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意识形态与投资
新经学
2014年10月29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24日发表专栏文章《意识形态与投资》,指出美国共和党人一味地强调预算平衡,并为此而拼命压抑公共投资,这只会让美国经济止步不前,让民众看不到经济复苏的希望。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balance

美国曾是一个为未来而建设的国家。有时候,美国政府表现得很直接,例如推行公共工程(从伊利运河到州际高速公路系统),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撑。有时候,它鼓励支持私营部门,例如,为刺激建设铁路的用地许可。不管怎样,总是有大量人支持投资,这使我们更加富有。 

但现在,即便投资需求显而易见,即便时机好的不能再好,我们也根本不会投资。不要告诉我这个问题是“政治阻挠”或者其他一些跑题的说法,以图逃避责任。我们不投资并不是说“华盛顿”有麻烦,这反映的是一种破坏性的意识形态,它已经控制了共和党。 

这里有些背景需要说明:房地产泡沫破灭已时过七年,自打那时起,美国就一直在进行省钱——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期望省钱——因为它无路可走了。贷款买房行为得到了很大地恢复,但比率仍然很低。企业赚取了巨额的利益,但仍然不愿意对消费需求疲弱的市场进行投资,因此,他们囤积现金或回购股票。银行持有近2.7万亿美元的超额备用金,这些备用金原本可以贷出去,但却他们选择了闲置。 

期望的省钱和投资的意愿之间的差异使得经济持续低迷。记住,你的消费就是我的收入,我的消费即是你的收入。因此,如果每个人都试图同时少消费一点,那么每个人的收入就会同时减少。 

应对这个情况,有个显而易见的政策,即公共投资。我们有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尤其是水利和交通,联邦政府可以极为便宜的价格借贷——事实上,通胀保值债券的利率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不乐观的(现在是0.4%)。因此,贷款修路、修下水道或者其它工程似乎都是显而易见的。可是,事实切好相反。就在奥巴马刺激经济的计划生效后不长的时间,公共工程支出骤降。这是什么原因? 

从直观上看,公共投资的下降反映了州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困境——它依赖的是大量公共投资。 

在法律上,这些政府必须达到平衡预算,但是,在经济衰退时,他们却看到收入暴跌,某些费用增加。因此,他们推迟或者取消了大批建设项目,以节省资金。 

然而,这原本不需要如此。美国联邦政府原本能很容易地向各州提供援助——事实上,刺激经济的法案中就包括这种援助,这也是公共投资短期增加的主要原因。但是,一旦共和党控制了众议院,任何投资基础设施的钱都将“消失”。共和党人一度谈论想要花更多的钱,但他们却又阻止奥巴马政府的所有倡议。 

这都是意识形态上的事情,是一种过分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开支的行为。这种反对从攻击社会项目开始,尤其是那些援助穷人的项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扩大到反对任何形式的支出,无论多么必要,无论什么国家什么经济体制。 

看看预算委员会主席保罗·瑞安(Paul Ryan)领导下的众议院共和党人的提案,即可感觉到这种意识形态。例如,2011年,即使在面对高失业率和被视为“凯恩斯主义”的观念前,以《花的少、欠的少,经济就发展》(Spend Less, Owe Less, Grow the Economy)为题的2011年宣言呼吁大幅削减开支,“减少政府支出、减少政府投资基础设施”。(我认为这只是算数,我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或者从《华尔街日报》中选取一篇题为《伟大的错误》(The Great Misallocators)的文章,声称任何政府的支出都会把资源转移到私营部门,而后者总能更好利用这些资源。 

没关系,这种断言下的经济模型在实践中都彻底失败了,说这些话的人又在预测失控的通货膨胀和年复一年攀升的利率,一直在犯错误。他们不是重新思考自己观念和证据的人。同样,也没关系,私营部门不会供应大部分基础设施(从地方公路到排水系统)。这种区别已在“私营部门很好,政府做的不足”的言论中又不复存在了。 

正如我所说,结果是美国背弃了自己的历史。我们需要公共投资;在利率很低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负担。但是,我们不会投资!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