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经济学人:美国过早退出量化宽松
新经学
2014年11月14日

10月29日,美联储宣布将于本月结束“第三轮量化宽松(QE3)”,该资产购买计划于2012年9月首次宣布并从去年12月开始逐步缩减其规模。量化宽松可视为一种用凭空创造出来的钱去购买资产的行为。它是富裕国家在2008~2009年间利率跌至几乎为零后的主要货币政策。尽管量化宽松在那之后得到广泛使用,但仍有许多人将它视为一种异乎寻常的且可能带来危险的货币工具。他们就量化宽松提出了三个紧迫的问题:它奏效了吗?它带来无法接受的副作用了吗?美联储终止第三轮量化宽松的做法正确吗?

尽管量化宽松经常被描述成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形式(相对常规形式调整利率而言),但它确实被使用过一段时间。美联储在1932~1936年间曾尝试过它,而日本银行则在21世纪初尝试过它。这两家银行在金融危机后又再一次使用量化宽松至今,现在又多了英格兰银行。

量化宽松以多种方式发挥作用。在经济衰退初期,资产购买主要是通过引导大批流动资产进入萧条的市场来放松信贷。一段时间后,量化宽松的其它作用变得越来越重要,如它对资产组合再调整的作用。银行出售债券给美联储,通常是希望利用出售债券所得来购买一些其它资产。当银行买入新的证券时,凭空创造出来的钱就会在金融体系内流通,从而提高资产价格,降低利率。相应地,应该通过使投资更有吸引力来刺激需求。如果银行买入外国资产,则可能使汇率走低,给出口商带来好处。最后,量化宽松也作为一个信号发挥作用:研究表明,它能够强化央行的政策指导,使其维持低利率的承诺更加可信。

量化宽松的批评者指出,近年来,尽管富裕国家的央行已经让它们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了数万亿美元(见图表),却依然无法复苏萎靡不振的经济。尽管如此,研究者仍一致认为量化宽松确实降低了借贷成本,并且正如其支持者希望的那样,增加了经济产出和通货膨胀。在美国和英国,数个研究表明量化宽松有助于降低利率。利率降低通常会促进经济增长。英格兰银行的马丁·维勒(Martin Weale)和托马斯·维拉德克(Tomasz Wieladek)在其最新研究里发现,美联储每花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个百分点购买债券,实际产出和通货膨胀就会上涨1/3个百分点。鉴于现在许多经济体正无限接近彻底的通货紧缩,即使再小的通货膨胀也不容小觑。

既然如此,为何各国央行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呢?过度乐观是一个原因;美联储多次高估了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速。可能带来的副作用也阻止了各国央行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原因正在逐渐失效:鉴于稳定的物价,声称在经济体流通的数万亿美元会导致超级通胀似乎不再可信。各国央行也越来越相信扩张后的资产负债表不会干涉到传统的货币政策。例如,美联储已经开始给银行持有的超额储备金支付利息。通过提高储备金利率,美联储可以吸引额外的储备金,从而抑制银行的放贷行为。

关于量化宽松正制造危险的金融不稳定性的担心一直存在。曾在2012~2014年任职于美联储董事会的杰莱米·斯坦因(Jeremy Stein)认为,长久以来的低利率已经导致投资者为了寻求收益而投入可怕的高风险资产的怀抱。有观点认为,如果量化宽松建立起一个不切实际的金融体系,那么当其最终崩溃时,带来的伤害会远远超过量化宽松以往带来的帮助。

风险制造者还是冒险者?

这些担心在短时间内还很难对其做出判断,但我们仍有足够的理由去相信这些担心是被夸大了。多数央行坚称它们有约束过度冒险行为的监管工具(尽管它们最近在这方面的记录并不光彩)。哈佛大学的加布里埃尔·霍多洛夫(Gabriel Chodorow)在其最新研究里发现,相对于量化宽松带来的好处,其促使的“收益”是适度的。他认为,资产购买有助于境况不佳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资产增值抑制了进行高风险投资的动机。总之,权衡量化宽松和其它政策的风险很重要。如果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试图用量化宽松政策来挽救局面,那么可能导致过度的冒险行为。但如果政策降低了欧元灾难性崩溃的概率,那么这就是值得的。

批评者抱怨的第三点是量化宽松加剧了不平等。资产购买自然会使资产增值。由于富裕国家拥有多数金融资产,量化宽松趋于通过“投资组合”渠道加剧不平等。然而,从量化宽松促进增长的程度看,它降低了不平等。失业率具有递减的特点:在疲软经济中,较为贫穷的工人遭遇较高的失业率及更为明显的收入损失。较高的通货膨胀也使负债更容易承受,因为这些债务可以用已经贬值的货币偿还。由于借债人往往比债权人更穷,因此量化宽松还能以这种方式减少不平等。最新研究表明,紧缩的货币政策趋于加剧不平等,而扩张的货币政策趋于减少不平等。

如果量化宽松政策运行良好并且其潜在成本是被高估的,那么美联储难道不应该延续这一政策吗?为量化宽松政策结束而欢呼的人指出,在2014年的绝大多数时间,经济增长都是强劲且平稳的。然而历史表明,放弃量化宽松政策从来都不简单。只要利率维持在零左右,任何令人担忧的新情况都将迫使美联储恢复量化宽松,否则就只能在经济恶化时袖手旁观。低通胀或逐渐降低的通胀预期表明,市场对美联储摆脱日本式停滞的能力是持怀疑态度的。提前退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是确保还有第四轮量化宽松的好办法。

译者:Jessica_hyq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