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深渊口的硅谷
新经学
2014年12月03日

130609bwixl779wmxgc9fl

感恩节这一天,我们暂时放下平素辛苦乏味的工作。这一天,我们心存感激,感激我们拥有的一切。感激我们的家人、朋友,感激我们身体健康。今天,大概也是我们对科技型创业企业(一般指互联网企业或相关企业或像苹果公司那样的企业,下同——译者注)为社会创造出如此美好的产品表示心存敬畏的完美时候。

我们感激Facebook,感谢它的“魔力”,让全球13多亿人彼此联系上。我们感谢谷歌,感谢它不断推出诸如搜索引擎和电子邮件之类的伟大产品,就像炎炎烈日给我们送来了免费试用的冰激凌。我们甚至要向Snapchat(阅后即焚)表示特别的感谢,是它让青少年可以分享即时照片和视频并根据预先设定的时间按时自动销毁。

当然,我们还要感谢Uber,正是它让我们向出租车招手喊停不像被判刑,倒像一个世界领袖在招手。

我们感激这些公司为我们创造了这一切,但我不确定他们会对我们表示多大程度的感谢。

今年,大部分新兴公司表现良好,但也有不少公司伎俩卑劣,毫无道德可言——有时滥用用户的私人信息,有时乘政府疏于监督,钻其空子。

让我们回顾一下今年的几个实例:Facebook通过操纵其旗下50多万用户的信息传送,改变了积极帖和消极帖的比例,从而让人们在并不知情的情况成为它的实验小白鼠,但Facebook认为,这没什么问题,是对用户进行心理研究的一部分。

Snapchat的隐私漏洞令其高达460万用户的电话号码和用户名处于泄露的边缘,但这个公司对修复漏洞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虽然该公司早已知悉漏洞问题,但它拒绝承担相应的责任。谷歌公司则升级其隐私措施,随意扫描人们的电子邮件,把用户的隐私当儿戏。

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我要讲谁了。对了,Uber公司,它将法人行为的不道德提升到新的级别。

Uber试图通过种种途径打垮它的竞争对手Lyft,譬如大量挖走Lyft公司的司机,蓄意破坏其资金筹措,下了5000多个虚假乘车的订单(先下订单随即取消)。上周,Uber一位高层主管透露的信息震惊了媒体。这位主管说,对于报道他们公司负面新闻的记者,他们已经在监视并试图找出这些记者的丑闻。更可恶的是,该公司承认,他们能够通过名为“God View”的内置工具从地理上定位任何使用Uber服务的消费者。

令人咋舌!

彼得•泰尔(Peter Thiel)是Lyft的一位投资者,同时也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他在《CNN Money》的一场访谈中说,Uber是“硅谷最邪恶的公司”。

每个行业都有其道德困境需要克服,但硅谷处在不同一般的道德轨道上。科技界最不缺的就是钱;举个例来说,一位科技公司的初级工程师,其所在公司的首期股票上市后,他们所能获得的财富可能比好莱坞片酬最高的演员赚的钱还要多。许多新兴公司往往是由那些年轻怪才创办或管理,但他们的人生经历不足以理解其所作所为可能会造成何种严重后果。另外,这些年轻的创业家把企业成功与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成长过程中,他们一直视乔布斯为偶像)。

有别于大部分其它行业,科技企业领域的法律监管几乎是一片空白,故不能保证不出什么岔子。然而在华尔街,正如我的同事尼尔•欧文(Neil Irwin)去年在《纽约时报》的“结局”栏目(upshot)写道,政府已制定出保护大众相关权益的法规。

在某公司的一次会议上——当时摩根大通一位高层也位列会议席,会议中还举行了听证会,但在会议中,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其产品的功能时说:‘我发现,上个月的按揭贷款,你没有按时交’,这样的设计理念真的令人不解。”尼尔•欧文这样写道。“同样令人难解的是,许多行业内的大公司有机会使用私人数据。不消说连锁酒店,就连零售商也有机会使用用户的私人数据。”

确切地说,我们不能把华尔街当作捍卫道德的堡垒。但鉴于硅谷很喜欢使用一些诸如“我们正在让世界更美好!”的高尚口号,则我们对科技公司常把他们自己提升到很高的道德水准,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相信,大部分新兴公司的恶意和邪恶并不是他们的初衷。相反,我倒认为,他们是太渴望成功了,以至不惜违背道德准则,从而忘记,他们的所作所为对现实中的人们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譬如,Snapchat公司知悉自己的漏洞已好几周了,但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不过道德专家说,这不能成为理由。“不论你的公司多么富有创新性或颠覆性,总有一些不得不去关注的基本道德价值”,非盈利出版物《商业道德评论》的联合编辑克里斯•麦克唐纳(Chris MacDonald)如是说道。“所有的商业都依赖于某些道德观,因为它可以将商业行为与由来已久的单纯不道德行为区分开来。”

一些人认为,这些新创公司真正需要的是传统的“成人”监督。但我们不要忘记,“成年人”早已在房内:往这些公司大把砸钱帮助其成长的风险投资家。然而随着投资家所投资的公司效益越来越好,投资家的钱包也因此越来越鼓时,他们就希望社会上对公司的争论越小越好。

克里斯•麦克唐纳先生注意到,从利益角度角度看,科技公司的一部分问题在于他们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做正确的事。像Uber或Facebook这样的公司已经在过去做了错事,但他们还是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但他表示,如果科技公司的错误之举渐行渐远,那么会有两种结果:一种结果是客户会去寻找可替代的公司,另一种结果是监管机构出于强烈的公众抗议,可能会将当事公司予以取缔等。

“不论哪一个公司,并不能无限地玩弄大众,不然‘老大哥’(Big Brother)(指政府相关部门)会决定干涉。”他说,“事实上,在某种情况下,没有这些科技公司我们也可以活得很好。Facebook并不能永远称霸。而Uber,最终也会有人知道如何打败它。”

我们希望,这些新兴公司能够开始多做好事,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感恩节那天我们对政府法规表示感恩,那么,不论是谁,也许都高兴不起来吧。

译者:徐永超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