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定价之战:性别差异定价公平何在?
新经学
2014年11月01日

lead

图片来源:TheeErin

我依稀记得,去年的某个周六下午,我去圣马克市中心的一家美发沙龙理发。通常我每年都会去那儿两三次。经常为我理发的理发师叫基诺·直屋(Kino Naoya),这次我发现在他的镜子前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从下月起,所有顾客理发一律收费70美元。谢谢。”

我叹了口气;其实基诺之前就已经为自己提价了25%,他应得的那份已经挣到了。然而,出于经济学者的本能,我立即嗅出了点异样:在基诺的店里不再有性别歧视的收费现象。我问基诺,为什么要取消常规理发店里女性收费比男性多的规定。他答道,因为对他而言,不论是给男性理发还是给女性理发,花费的时间都差不多,约45分钟。不论理发对象是男是女,基诺只看重时间成本,以此抬价。

这是不寻常的现象;在美发沙龙行业,通常女性顾客的收费要高于男性顾客。经济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价格歧视(或差别定价,price discrimination):向两个群体出售同样的东西,却因为其中一方愿意出更高价格而对两个群体定价不同。理发师、美甲师、干洗工、汽车与保险推销员以及夜总会工作者常常会采取差别定价。如果一方愿意出更多的价钱,那卖给他们同样的货物自然可以出高价,这种生意合情合理,何乐而不为呢?

在一些案例中,为两个不同人群采用差别定价,以上的理由似乎很充分。比如理发师有合法理由向女性多收取费用,不过这仅仅是在他所服务对象要求严苛,要花费他更多时间、技巧和努力的情况下才算合理。在欧洲,一些保险公司向女性收取更高的费用,而理由则是女性寿命更长,因此她们所享有的保险产品(与男性)是不同的——但是欧洲法院否决了这种定价行为,并要求保险公司对男女收费一致。在美国,奥巴马医改中也要求健康保险公司对男女收费一致。而对此类收费,女性则分成两派,就该收费的公平与公正性进行辩论。
尽管在美国许多州,因性别歧视而差别定价是属于违法行为,但是当商品相同或者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这种法规是可以巧妙地避开的。例如,在迈阿密

有一些条例,明令禁止对男女收取不同价格的干洗费用。但与此同时,灰色地带就产生了:“如果所提供的货物或者服务花费的事件更多,难度更大或成本更高,那么可以允许差异收费。换言之,视产品或服务的质量和复杂程度来判断是否受到歧视待遇。”

纽约市消费者事务局(DCA)颁布的条例更加严格。在固着的性别歧视项目中,如男式衬衫和女式衬衫的价格,仅仅是价格差异远远不够——衬衫的价格可根据有无褶边有所不同,却不能因为男式或女式而定价不同。近年来,纽约市消费者事务局针对该地区性别歧视的差异定价违规事例进行了一系列的整改。事务局的检查员除了对商店进行常规巡查外,在2012年颁布了361条通知。2013年,违规事例达195例,而2014年的违规事件则已超过200例。

经济学家伊恩·艾尔斯(Ian Ayres)是耶鲁法学院的教授,他在1991年发表了一则里程碑式的学术研究成果,研究表明白人在购买新车的经销权时,女性要比男性多付40%的费用。艾尔斯称在2000年,美国43个州将在公共场合禁止性别歧视的差别定价。“目前没有统一的联邦法律禁止性别歧视的差别定价,”艾尔斯说道,“在加州的安鲁法案(the Unruh Act)是涉及这方面州立法案,具有一定的效力。而越来越多的州和市民都开始推行禁止在公共场所实行性别歧视的差别定价。”

那么,女性是否总得多花钱呢?情况并非总是如此。通常,在夜总会中女性的入场费总是较少,这项不成文的惯例也被加州法案禁止了。同样,据报道,由于所谓男性美甲工序要更为费工夫,因此美甲沙龙常常对男性顾客收费要高于女性。

至少也有两个男的扬言反对女性之夜派对(译者注:即对女生有优惠的派对),他们分别是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约翰·班次哈夫(John Banzhaf)和纽约律师罗伊·登·霍兰德(Roy Den Hollander)(此人曾因发表关于憎恶女权运动者而控诉的言论,一度成为笑柄)。

近期我注意到,此类活动多集中于派对和音乐会的入场券细则方面。全球公民法定节日官方派对向男性多收取了20美元的费用。(这些活动显然是为异性恋者设定的。)这些票券不再与价位单挂钩,但却仍有屏幕截图为证:

1bd84f7ec

27岁的克里斯多夫·孙(Christopher Sun)从事销售行业,同时也是音乐会的常客。他告诉我,即便他知道(向男性收费)不公平,但是这也比完全不让进要好,他说:“我的意思是,这种做法确实烦人…我也惊讶于他们给男性买票的选择。买张20美元的票确保能够入场,也比在大门口跟保安周旋还有可能完全被拒入内更有吸引力。”

孙的朋友黑利·布鲁克斯(Hailey Brooks)称这是第一次她看到这种定价方法:“在夜生活中,双重标准很常见,比如女孩可以更随意进入俱乐部,有时候不必有任何花费,或者能够得到免费饮料的票券。但是,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按照性别售票。当我和我的男性朋友来玩的时候,看到他们要花更多的钱,我感到有点不舒服。这种售票的方式过时了,不适用于电子舞曲表演(EDM shows)。”

“这无疑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孙说道,“如果你让那些俱乐部常客,十有八九,他们会说如果多花一点点钱(约5到20美元)能够保证舞池美女如云,他们也是不介意。”

俱乐部似乎欣然接受此类做法。我曾到过夜总会行业最炙手可热的华盖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曾因营业成功被作为哈佛商学院的研究课题。纽约华盖俱乐部预售了对男性加收0到10美元的票券。该俱乐部发言人如此解释道:

我们用预售的方式让俱乐部音乐主持人的粉丝们能够有可能享受最好的音乐体验。票价一开始很低是为了确保真正的粉丝能够有购票的空间,他们一般会提前几个月开始买票。这些人是舞池整夜狂欢的动力所在,他们的参与至关重要。派对既让这些人释放了自我,也让他们的活力为俱乐部增添气氛。我们鼓励男女顾客都能到场。

艾尔斯如此评价这种方式:“这种(定价)差异是为了活动中男女比例协调,好让他们能够达成约会目的。”艾尔斯称一些商品的定价——诸如他的研究中提及的男女购买新车定价不同的做法——显然是个“错误”。即便他提及了俱乐部差别定价是为了约会目的或者其他什么的,但是这确实还是性别歧视的差别定价。

尽管一些男男女女为了各自的利益紧抓差别定价不放——不论是女性之夜派对、更便宜的车还是保险——只要是差别定价,我都觉得会是在针对我自己。我只会联想到当干洗工因为我是女性而要多收取费用是我有多愤怒的情形,而我也不想放弃在女性之夜派对免费喝饮料的权利。

译者:Emma小婷子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