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伯曼:欧洲央行终于放弃紧缩决政策
新经学
2014年09月27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9月5日发表专栏文章《欧洲央行终于放弃货紧缩决政策》。他在文章中支持欧洲央行终于放弃经济危机以来坚持的财政紧缩政策,并讽刺美国国内一贯反对宽松货币政策的的保守派沉溺于“真相感”和维护“阶级利益”。以下是文章全文,供参考。

paul krugman

9月4日,欧洲中央银行(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宣布一系列刺激欧洲经济发展的新措施。这个决定让人感到一丝决绝之气,让人笃信无疑。明显身处在通货紧缩漩涡之中的欧洲现在的表现比之在20世纪30年代更糟。好事是,欧洲央行对此心知肚名。但是,这种领悟来得太晚。这些新措施提议能否足以扭转不断恶化局面很不明朗。
幸好我们美国有伯南克。美国的状况并绝非令人满意,但我们(至少现在)看来完全控制着欧洲所面临的困境。为什么?原因一是在多年前,为了避免欧州人现在面临的局面,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就采取了正确的措施,购买了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债券。
人们可能会认为——我也是如此——联邦储备委员会应该做的更多。不过,美联储官员一直受到猛烈的攻击。权威人士、政客、富豪一次又一次的指责他们“贬值”美元,警告高通货膨胀进入了死胡同。预期中的通货膨胀没有到来,但是,尽管一年又一年的错下去,几乎没有评论者承认错误,或者改变他们的观点。我一直试图回答的问题就是原因。在我们的政治体内建立一个有力的党派——可名为通货膨胀决议委员会(caucus),即使在经济萧条期、低通货经济时期也可要求货币紧缩,怎么样?
有一件事很明确:这一段时期里 ,货币政策已成为一个党派间问题。这不只是关于完全在政治范围内的谈论美元贬值,而是在很大的程度上,对通货膨胀的偏执成为一条保守党政治正确的问题,因而,甚至一些更明事理的经济学家也加入其中。那么,人们可以进一步关注这么一个问题:即使是在极度需要货币量扩张的情况下,右派人士为什么憎恨这种方式?
一种答案是“真相感权力”——史蒂芬·考伯特(Stephen Colbert)创造的一个闻名遐迩的词语,即一些不真实事物让某些人感觉是真实的。“联邦储备委员只是在印钱,印钱导致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总是件坏事”是个三重虚假表述,但让很多人感到是真的。的确,与更为复杂的真相相比,对真相感的倾向是——而且很大程度上一直总是——与政治保守派相关联,而且这种倾向性会在政治领袖从艾因·兰德(Ayn Rand)小说里获得货币理论时变成更为尤为强烈。
另一种答案是“阶级利益”。通货膨胀帮助债务人、损害债权人。通货紧缩则相反。富人比工人和穷人更有可能成为债权人,他们在银行存钱、投资遗产债券而不是抵押、偿付信用卡。在镀金年代(Gilded Age),精英阶级一举发动打败威胁要将美国脱离黄金体系的詹尼斯·布莱恩(Wiiliam Jenning Bryan);在1896年之往和之后的总统选举中再也没有像那一年的花费占国民生产总值比更高的总统竞选,今天富人又用类似的举动来反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吗?
据我所知,我们对此没有足够的证据。在贬值美元的人群中,肯定有很多有钱的投资者,然而,我们不确定他们的代表性——同时还要能证明大投资者应喜欢对股市非常利好的美联储的货币扩张计划。可是,富人们并不相信这种关联性,一部分原因是70年代通货膨胀对股市非常不利。我们都知道,非常富有的人更有可能比公众更多地认为赤字亏空是更大的问题,即使财政紧缩可能不利于利润。因此,可见的阶级利益也可能是通货紧缩决议的一个重要动力。
注释:欧洲的富人可不像美国的富人那样有钱或有影响力,不过,由于债权国,尤其是德国,最终对整个欧洲的政策具有独裁性,因此,债权人的比美国这边更为强势。
要明白的一件重要事情是大西洋两岸的债权人利益的主导权——由虚假而内在诉求的经济学律条—后果却是悲剧。债权人的困境已经拖垮我们的经济 ,债权人被迫大幅削减支出。为了避免更严重持久的衰退,我们需要消除阻力的政策。然而,我们得到的却是困顿于对预算赤字的恐惧和对通货膨胀——以及持续衰退的偏执。
本文于2014年9月5号发表。

译者:阮嘉嘉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