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美共和党人指责失业的都是懒人
新经学
2014年09月25日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9月23日发表专栏文章《美共和党人认为失业的都是懒人》。他对于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博纳有关将失业人群称为“懒人”表示了不满。他认为,美国目前保守的和共党人自己并没有拿出解决目前处于衰退中的美国经济的方法,却只是在谴责失业人群不找工作。以下是文章全文,供参考。

paul krugman

上周,美国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John Boehner)在美国企业研究所(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发表演讲,解释了美国当前突出的问题:是什么阻碍着美国的就业?他的回答是:懒惰。博纳认为,人们都有着这样的“想法”:“我真的不用去工作,我真的不想做,我宁愿无所事事!”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人居然占比达到47%! 

这不是第一次由一位声名显赫的保守派人士发出这样的话语。自从美国从金融危机跌入到经济衰退后,就不断有这样的声音,即失业人员不够上进,由于慷慨的失业福利而让失业人群理所当然,而失业的福利经常被描绘成“给人钱不工作”的政策。要求谴责衰退经济的受害者就变得合理合法了。

然而,当这些话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及时,仍然令人很震惊——让人有所感悟。那些受谴责的受害者群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好处:福利——尤其是那些长期失业的人。但这些人的数量已减少或消失。现在,我们斥责那些享受福利的流浪汉——他们从来也不是流浪汉——同时也没有福利!为什么呢? 

首先,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意识到,反对失业拿福利的运动有多“成功”,但现状的确令人惊讶。虽然劳动力市场近期有所改善,然而,仍然有300万美国人失业时间超过六个月——通常失业保险的最长时限。这数据是经济衰退前的三倍。为长期失业者提供的延期福利已经取消——在美国的一些州里,保险的时限也缩短了。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大部分的失业人员都失去了补助,且只有26%的失业人员能够得到各种形式的救助,创下了十几年来的最低水平。救助金的总额还不到GDP的0.25%,是2003年的一半,而2003年的失业率与今年的大致相同。不夸张的说,美国已放弃了失业公民。

说来也奇怪,这种“反同情心”的保守主义思想并没有促使新工作的涌现。事实上,“残酷促使繁荣”的理念也没有产生明显的效应。此前一周,乔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奈森·迪尔(Nathan Deal)抱怨称很多由共和党人掌管州的失业率都在上升,并表示这种状况已到了火烧眉毛的紧要关头了。这有可能是保守派的政策不见效吗?

不过,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今天的问题是心理学和政治学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对失业人员存在敌意?强烈坚信失业人群会抢走什么,而此时他们这些人遭受到史无前例的艰辛

现在,凡是研究过爱尔兰饥荒时期英国政策的人都该知道,那些对灾难——尤其是灾难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中的受害者施以伪善的残忍,这在历史上是非常常见的。不过,共和党人却不是一直这样。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他们谴责“新政”,呼吁自由市场作为解决手段。当阿尔弗·兰登(Alf Ladnon)在1936年成为了总统候选人之后,他也强调了“照顾失业者经济复苏”的“正当义务”。如今,你还能听到类似于共和党人这样的声音吗?

这与种族有关吗?这件事在美国政治上很值得关注。实际上,大多数失业人员都是白种人,他们占到失业补助人群的绝大多数。但保守派也许不知道,他们把白种人失业者也混到胡乱认定的黑种人失业者人群中了!

不过,我想这种现像产生的原因在于现代右派们的封闭信息圈。在美国,共和党人是从福克斯新闻和拉什·林堡(Rush Limbaugh)那里得知真相,而该党的精英分子从美国企业研究所和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获得所设想要的政策分析。这些右派人士生活在自己的知识空间里,没有意识到了失业的真相,也不知道失业人的生活状况。人们有可能认为个人经验——几乎每个人都有熟人或亲戚找不到工作——也会有转机的,但显示是不可能的。 

不论是何种解释,博纳清楚地表达了他及他身周围的人的真实想法,表达了他们之间想诉说而又不愿意旁人听到的话语。一些保守派人士一直试图重塑自己的形象,假意对那些不贫穷的人表示同情。不过,他们内心的想法确是: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失业,这都是你的错!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