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新派巫毒经济学
新经学
2014年10月09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5日发表文章《新派巫毒经济学》。他在文章中指出美国国会里的保守派人士只是一味地以减税的方式来讨好富人和大企业,以期这些人能帮助美国经济从危机中恢复过来,而穷人们则得不到丝毫的福利。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3

尽管共和党在2014年获得到了参议院的控制权,掌控了两院,但按通常的标准,他们也再无新进展:他们已然能阻止立法,但却无法通过总统否决的法令。不过,他们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国会预算办公室(the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这是一个迄今为止由无党派裁决相关政策提案的机构。

因此,我们很快就会深受巫毒之害。

1980年,老布什在共和党总统提名中竞争失败,而他将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供应学说”(supply side doctrine)描绘成“巫毒经济政策”的言论却不胫而走。里根的“供应学说”声称,对高收入者减税会推动经济迅速增长,削减的税收可以自行得到补偿。事实证明老布什是对的!1981-1982年经济快速地从衰退中复苏的原因是降息而非减税。然而,巫毒经济学仍然有其拥护者为其辩护。

不过,上世纪90年代对巫毒经济学来说是难熬的时期。保守派乐观地预计,自比尔·克林顿1993年提高税收以后,一场经济灾难将会降临。不过相反,随后出现的却是经济繁荣的景象:GDP、就业、家庭收入等都超过了里根执政时期的经济增长。

尽管反巫毒经济学的那帮人从未承认自己奉承的真理失败了,但值得注意的是,从不避讳用虚假手段推销自己政策的小布什政府并没有大肆宣传经济报酬能够证明减税政策正确。小布什政府时期的经济学家不相信供应学派的理论,更重要的是,他的政治操盘手相信这种炒作不会在公众间取得好结果。同时,我们应该注意到,布什时期的国会预算办公室运行地很好,坚持了无党派裁决的原则。

现在看来,巫毒经济学似乎卷土重来。在州级范围内,那些共和党州长——尤其是堪萨斯州的萨姆·布朗别克(Sam Brownback),尽管是预算出现的问题,仍然持续削减税收。他还自信地断言,所有问题都会伴随经济增长引刃而解。可惜经济并没有增长,当地温和派的倒戈可能使得堪萨斯州落入民主党手中。不过,真正的信徒从没有动摇过自己的信念。

与此同时,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保罗·瑞安(Paul Ryan)很直白地暗示,他与他的同事将做出老布什未曾做过的事情——力劝预算办公室接受并采用“动态评分法”,即假设减税能够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并不是因为巫毒经济学变得更加可信了。没错,2007~2009年经济衰退后的复苏状况持续疲软。不过,尽管美国政府史无前例地削减开支和裁员,它比一般的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还是要快得多。事实上,私营部门就业率的恢复比前十年的“布什繁荣期”(Bush boom)还要快。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人员通过跨国证据调查发现,那些保守党口中所谓“富人收入倒流至穷人”会扼杀经济的言论已不成立,这一现象实则推动了经济的增长。

但是,事实阻挡不了巫毒经济学的重现,原因主要有以下两条:

首先,巫毒经济学长期控制保守运动,已成为一种内在的狂热崇拜。它的成员只接受自己想知道的东西,拒不接受任何相反的证据。15年前,共和党领导人或许知道克林顿时期的繁荣会给他们的意识形态构成威胁。但今天,类似于参议员兰德·保罗这样的人会说:“上一次我们国家创造了数百万的工作岗位是什么时候?是罗纳德·里根执政时期!”克林顿是谁呢?

其次,预算争论的本质表明共和党领导人需要相信魔力的存在。多年来,像瑞安这类人一方面提倡对富人和大企业大幅减税,另一方面又把自己乔扮成维护财政的英雄。与此同时,他们还呼吁大幅减少对穷人的救助,但这些削减仍不足以弥补税收的损失——他们该如何自圆其说?

那么,多年来,他们一直依靠富有“魔力”的政策,宣称能够通过堵塞漏洞、大幅削减开支来弥补税收损失(未提供细节)。但时间一年年过去,这个魔法已失去了它的作用,并且细节也一直未公布。于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感觉到了陈旧的黑色魔法的诱惑——如果他们控制了参议院,他们就将会把巫毒经济学贯穿于所谓中立的分析中。

他们真的会这样做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个十分重要且为国家提供优良服务的机构的信誉将被彻底摧毁。不过,保守派的运动真的在乎这个后果吗?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