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刘明康:国际货币基金体系亟待修缮
新经学
2014年10月08日

中国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在《中国日报》上撰文称,全球货币体系应摆脱美元的主导性,建立一种多货币体系,实现”国际贸易、投资与支付“。以下是文章全文,供参考。

liumingkang

在全球的贸易与投资中,多种流通货币应取代美元单一的货币职能。 
布雷顿森林体系(the Bretton Woods system)始于70年前,于44年前破产——其存活时间并不长。然而,在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全球经济蒙受浮动汇率的恩泽,同时也忍受着其带来的痛苦,例如墨西哥和亚洲的金融危机,互联网泡沫的破产以及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我们经历了别人做梦也想不到的科技发展,同时伴随着为争夺全球经济实力的地缘政治力量的转移和竞争。 
国际货币体系在诸多方面表现并不尽人意。一些主要货币行使了国际货币的职能,包括全球交易的媒介,储备全球财产以及作为结算的国际单位。各国央行对其货币负责,根据本国的利益制定相关政策,但极少或根本不会考虑全球利益。 
多年来,我们实现了金融市场全球化,普遍开放了资本账户结算以及自由资本流通,提供众多的投资机遇和集资途径。然而,人们也同样感受到资本流通的不稳定性甚至非常危险,对中小规模的开放经济体尤甚。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以后,货币和金融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美国的经济主导地位一直引领着美元占领国际货币的地位。这使的美国在扩大货币结算范围,稳固货币结算以及预算赤字享受到一些特权。由于缺乏更好的选择,新兴市场只能购买美国的预算赤字来换取本国的货币和金融的稳定,并将此作为一种避险资产。 
尽管一直在改善,美国的经济成员国既没有变得真正更好,也没因此而更稳固。此外,美国还将其预算赤字货币化,这通常为不享受通货特权的货币和金融灾难的症结所在。距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已有六年之久,而看起来并未产生经济泡沫的金融市场只有美国的国库债和七国的团债。 
由于全球经济的承受着巨大的风险,人们在国际货币体系中面临着一种不稳定的平衡。我们必须快速反应来克服这些弱点。 
1、加强协调国家货币政策。 
美国现逆转或逐渐收紧其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市场期待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US Federal Reserve Board)在2015年提高利率。一切都是平等的,此项举措可能会引起跨国的资金流通。新兴市场则会经历由于巨大的美元差距(即美元储备积累)而引起的资金外流。 
危险信号出现了。欧元债券降到了200年来最低,而新兴市场变得尤为脆弱。人们都知道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激励措施会造成虚假增长和资产泡沫,同时,一旦这些目标减慢或倒转,后果将非常严重。我们需要更好协调,保证稳定性。 
2、改善信息共享与披露。 
特殊数据传播标准 (the Special Data Dissemination Standards) 和 一般数据传播标准 (General Data Dissemination Standards)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信息共享制度化做出的重要措施,但仍然有许多方面需要改善。 
在过去的44年中最引人注目的事件包括:
a) 许多央行人员和财政部长并没有得到足够授权来共享这些数据;
b) 如存在这样的授权,他们通常不愿意去共享这些数据,尤其在经济紧张时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加强其惩罚和激励力度来保障必要的、有品质的信息在成员国之间的共享。 
3、加强资金流动的监管管理。 
投资者受利益驱使的行为习惯在跨国资金流动中日益恶化,这不仅会动摇本国的金融市场,而且会使国际金融市场遭受影响。因此,各国应在将其资本账户开放的同时要加强其管理措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鼓励各国采取适当的政策来过滤资金的流动,例如托宾税类似的措施。 
4、多级别的协调与合作。 
国际间的协调与合作应作为今后的一项重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应共享数据、数据分析框架和员工,所有的国家都应如此。 
我强调这点,是因为这涉及到一项政治流程,我们不愿看到总是出现本国利益凌驾于全球利益之上的现象。变化需要卓越的政治眼光,非凡的智慧和勇气来应对。 
5、多种货币职能的体系需要重新组建。 
我们应该寻求一种国际储备货币,与任何一个单一的国家没有关系,且从长远来看该货币中立稳定。到那时,多货币体系应更多应用于国际贸易、投资与支付。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回归或消极保留现行的货币体系都不是明智之举。只有通过各国同心协力,我们才有可能建立起一种更加富有活力和弹性的体系。我们必须时刻不放松对恐慌和震动的戒备。 
本文作者刘明康系中国银监会前主席。

来源:中国日报

译者: jessie@feb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