是如此)。我倒想问,你们知不知道刺激政策实施前对专家意见的调查是对是错,或者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调查。

我猜这取决于你所读到的经济新闻和分析。但是,你肯定没听过诸如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调查里某主播惊讶地听到某人说你们民众都真正想要花更多的钱来刺激经济,那位主播把我称为“独角兽”,他觉得我完全是子虚乌有。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的数年中,整个西方世界的决策者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对政府开支和其他事项的专业调查,而是更迷信那些老规矩。而这正是经济学家们坚决反对的。

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异类就会脱颖而出。比如,之前调查刺激政策的哈佛大学教授艾尔波托·艾莱斯那。他认为削减政府开支事实上是扩张性的。然而,他的观点极少有经济学家同意,特别是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们反对。然而,回顾欧洲领导们做出决策性、灾难性地紧缩开支时,他们全然不顾大量削减对低迷经济的投资会加重经济危机的警告。相反,他们只听经济学家们说他们想听的话。正如美国彭博《商业周刊》上说的:“艾莱斯那的时间。”

专业的调查总是对的吗?不是。但是,当政客们在选择相信哪些专家,或者在很多情况下是所谓的“专家”时,很大几率政客们会作出错误的选择。而且就经验来看,那些调查都是不足为信的。那些人数年来都在错误地预测恶性通货膨胀以及美元的崩溃。而我们得记住,美国权力还是主要相信那些人的经济建议。

或许还有些利益相关者想着来场灾难。不是试图去避免灾难而是制造灾难。

所有的一切都提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不是连我们这些老百姓都能做出好的政策建议呢?

经济学家们曾经信心满满地宣称像大萧条那样的时期不会再有。毕竟,我们比我们的祖辈知道的要多得多,我们知道大萧条的起因和对策。那么为什么我们没能更好的应对呢?然而经济危机发生时,我们过去八十年积累的经验教训却只是被丢到一旁。

我们的体制中似乎只有一处是吸取了历史教训的,即美联储。而美联储是在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领导下,然后是副主席耶伦接任。这无疑是美国没有陷入全面经济危机的原因。(欧洲中央银行那里还是专家立足的地方。最近,在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的领导下,欧行从紧缩政策导致的危险边缘被拉了回来。)很肯定的是,国会里还会有人企图手脚剥夺美联储的行动自由。芝加哥的专家小组成员们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是我们已经知道那有多么重要。

而且宏观经济当然并不是我们面临的唯一挑战。事实上,这个问题和其他问题(特别是气候变化)一样都需要运用专业知识来解决。所以,我们真的必须想想应否或者如何才能避免灾难。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