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致日本道歉书
新经学
2014年11月15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0月31日发表专栏文章《致日本道歉书》,指出相对于日本央行在过去20年里所犯下的错误决策而言,西欧和美国政府无视这种教训而重蹈覆辙的财政决策才是更加“愚蠢”的。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09japan600

近20年,日本一直被视作反面教材,告诉世人发达经济体不应该如何运行。毕竟,这个岛国是一个崛起的超级大国,但却栽了跟着。曾几何时,日本似乎正在走向一个主宰全球经济的高新技术国家;可如今,它的经济停滞并出现通货紧缩。西方经济学家一直对日本经济政策予以十分辛辣的讽刺。

本人就是其中之一;后来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最近,我认为我应该为这种讽刺感到歉意。

当然,我并非说我们的经济分析出问题了。我在1998年发表了一篇有关日本“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的文章。伯南克在2000年发表文章劝诫日本决策者,要面对现有问题应该显示出“罗斯福般的决心”。这两篇文章已很长久了。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篇文章的论述现在看来更为贴切 ,目前西方大部分国家都陷入与日本非常相似的长期衰退之中。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西方实际上陷入与日本相似的经济衰退之中——甚至更为严重。这种事情本不应发生。上世纪九十年代 ,我们曾认为,如果美国或者西欧国家发现自己面临着日本的问题,他们会采取比日本更为有效的措施。但是,我们却并没有那样做,虽然有日本的经验可以作为前车之鉴。相反,2008年以后,西方国家的政策不是反作用,就是力度不够,以至于日本的衰退与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西方工人遭遇了日本努力避免其工人遭遇的苦难。

这里说的是什么政策失效呢?得先从政府开支说起 。大家都知道,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曾大幅增加公共投资企图拉动经济;但大家不太了解的是,1996年后,日本的公共投资迅速下降,政府提高了税收,削弱了经济恢复的势头。这是严重的错误,但是比起欧洲大规模的破坏性财政紧缩政策,美国2010年之后基础设施的支出崩溃,这实在是相形见绌。日本的财政政策不足以帮助经济增长,西方的财政支持则自觉破坏了经济增长。

或者,我们来看看货币政策。堪称日本“美联储”的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应对陷入经济通货紧缩状况的反应太慢,而在有经济迹象时又过于快地提高利率,因此受到了众多批评。这种批评是公平的,但日本央行绝没有做欧洲央行在2011年决定提高利率这样的蠢事。欧洲央行的这一决定将欧洲重新推入经济衰退的漩涡。不过,这样的错误与瑞典央行头脑发热的表现相比,又是小事一桩。尽管通货膨胀率不达标,失业情况严重,瑞典央行依然提高了利率。当前看来,正是瑞典央行将瑞典推入彻底的通货紧缩。

瑞典的情况尤为突出,因为瑞典央行故意无视其副行长拉斯·斯文森(Lars Svensson)的忠告。拉斯是世界一流货币经济学家,曾就日本问题做了大量研究。他警告同事,不成熟地提息一定会产生负面影响。

因此,这里实际存在两个问题。首先,为什么所有人似乎都错到如此地步?其次,为什么西方,一个拥有知名经济学家——还可以从日本的教训中吸取经验的地区会造成比日本更为糟糕的局面?

我认为,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在于,有效应对经济萧条需要我们抛弃传统所尊崇的东西。通常,审慎兼具美德的政策,例如实现预算平衡,或坚决抵制通货膨胀,反倒会加剧经济衰退。这很难说服具有影响的人士做出这样的判断,看看华盛顿上层社会难以割舍财政赤字就可知一二。

至于为何西方比日本还糟糕,我怀疑问题出在我们社会内部的严重分化上。在美国,出于对政府的敌视,保守派一直抵制对待失业状况的努力,尤其是反对政府帮助“那些人”。在欧洲,德国一直坚持紧俏货币及大量财政紧缩的政策,主要原因是德国公众强烈反对任何救援南欧的措施。

不久我会写更多的东西,详细解释日本目前的情况以及西方应该汲取的新教训。目前,我们应该明白:日本曾经是一个反面教材,但其余国家更是一塌糊涂,以至于日本看上去反倒成了模范。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