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不可饶恕的报复
新经学
2014年10月15日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10日发表专栏文章《不可饶恕的报复》。他在文章中指出,欧美循环反复出现的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经济政策制订者们一味地秉承“正义”道德,无视市场的真正规律,在需要刺激的紧缩,在需要紧缩的时候恐惧通货膨胀。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363

如果你之前听过这句话,那么请让我住口:世界经济似乎举步维艰。曾有段时间,情况仿佛有所好转,大家都在谈论经济复苏的迹象。但如今经济增长停滞不前,通货紧缩的阴影即将来临。

如果上述说法听上去很熟悉,那么应该就是如此; 且自2008年以来一直就是如此。与前几次一样,最坏的消息总是来自欧洲,但这一次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也明显放缓——甚至在就业率一直增长的美国也出现了警示信号。

为什么这种事接连不断地发生?毕竟,诸如房地产泡沫、银行危机等引发经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的事情发生在很久以前。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这些事情留下的后遗症?

最直接的答案就是政策的失误:需要刺激经济时采取财政紧缩政策;真正出现通货紧缩时有怀疑是通货膨胀等。为什么政府反复犯这种错误?尤其是年复一年的犯相同的错误?

我认为,答案是“美德泛滥”。所谓的“正义”正在摧毁世界经济。

我们最基本的经济问题是什么?对于出现的问题,简单而不失得体的解释为:在经济大衰退的几年里,我们出现了信贷爆炸性增长(主要是私营部门的信贷)。借贷双方纷纷将谨慎的传统抛之脑后,曾被认为是不稳定的债务水平变成了常态。

后来,经济突然止步,资金不再流动。所有人都开始“去杠杆化”,降低债务水平。对每个个人来说,这样行事是谨慎的。但是,由于我的支出就是你的收入,你的支出也是我的收入,所以,当所有人都企图减少债务时,经济便出现了衰退。

怎么办呢?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解决高额债务的方法通常是注销和减免债务。有时更为直接:上世纪30年代,罗斯福总统利用更为低廉的抵押帮助借贷者再融资。而在这次危机中,冰岛彻底取消了负债家庭在经济泡沫时期遗留的很大一笔债务。更常见的是,债务免除常常以更为含蓄的“金融抑制”的方式进行:政府政策压低利率,通货膨胀有削弱了债务的实际价值。

过去几年里,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债务减免情况。没错,冰岛这样做过,但它太小了。希腊债权人也进行了大型的债务减免,但希腊仍然很小(仍然深陷债务)。而在主要的经济体中,几乎没有债务减免。债务负担非但没有因通货膨胀而逐步减少,反而因通货膨胀回落而加重。美国的通胀远低于目标值,而欧洲的通胀率几乎为零。

为什么债务人没有获得减免?正如我上文提到,这和所谓的“正义”挂钩。这种正义认为,任何形式的债务减免都是对不良行为的奖励。在美国,里克·桑塔丽塔(Rick Santelli )著名的怒吼催生了茶会党(Tea Party)。这种怒吼针对的并非税收或者支出问题,而是对提议帮助困难房主的怒斥。在欧洲,实行财政紧缩政策与其说是进行经济分析,倒不如说是德国对不负责任的债务人不承担其责任的行为的一种道德愤怒。

因此,对债务危机所采取的政策实际上是要求债务人全额偿还债务。历史会对这样的策略作何评价?很简单,行不通!债务人辛辛苦苦的积累终究被经济萧条和通货紧缩抵消。例如一战后的英国就是如此。当时英国试图通过巨大的预算盈余和返回金本位来支付债务。尽管英国做了多年的牺牲,但在降低债务在GDP的比率上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现在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最近一份题为《去杠杆化,何为去杠杆化?》(Deleveraging, what deleveraging)有关债务的综合报告指出,尽管经济不景气,尽管私营部门盈利减少,公共财政紧缩,但债务水平还是在上升。可以说,我们与5年前的债务陷阱越来越接近。

不过,要让制订政策的精英和公众理解债务减免会利于所有人,这一直很困难实现。相反,对不良经济的应对恰恰是提高士气的表现。

也许,仅仅只是也许,坏消息——例如德国出现经济衰退——最终将终结这种具有破坏性的所谓的“美德”。但不要抱太大希望。

本文发表于2014年10月12日。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