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德国政企关系还能和睦相安吗?
新经学
2014年10月23日

20141018_WBP004_0

谁来宣传德国企业?

10月13号由腐败监督组织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ernational)发布的一份报告哀叹企业对德国政治的影响缺乏透明度。为这份报告肯定给游说政治家一个黑色幽默的印象。通常密切的关系可能不透明,但几乎没有产生什么后果。商人很少会为公共政策而感到愤愤不平,他们觉得在经济危机时,这些政策并没有起到多大帮助。

2014年10月14号,德国政府大幅下调对今年缓慢增长预测至1.2%,而对2015年则下调至1.3%。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乌克兰冲突,让出口蒙上了阴影。目前,预计今年出口将增长3.4%,2015年为4.1%。这个增长率低于全球贸易的增长,将蚕食德国的份额。

投资者和企业收到警示。大股票综合指数(DAX index)在夏季短暂超过10000后,下跌超过14%。Ifo指数——密切关注商业环境的指标——自4月份以来,下降至2013年4月以来最低点。虽然结构有所改善,但是制造业、零售业和批发业情况仍不容乐观。衡量投资者信心的指标ZEW指数也在下滑。在几乎两年内,ZEW指数从1月的高峰期跌落到10月的负值区。

这种突然的下滑使得许多德国企业认为是一个不断恶化的环境。2013年选举的结果对德国企业来说是个不好的消息。新一届政府承诺扩大养老金、最低工资以及外国公司董事会女性成员配额以及对外国司机的道路通行费。默克尔领导的中右翼联盟加入了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SPD)的大联盟,而后者不太亲商的态度似乎占了上风。

两个长期问题使前景仍然不容乐观。首先是投资不足。德国的股市撤资速度快过于入市资金。德国政府承若到2017年止,将投资64亿美元建设新公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批评人士称,需要更多的资金,而德国政府执着于1969年以来第一次实现平衡预算里而不可能大规模开支让人头疼。许多公司都到国外投资,理由是更受欢迎以及对国内的未来政策有疑虑。

能源政策也是企业的忧虑。德国能量转型计划(Energiewende)旨在用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和核能。这导致了价格高启。同时,化石燃料的产能过剩和批发价的暴跌使传统的电力公司面临崩溃的威胁。

大学副校长及社民党党主席辛格玛·加布瑞尔(Sigmar Gabriel)在上任时在经济方案中增加了能源。企业游说机构称他很聪明和有自主性,知道局势的严重性。但是,他的第一批能源改革只是对一些问题的试探,几科没有人相信他能想出任何真正大胆的事。

默克尔至少显示了她重对新经济信息的关注。基民盟的一位高级经济家弗里德里希·梅尔兹在10月13日被任命为该党的“未来理事会”(future commission)。这个理事会的职责是调整一些大的思路。基民盟曾表示,政府所有可能会损害经济的承诺都要重新审思,比如董事会中女性的配额。

这可能对于德国企业来说是足够的。德国缺少更为市场化的选择。属于自由派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的连连失利,在2013年未能进入议会。新兴的德国新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的退出欧元和仇外情绪让企业退避三舍。绿党从未见过家长式管理,他们不喜欢这种管理,并且左翼党公然敌视自由企业。这两大政党都有缺陷,却是政治圈里的游戏玩家。

译者:糖醋paigu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