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的隐形富人
新经学
2014年10月02日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9月28日发表文章《美国的隐形富人》。他在文章中指出,美国现在不只是有隐形的穷人,还有大量隐形的富人,以此揭示美国国内存在的巨大的贫富差距。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paul krugman

半个世纪前,《纽约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隐形的贫困》(Our Invisible Poor)的文章,挑战了当时那种认为美国是个只有少数“穷人”的富裕国家的神话。对很多人来说,这一事实揭示了美国的贫困真相。而德怀特·麦克唐纳(Dwight MacDonald)的这篇文章成为了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对贫困宣战"(War on Poverty)前的最强有力的宣传。

我不认为如今的贫困是隐形的,即便有时候听到了诸如“他们并非真的贫困,他们还有Xboxes!”的断论。相反,现在隐形的是富人。

不过,等等——超过一半的电视节目不都是致力于描述或真实或想象的富有且空虚的生活方式吗?那只不过是社会名流的文化罢了,而且这也并不意味着公众很清楚地知道谁很富有、富人拥有多少财富这些问题。事实上,大多数美国人还未感受到我们的社会是如此不公平。

一项最新调查询问不同国家的人如何看待大公司的高管和非熟练工人之间收入差距的问题,这可以为“隐形的贫困”这一理论提供强有力的证据。在美国,中等收入的受访者认为,企业高管的工资是普通雇员工资的30倍,这在上世纪60年代的确是存在的,但此后差距更大。因此,即使推断如今的高管工资是普通雇员的300倍也不为过。

因此,说美国人不知道“掌控宇宙”的人实际得到了多少报酬。一项真实的数据说明,美国民众大大地低估了顶级富裕的人群的聚财程度。

难道这只是反映了普通大众是“数学白痴”(the innumeracy of hoi polloi)吗?不,所谓的见多识广者看起来往往都是不与人接触的。我们常常听到一些学者和政治家谈论,不平等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大学生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之间有差距,排名前五的社会人群和排名垫底的80%的人群之间有差距。直到占领华尔街运动把“1%”变成了口号。

即使是1%,这个范围也非常大。真正的财富则流入了比重甚至更小的精英人群中。例如,最近的评估不仅表明了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富翁的财富数量激增——从1973年的25%到现在的40%,也表明了这种激增仅仅发生在比重为0.1%的1000个美国人身上。

因此,人们怎么能不关注这样的发展,不关注它的规模呢?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富人和普通人的生活有着天壤之别,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拥有什么。我们可能对大学生开豪车感到愤愤不平,但我们也没看到私募经理上下班都是乘坐直升机。经济的制高点是无形的,因为他们隐藏在“云里”。

社会名流则是一个例外,他们生活在公众的视野里。反对极端的不平等往往拿电影和体育明星开刀。但是在社会名流中,富人只占一小部分,收入最高的明星和金融大亨比起来也如同小巫见大巫罢了。根据《福布斯》的报道,美国收入最高的演员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2013年的收入为7500万美元。该杂志还报道,2013年排名前25的对冲基金经理每年拿到的利润近10亿美元。

“隐形的财富”真的很重要吗?从政治的角度来说,的确十分重要。有时候,专家们也想知道为什么美国的选民并不十分关注不平等问题,其中有一个答案就是:他们还未意识到这种不平等有多么极端。而那些巨富者则充分地利用了人们对此问题的忽视。当美国遗产基金会告诉我们,10%的富翁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他们要交付68%的个人所得税时,实际上是希望你不要注意“收入”这个词,以及其他的税收(如工资税等)。也希望你不要知道,这10%的人得到了近乎一半的收入,聚集了整个国家75%的财富——这使得他们所谓的“负担”更加不成比例了。

大多数美国人说,如果自己被问及“差距太大,该做些什么”时,他们会提出增加最低工资,以及对富人征集重税。但至少目前来说,极端不平等的问题还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也许这就是现实,即使有美国人知道我们现在“新镀金时代”的事实。但我们实际上不知道。当今政治的稳定建立在公众无知的基础上,公众不知道这个社会的真相。

译者:windsor0125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