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犯错的一方获胜
新经学
2014年11月16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1月7日发表专栏文章《犯错的一方获胜》,批评美国共和党在统治两院后,仍然会坚持对美国经济不利的财政政策,不会吸取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教训。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midterm

赛跑未必跑得快就会赢,打仗未必强盛方就会胜;智者未必得到面包,中期选举未必审慎的人赢。或者正如我在共和党人取得又一场压倒性胜利前夕所指出的那样,政治决定让谁拥有权力,而不是让谁拥有真理。尽管如此,像共和党这样在如此多方面犯如此多错误的政党能在11月4日能取得胜利,却并不是常见的事情。

我简略地做一下出现此种情况的原因。首先,需要指出的是,中期选举的结果并不能使人们改变对共和党在若干重大问题上的立场的看法。我猜想一些专家会将他们对反映新的权力平衡的分析搁起来——例如,再次违心地宣称众议员保罗·瑞安的预算提案是让美国财政问题得到解决的正确尝试,并不是欺骗与装模作样的表演。但是,既然共和党具有更大的能力,例如推行自己的议程,那么该党的政策建议就必须经过更为严格的审查。

因此,现在正是好时候去记住,国会新统治者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错误到何种地步。

先说经济政策。根据保守派的教条原则,追求利润这一神圣事业不容干涉。要不是这一“原则”,金融机构失控带来的2008年金融危机本来是不可能发生的。然而,共和党人却不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任何反思。他们发明了一种想象的历史:政府在某种程度上该对私营贷款机构的不负责行为负责,同时反对任何可能限制政策。2009年,萎靡的经济亟需援救,而不久将担任众议院议长的约翰·博纳却宣称:“政府该勒紧裤腰带了。”

现在我们有多年经历,这种经历给人们的教训再清楚不过了。像赤字性开支会引起利率飙升、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带来通货膨胀失控并使得美元贬值这样的预测,一错再错。政府按博纳所说的做了,面临经济衰退却大幅削减开支,结果导致大萧条时期的经济不景气。共和党人企图证明对富人减税是经济增长的灵丹妙药的努力却史无前例的失败了。

总之,六年以来,保守经济学的故事实际是一种知识的大崩溃——而在任何情况下,保守分子不承认错误又起了雪上加霜的作用。

再来说说医疗改革。共和党人十分清楚所要发生的事情:注册人数最少,更多的人丧失而不是得到保险,医疗费用大幅升高。但是,到目前为止,现实却截然不同,注册人数超过预计,无医疗保险的美国人的人数大幅下降,保险费低于预期,整个医疗开支都大幅下降。

我们不要忘记其中最严重的错误,即气候变化的错误。2008年,有些共和党人还愿意承认气候问题确实存在,甚至倡导实施严肃的限排措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提出了与民主党提案相近的“总量管制与排放交易”系统。但最近,否认气候变化的人占据 了共和党主导地位,一定程度上由阴谋理论家统治,这些人坚持认为气候问题是一小部分激进科学家弄出的骗局。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这些人将有权阻止气候行动,这很可能将我们推上不归路。

然而,如果说共和党人在所有问题上一直都是完全错误的,那为什么选民都支持他们?

一部分原因在于共和党领导人成功地掩盖了自己的真实立场。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即将担任多数党领袖的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成功地向人们传递出完全虚假的印象:即使奥巴马医改遭到废除,肯塔基州仍会维持医疗保险大幅增加的局面。

不过,共和党取得胜利的最大秘密在于他们发现,故意妨碍议案通过的破坏性行为是一种成功的政治战略。从奥巴马执政第一天起,麦康奈尔先生和他的同事就尽一切努力阻止有效的政策,特别是多方阻拦实施最明显不过的政策——增加基础设施开支的所有努力。尽管利率很低,尽管失业率居高不下。

结果,对美国政府做的坏事却成了共和党人的好事。绝大多数选民并不十分了解政策细节,也不知道立法程序。这样,他们只看到入住白宫的人没有带来经济繁荣,因此他们惩罚了奥巴马政府。

既然共和党已无法轻易推卸责任,情况会发生改变吗?我们拭目以待。

译者:黄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