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糟糕的欧洲人
新经学
2014年12月05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1月30日发表专栏文章《糟糕的欧洲人》,指出欧洲经济危机仍然无法如美国一般度过的重要原因是在欧洲拥有极大影响力的德国不负责任的通货紧缩政策导致的。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德国

美国的经济最终似乎在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掉进的深渊中爬出来。不幸的是,欧州——另一个经济危机的“震中”——却还没有。欧元区的失业率几乎是美国的两倍,而通胀率却远低于官方目标,通货紧缩问题迫在眉睫。

投资者注意到:欧洲的利率骤降,德国长期债券的收益率仅为0.7%。这相当于我们与日本交易时的通缩收益率,并且市场也确实是在传递一种信息,即预计欧洲会经历失去的十年。

为什么欧洲陷入了如此不堪的境地?欧洲政策决定者的贯常的解决之道在于眼睁睁看到不负责任的代价:一些政府未能谨慎行事——这是共同货币所需要的,而是选择去迎合受误导的选民以及坚持失败的经济准则。如果你问我(或者问一些认真研究过这些问题的经济学家),我会说,这种分析本质上是正确的,除了一点:它们错误理解了“坏人”的意思。

这种不良行为对欧洲核心造成的长期灾难是由希腊、意大利或法国造成的,而是德国造成的。

我不否认希腊政府在危机之前的所作所为很不负责,也不否认意大利生产力停滞不前是个大问题。但是,希腊是一个小国家,财政混乱有其独特性,意大利长期问题并不是欧洲通货紧缩问题的根源。如果想要找出在经济危机发生之前制订了过分的政策,而金融危机爆发后,政策对欧洲造成了伤害的国家,同时拒绝从教训中学习,那么一切都会指向这样一个事实:德国扮演着糟糕的角色。

 特别考虑一下德国和法国之间的比较。

法国有很多负面评论,尤其是关于其竞争力的下降。这样的言论极大地夸大了现实,而大多数媒体报道中,你永远不会知道的是,法国贸易赤字量很小。然而,在某种程度上,问题来了:这种贸易赤字源自何处?法国竞争力一直受成本和价格过度增长侵蚀吗?

不,事实并非如此。自从1999年开始实行欧元以来,法国的GDP通货紧缩指数(即法国产的商品和服务的平均价格)每年上升1.7%,然而单位劳动力成本每年上升了1.9%。这两个数据均符合欧洲央行略低于2%的目标通胀率,与美国的情况也特别相似。另一方面是,德国则太过分了,价格与劳动力成本分别增长了1%与0.5%。

而且,不只是法国的成本应该如此。西班牙也见证了成本与价格在房产泡沫时期上升,但此时已消除了存在多年的压倒性失业与工资限制。意大利成本增长可以说有点过高,但和德国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

换句话说,从某种程度上说,在欧洲最大的问题就是竞争力的问题。绝大多数都是德国以邻为壑的政策造成的,在这种政策指导下,德国向领国输出通货紧缩。

而债务呢?不是除德国以外的欧洲国家对过去不负责任的财政负责吗?实际上,这只是希腊的事情。如果说是法国的事,就错了,法国现在面临着财政危机,它目前只能以略高于德国的,但仍不到1%的创记录低利率借来长期贷款。

然而,欧洲政策制订者们似乎下定决心指责犯错的国家以及错误的政策为他们困境负责。的确如此,欧盟委员会提出了一个计划,打算用公共投资来刺激经济——然而,相比于近乎是笑话的计划里所存在的问题,公共支出又是如此渺小,不值一提。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警告法国——历史上最低的借贷成本的国家,它可能面临因不充分削减赤字而带来的罚款。

如何解决德国过低的通货膨胀问题呢?过于激进的货币政策也许会奏效(虽然我不指望它),但德国货币官员却警告这样的政策,因为他们可能会让债务人逃脱责任。

那么,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坏主意带来的极大的破坏力。这不完全是德国的错误——德国在欧洲是一个大国,但它只能推行通缩政策,因为那么多欧洲精英都陷入了相同的错误,你必须思考一下,怎样才能看到现实。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