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赤字秘密爱好者
新经学
2014年10月12日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10日发表专栏文章《赤字秘密爱好者 》。他指出,保守派及其控制的媒体隐瞒了美国财政赤字减少真相,并有意夸大甚至恐吓”万亿赤字“的回归,没有让美国民众真正看到美国经济的真实现状。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deficit

如果他们预算实现了平衡,却没人知道或者无人问津,那该怎么办?

幸运的是,联邦预算实际上并没有达到平衡。不过,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统计了2014年到9月为止的财政支出总数,并报告称,过去几年的财政赤字在大幅下跌。你可能还会听到一些政治人物怒斥“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而2013年的财政赤字不到“万亿美元”的一半——或者说更有意义的数字——仅为GDO的2.8%,并仍在减少。

那么,何来盛大的游行呢?对于此事,我们该问,何来头版新闻报道呢?对了,别忘了谈论财政赤字的罪恶和美国主导华盛顿多年的巨大财政危机。难道我们不该承认所谓的经济危机已然结束了吗?

不,我们没有这样做。一旦你理解了个中原因,你就应该知道财政失控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首先,美国普通民众不会庆祝财政赤字下降,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此事。

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在今年早些时候,YouGov就美国财政问题进行了民调,在一些问题中询问民众自奥巴马总统就职以来,赤字是否增加。(如果你想知道,民意测验专家会十分详细地解释不同的年度财政和债务积累的水平。)超过一半的人表示,赤字增加,只有19%的人正确地表示,赤字下降。

为什么公众一点也不了解呢?可能是因为大部分媒体在报道这一类事时,都采取了强化了负面影响而淡化了积极影响的报道手法。

就拿医疗卫生改革来说,这种手法十分明显。每个与平价医保法(the Affordable Care Act)相关的问题都成了新闻标题的主体。而在右翼媒体——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主流消息来源,好的进展并没有受到重视。结果,很多人——从我的经验来看,甚至是那些自由主义者——都觉得奥巴马医改政策的推行是一场灾难,且不知道人数高于预期值、成本低于预期值、没有投保的美国人数量急剧下降。这肯定发生了与预算赤字类似的事情。

但那些关注预算、自称是赤字鹰派的人怎么办?(我们当中有些人更愿意称其为”赤字愤怒者“。)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告诉我们,预算赤字是美国现在最重要的问题,除非我们采取行动阻止,不然可怕的事情定会发生。他们是表示威胁减弱的满意吗?

这不是偶然。远不止庆祝赤字的下降,通常嫌疑人——怒斥财政的智囊团、专家权威——似乎为这些消息所惹怒。他们称这是“虚假的胜利”。他们警告“万亿美元的赤字会卷土重来“。他们对奥巴马是时候“摆脱盲目紧缩的状态”和摆脱“人为危机”的言论十分愤怒。他们表示,在他宣布任务完成时,应该推动权利改革。

如果你一直密切关注这件事,你就会明白,很明显的,所有事情都能揭示一个真相:赤字怒斥者实际上热爱巨额赤字,讨厌赤字减少。为什么?因为他们害怕财政危机,害怕吃苦,而真正想得到的是大幅度削减社会福利项目。几年前他们几乎设法威胁国家削减社会保障/提高享受“老年医保”的年龄。他们甚至希望将“老年医保”变成一个资金短缺的代理项目。现在,机会的窗口正在迅速关闭。

但是,这难道不是短期的赤字下降,从长远角度来看前景依然很不乐观吗?事实上,不是。赤字下降和经济实力的增强以及奥巴马总统要求的“愚蠢的紧缩”密切相关。不过,也有医疗支出增长巨大放缓的情况——如果这种状况持续,长期的财政展望比任何人想的都乐观。是的,目前的预测仍然显示债务与GDP的比率从现在开始不断上涨,债务水平不乐观。但是,鉴于我们面临的一切明显却十分现实的危险,很难看出为什么在预测那些遥远而不确定的前景时,要给予政策优先权。

因此,让我们停止对赤字表达愤怒!我知道预算赤字愤者很难放手,但他们仍然试图回到辛普森和鲍尔斯跨骑环城公路,有阿波罗神巨像的日子。但那些日子没有回来,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