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富人VS民主
新经学
2014年10月27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24日发表专栏文章《富人VS民主》,驳斥美国右派人士所宣扬的民粹主义只要让美国经济陷入灾难,而富人则是振兴经济的主要力量的观点。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ryan-romney-norfolk

领导人物说真话,尤其是无心之举的情况下,这总是好事。因此,我们应该对香港领导人梁振英表示感激,因为他不经意说出了香港的泛民示威者得不到他们想要的——普选权——的原因。“香港人口有一半月收入不到1800美元,你得向他们拉票,而结局是你的政策和政治理念要得到这些人支持。”——大致可以推断出,这些政策会减少富人的财富,救助贫困群体。 

那么,梁振英担心的是那50%的香港市民,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挣不到钱不多,就会投票支持劣政。这种说法就如同米特·罗姆尼(Mitty Romney)认为47%的美国人不会支持他,因为他们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因而也不会承担多大责任。或者,又如同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安(Paul Ryan)的观点,60%的美国人都是让美国社陷于危险的人,因为他们都是“抢掠者”(taker)——从美国政府得到的远远超过了所缴纳的税。实际上,这些说法大同小异。 

右翼对民主一贯感到不安。无论保守派在选举中表现得多么好,无论自由市场的意识形态如何真正主导话语权,他们骨子里总是感到恐惧,担心下层阶级会给左翼分子投票,而左翼分子则会向富人征税,救助穷人,从而破坏经济。

事实上,保守派理念的成功只会加剧了这种恐惧感。很多右翼人士——不光是那些倾听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的人,还有许多政治精英成员——至少他们很多时间都活在异次元空间里,认为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一直快速迈进奴役之路(serfdom)。他们从来不管减税以及金融自由创造的“镀金时代”(Gilded Age),他们只读诸如《“掠夺者”的国家:美国福利成灾》(A Nation of Taker:American's Entitlement Epidemic)一类的书籍,断言我们面临着再分配失控的严重问题。 

这是一种幻想。不过,恐惧经济民粹主义将导致经济灾难,这到底有没有道理?一点也没有道理!与富人相比,低收入选民比富人更愿意支持让与他们一类的人群受益的政策,而且他们通常会支持增强富人们的税收。不过,如果担心低收入选民失去理智、贪恋地掠夺所有,抽尽老板的资产,那么,历史会证明这种担心是错误的。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来,所有发达国家都推行福利国家的政策——福利国家必然会在底层公民中得到更多支持。而事实上,人们看不到这些国家陷入到收税—开支的死胡同。并且,这个根本不是欧洲的问题所在。 

然而,那种为半数底层人群收入分配的“政治理论及政策”虽不会破坏经济,但会对1%的上层阶级的收入和财富起到限制作用,至少也会有一点儿限制。如果罗姆尼赢得了选举,那么0.1%的富人所纳的税会比现在少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富人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 

一种方法就是宣传:频繁大声告诉选民,通过向富人征税来救助穷人的做法会破坏经济,而对老板减税会创造经济财富。尽管这种说法失败过无数次(如德克萨斯州现在的情况),但是,保守派信仰减税的奇迹仍然挥之不去,因为获得大笔金钱资助的智囊团和媒体机构极力推广并支持这种信仰。 

另一方法则在美国由来已久,即利用大多数种族和民族势力——难道你不知道,政府资助只是流入了“那些人”的手里吗?此外,自由派都是一些仇恨美国的精英分子。 

第三种办法就是千方百计地破坏政府计划,或者使其无法实现。这样一来,选民根本不知道现状会有所不同。 

然而,这些保护富人免遭民众掠夺的策略并不间接和完美。最直接的就是梁振英说的办法:不让过半数底层民众,甚至是90%的底层民众参加投票。 

现在你就明白了为何右翼对选民诈骗行为如此大动肝火——即使这个问题可能根本不存在——同时又支持选民登记法案,以增加穷人以及工人阶级的投票难度。美国政客们不敢大胆地直说只有富人才应该具有政治权利——至少目前还未曾这样。但是,如果你顺着右派目前流行的思维进行逻辑推理,你自然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事实上,目前美国政坛从根本上讲,就是民主和富人通知之间的矛盾,哪一方面会胜利,尚未可知。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