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政府的成功
新经学
2014年11月27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1月17日发表专栏文章《政府的成功》,指出保守派人士对奥巴马政府的公共政策进行无端的指责和污蔑,试图掩盖已然取得的成绩。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U.S. President Obama pauses while talking about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at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美国2014埃博拉大恐慌看来结束了。不过,这种疾病依然肆虐非洲,同时,与所有流行病一样,总会有再次爆发的危险。由于较长一段时间在美国再未出现新的病例,公众的忧虑正在迅速减退。

不过,我们先试着从大恐慌中学点东西。

在最恐慌时期,埃博拉不但是一种疾病,而且成为一种政治隐喻。具体来讲,美国右翼人士把它喻为政府失败的象征。他们宣称,在这方面奥巴马政府没有发挥作用,更有甚者,他们认为贯常的政策无法应对这种情况。共和党领袖们建议,要将我们所知疫情控制的知识放一边,采取极端措施,如禁止旅行等,同时嘲弄卫生官员恪尽职守的言论。

猜猜怎么样了:实际上,卫生官员的确明在恪尽职守。埃博拉给我们的真实教训是,有时候,公共政策正在取得成功时,持有党派偏见的人士却高喊失败。埃博拉事件并不是这种思路下的唯一事例。

还有另一件事:还记得Solyndra(美国一家新能源公司,成立于2005年,2011年9月破产)事件吗?这是一家再生能源公司,利用能源部担保得到贷款后项目破产,导致财政部损失5.28亿美元。保守派人士无情地抨击他们造成的损失,将这种损失诬蔑为权贵资本主义泛滥以及浪费巨额纳税人资金的象征。

为这项能源项目计划辩解的人士徒劳地指出,投入大量资金的人——不管是政府还是私营风险投资人——都会发生其一些投资出现问题的情况。例如,投资传奇人物沃伦·巴菲特拥有良好的思维能力——但即便是他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今年早些时候,他就宣布在一家德克萨斯能源公司投资中损失了8.73亿美元。没错,那是联邦政府在Solyndra项目上损失的1.5倍。

问题并不在于能源部的投资失败——如果投资不失败的话,那么能源部就没有承担足够的风险。问题在于,能源部是否存在一种不良贷款的模式。结果表明,从来没有。上周,能源部披露,包括Solyndra项目在内的整个项目事实上将顺利获得50亿美元或更多的利润回报。

接着是医疗改革。跟往常一样,大多数对于《平价保险法》(the Affordable Care Act)的全国性讨论都充斥着反改革派散布的虚假丑闻。然而,如果观察目前为止的实际情况,你会发现结果却是好得惊人。无医保美国人人数大幅下降,大约1000万以前无医保的人员现在享有医疗保险;项目成本始终低于预期,而来年的平均增长又远低于历史增长率。盖洛普的一项最新调查发现,新加入保险的人对自己的保险非常满意。无论按照何种常规标准,这都是一项成功政策的案例,接近胜利。

最后一条:还记得所有嘲笑奥巴马政府断言金融危机期间飙升的预算赤字会随经济复苏而下降的人吗?可以肯定的是,奥巴马医改爆炸性增长的成本,加上即将成为永久性废品的经济刺激计划,将引起巨额预算赤字,对吗?根本不是这回事,实际上预算赤字在迅速下降,其占GDP的比例已经回到经济前的水平。

这些故事的寓意并不是说政府一直正确,一直成功。当然,奥巴马政府也存在错误的决策和错误的项目。但是,在公共政策方面,支配当代美国政治的是廉价的犬儒哲学,一种没有根据的轻蔑,对旨在改善我们的生活所做的任何和全部努力的否认。这种廉价的犬儒哲学完全是没有道理的。没错,仇恨政府的政客有时能将他们的失败预测转变为可以自我实现的预言,但是,如果领导人要让政府发挥作用,他们是能够做得到的。

我们需要清晰地看到:这里所谈论的政府政策是极其重要的。为了遏制传染性疾病,我们需要严肃的公共健康政策,而非散布恐慌。我们需要政府行动起来,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并应对气候变化。对于可能会遭基本医疗保险拒之门外的数千万美国人来说,政府项目是唯一的现实的解决方案。

保守派要人们相信,在健康、能源和许多方面,尽管公共项目的目标是值得称赞的,但经验表明,这些项目是注定要失败的。不要相信他们。没错,政府官员也是人,有时也会把事情弄错。但是,我们周围实际上到处都是政府成功发挥作用的事例,而保守派却不想人们去关注。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