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劳伦斯·萨摩尔斯:公共投资为何成了免费午餐?
新经学
2014年11月03日

infrastructure-405

人们经常开玩笑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意思是“以财政为主的组织”。IMF一直坚定主张用紧缩政策走出金融危机,并每年都会惩罚违反财政规定的几十个国家。“财政整顿”——是削减政府开支的委婉说法——是IMF救助计划的一个主要项目。一年前,IMF认为美国的财政缺口高达GDP的10%。 

这一切都让IMF最近出版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成为标志性的重要文件。在这份旗舰出版物中,IMF呼吁不仅仅要在美国,而是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大幅度增加公共基础设施投资。该文件宣称,在高失业率情况下——很多工业化国家也是如此,如果用通过借贷用于投资,而不是削减了其他开支或者增加税收,刺激的效应会更大。最值得注意的是,IMF声称,计划合理的基础设施投资会减少而不是增加政府的债务负担。公共基础投资能自己为自己买单。 

为什么IMF总结出了这些结论呢?假设这种情况:在一个完全以负债形式投资的新公路项目。以纯粹和保守的方式来看,假设建设公路的过程没有提供刺激收益,再进一步假设投资收入只有6%的回报——这也是对公共投资收益的一种得到广泛认可的保守估计。然后,由于政府声称每额外一美元收入将产生25美分,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后 ,年度税收将增加投资额的1.5%。真正的利息成本——是指利率低于通胀率——在美国及很多工业国持续30年保持在1%以下。因此,基础设施投资实际上可以减少对未来几代人的负担。 

事实上,正如IMF认识到的,这个计算低估了积极的预算设计和良好的基础设施投资的影响。它忽略了刺激人们建设基础设施的好处所带来的税收收入,也忽略了对抗经济衰退会带来的长期利益。它忽略了一个现实情况,即推迟基础设施更新会如同政府借贷一样,对后代造成负担。 

它忽略了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通过提高经济体的实力,基础设施投资会提升处理一定水平债务的能力。至关重要的是,它不需要考虑这样一个事实:在许多情况下,政府可以催化一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使其成本远低于一美元的股权融资、税收补贴获贷款担保。 

当把这些因素考虑其中的时候,IMF发现,一美元的投资能增产近3美元。当具有足够的闲置资源,且这些资源为大型基础设施所需时,与基础设施投资相关的预算算数特别有吸引力,因为它不需要以牺牲其他支出为代价。如果我们进入一个长期停滞的时期,许多工业国家就可以使用闲置资源就,并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投资案例比比皆是,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战略。 但中国除外,因为在中国,基础设施投资一直是作为一种刺激工具,并使用了很长时间。

美国需要长期的基础设施投资预算,并认可这些收益和成本。所有的项目应该以合理的速度批准。政府可以通过支持私人投资领域(如电信和能源)来实现。 

欧洲则需要一种机制,能在除了现有的预算上限以外自筹经费,实行基础设施工程。这有可能通过欧洲投资银行的扩张而实现,或者在实施财政评估上更多使用资本预算概念。 

新兴市场需要基于经济效益,选择合理的方式,确保项目进行。 

最为重要的是,在经济萎靡和公共投资不足的情况下,有“一顿免费的午餐”——政府提高经济和财政能力。IMF,这个“紧缩政策”忠实的偏爱者,认识到这一点。有智慧的国家走这一步,必将获利。 

译者:谭星源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