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经济触底
新经学
2014年11月29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1月23日发表专栏文章《经济触底》,指出美国国内有太多的人对于实际经济的认识太过于迟缓,甚至不愿面对现实。这造成了对经济危机的处理严重滞后且效率不高。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MAIN201410151406000409750778300

6年前,美联储的声望跌至谷底。它一直都在削减联邦资金利率——这是该机构用于控制经济的利率,尽管没有成功,但有点疯狂地试图从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中寻找一线生机。不过,最终它还是达到了降息的极限,因为利率不能变为零以下。2008年10月16日,美联储将目标利率定为0-0.25%之间,并持续至今。

6年里,我们一直处于零点极限,这一事实是让人惊骇且尤为沮丧的。尤为甚者,如果你问我,我们的经济环境为何赶不上经济现实。当经济处于低迷期时,一切都在变化,或者说的艺术一点:一切都处于流动性陷阱中(这一点无需置问)。但是,在这段最长的时间里,政策制订者无人会相信这一事实。

我所说的“一切都在变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当我提笔回写经济低迷期时,我发现“通行的经济政策在这一时期都不再适用了:美德变成了罪过,谨慎变得风险又荒唐。” 政府开支不再与私人投资竞争——这实际上促进了企业支出。中央银行一般都是以反通胀战士的形象出现的,但现在也需要一反常态,让市场和投资者想念他们会推动通货膨胀。“结构性改革”——通常意味着轻易地削减工资——与其说创造了就业岗位,还不如说摧毁了工作岗位。

这也许有点不中听和偏激,其实并非如此。事实上,主流经济分析称利率会再次下跌至零。这也是历史告诉我们的真相。如果你注意到后泡沫时代的日本的教训,或者是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状况,你多少都会看明白我们美国2008年以来推行的经济政策。

正如我说的,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事实。总的来说,政策制订者们和“严肃的百姓”靠的是直觉而不是严谨的经济分析。是的,他们有时发现有老资格的经济学家支持自己的立场,但他们利用这些理论就如同酒鬼使用灯柱:为了支撑而非为照明。这些严肃的人们年复一年地告诉他们,害怕——以及犯下——错事。

因此,我们一次又一次得知,预算赤字是我们最紧迫的经济问题,现在,除非我们推行严厉的财政紧缩政策,利率随时都可能飙升。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很愚蠢的事,而实际上,我是的确——以及很肯定——预测到利率飙升情况绝不会发生——但现在立刻马上削减政府开支的要求却减少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造成基础设施严重受损。

我们反复得知,印发钞票——并不是美联储实际的作为,但没关系——会导致“货币贬值与通货膨胀”。美联储面临信贷上升的压力,但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却没有。尤其是欧洲中央银行在2011年提高利率,避免了本就不存在的通胀威胁。最终情况发生逆转,但事情也未回到正轨。就此,欧洲的通胀率远不及2%的官方目标,与通缩纠缠不清。

但是,这些负面情况都不重要了吗?经济低迷期已然结束了吗?不,千万别信以为真。

的确,美国的失业率在下降,大多数分析师预计美联储会在2015年里某个时刻会提高利率,但通胀低,工资疲弱,美联储似乎意识到加息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与此同时,欧洲经济的发展速度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而日本仍然难以摆脱通货紧缩。但中国让我们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的情况,很快也会进入经济低迷期。

因此,与现实不相符的零下限经济政策很可能存在很长时间,而让意见领袖了解这些事实就很关键了。不幸的是,太多的人并非如此。近几年有关经济的辩论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些与现实不相符而又不承认错误的,更不用说从中吸取了什么教训。国会中的大多数新议员仍然坚持我们生活在艾茵·兰德(Ayn Rand)的小说中,而德国官员仍然坚持认为,问题在于债务人受的损失还不够多。

这些状况预示着未来。当权者不知道什么,或更糟糕的是,他们认为他们知道的而事实正好相反,这会对我们深深地造成伤害。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