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市场期望什么?
新经学
2014年10月20日

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17日发表专栏文章《市场期待什么?》。他指出,市场的需求与市场监管机构或金融机构所设想的事“需求”不是一回事,因此,这就造成了市场政策与经济复苏之间的矛盾。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economic crisis

中世纪的时候,十字军东征圣地(Holy Land)的口号是带着“上帝的旨意”(Deus vult!)。但是,十字军士兵真正明白上帝想要什么吗?从冒险的结果来看,显然不知道。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我所撰写的领域,是不涉及“上帝的旨意”的。你可以看到十字军东征的很多政策往往都合理地隐含着“莫卡特斯的旨意”(Mercatus vult!)——市场的意愿。但这些借“市场意愿”的政策,真的知道市场想要什么吗?显然也不知道。

前几日金融界混乱的状况扩大了我们需要安抚市场的力度与市场真正需求之间的差距。

更具体一些。我们一次又一次得知,政府必须暂停缓解经济痛苦的措施,以免对金融的过度“同情”而受到经济上帝的惩罚。不过,市场身身似乎从未认为,人类的这些牺牲是必要的。投资者可能是被预算赤字吓坏了,担心他们会变成希腊——我告诉你,它年年的利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美联邦刺激经济的努力可能会因为市场对通货膨胀的反应而回火,不过,市场预期通货膨胀的措施仍然同样保持在低水平。

十字军东征的政策是如何回应他们失败了的可怕的预测?主要是通过“否认”,有时候也会愤怒。例如,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曾一度宣称利率增长停滞和通胀飙升的失败是”令人遗憾的,因为它促使自满的假象产生”。但那也是四年前的事了,也许自满的感觉并不是真的假象?

总之,无论如何下结论,都很难摆脱这样的事实:像格林斯潘这样的人很清楚地知道市场想要什么,就如同十字军东征知道上帝想要什么一样——也就是说,什么都没有。

事实上,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市场真正传递的消息似乎是我们应该加大赤字、增加货币流通。这个信息在过去几天更加强烈。

我主要不是谈论股票价格暴跌一事,尽管这个现实告诉了我们一些事情(但是就如已故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Paul Smuelson)曾经指出,股票不是预估经济前景的可靠指标:"华尔街的指数对过去五次经济衰退预估得很准!)。相反,我说的是利率,它警示我们,这并不是财政危机或者通货膨胀,而是通货紧缩和大萧条。

最明显的是,美国政府长期债务的利率——人们常常警告我们,除非减少开支,不然它会持续飙升——急剧下降。这告诉我们,市场并不担心违约,而是担心持续的经济衰弱,经济衰弱会阻碍美联邦提升其控制的短期利率。

大部分欧洲债务的利率更低,因为欧洲经济前景十分糟糕,当然,我们并不仅仅在谈论德国。法国现在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有冲突,后者认为法国的赤字太大。不过,尽管10年期债券的利率只有1.26%,投资者仍然购买法国债券——显然,比起法国的违约,他们更担心欧洲经济停滞。

这也是指导我们注意“保值”或“指数”债券的利率。首先,市场几乎是在祈求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借贷和支出。指数债券的利率近乎为零,因此,道路、桥梁、下水道的融资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其次,指数债券和不同债券之间利率的差别告诉我们,市场期望多通货膨胀的程度,结果就是预期的通货膨胀在过去几个月急剧下降,远低于美联邦的预期。实际上,市场是认为,美联邦的钱“不够”。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市场“推崇支出”和“加印钞票”的消息会突然出现。我猜主要是欧洲的一些情况推动的。在欧洲,通货紧缩以及不断增长的公众反对紧缩政策呼声达到了临界点。担心欧洲问题会波及到我们其它人是很正常的。

不管如何,下次你听到诸如“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来满足市场”这类话时,问问你自己,“他怎么知道的?”事实是,当人们说到市场需求是,他们真正在做的是企图欺负我们以获得他们所想要的。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