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环境污染与政治的关系
新经学
2014年12月06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1月27日发表专栏文章《环境污染与政治的关系》,指出党派政治和金钱政治在美国的环境污染治理中得到了最为直接的体现。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91185825-387x300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环境保护署(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公布了提议限制臭氧排放的管理办法。臭氧排放不仅会产生雾霾,还会导致哮喘、心脏病以及过早死亡。大家都知道发生的事:共和党人对此进行攻击,并声称新的规定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成本。

至少在实质上,我们不必把共和党人的抱怨当回事儿。制造污染者与其政治盟友总爱虚张声势。他们一次又一次坚称,如要限排,美国公司——通常被他们描绘成具有无限创新能力,可以克服任何障碍——就会缩成一团,不知所措。然而一次又一次,实际成本远远低于他们的预计。事实上,几乎一直低于环保署的成本预计。

因此,这不过是故伎重演。但是,怎么他们都玩这一套把戏呢?当然,造污者会捍卫自己的“污染”权利,但为何总能得到共和党人的支持呢?到底什么时候,共和党也成了一个污染之党?

事实上,并非一贯如此。1970年,参议院以73:0通过《清洁空气法》(the Clear Air Act),经理查德·尼克松签署成为法律。该法案成为奥巴马政府环保行动的法律基础。(我听环保署的前官员说,尼克松年代是环保的黄金年代。)该法律的一个主要的修订使得有可能限制酸雨限额的碳排放交易体制,而这项修正案就是前总统老布什在1990年签署成为法律。

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的共和党就如同正让一个视气候科学为“巨大骗局”的阴谋论者负责环境委员会。这不仅仅是孤立的个案。环境污染已经成为一个分歧严重的党派问题。

污染已经成为党派分歧的原因,共和党转向右翼。事实上,30年前,环境并不构成党派问题:根据皮尤研究报告,1992年,美国两党中的绝大多数人支持实施更加严格的环保法律法规。自此以后,民主党人的观点没有变化,而共和党人对环保的支持崩塌了。

那么,如何解释这种反环保主义的转移?

人们可能一味地指责金钱政治。毫无疑问,造污者的大量金钱推动了各个层面的反环保运动。不过,这一点无法解释过去破坏环境的行业资金流向两个政党,现在却全部流向一个的事实。以煤炭业为例,根据负责政治中心(the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研究,上世纪90年代初,支持共和党的污染环境的行业不过是略占上风,仍有约40%的资金流向民主党,而今天这个数字仅为5%。石油及天然气行业的政治支出如出一辙。人们不禁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一种答案可能是意识形态。教条经济学并不反对环保,只是说污染必须予以限制,尽说要尽有可能要以市场的方式进行。然而,现代保守运动却坚称,政府的存在一贯都是问题所在,而不是解决办法。这种观点引发了一种信念,即认为环境问题是假的,环保政策将会阻碍经济法阵。

不过,我认为意识形态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或者准确地说,只是这种分歧的根本原因的一种表象,根本问题在于日趋严重的经济不平等现象。

过去几十年来,政治极端化的基本情况就是,随着富裕的少数人经济上与这个国家渐行渐远,他们还带走了一个主要政党。没错,民主党常常追求1%的利益,但共和党却追求100%。任何损害精英层利益而对下层及中下层有利的政策——例如确保所有人获得医保的医疗改革,支付这一保证的部分资金来自于高收入群体的个人所得税——都面临共和党的激烈反对。

在某种程度上,环境保护是一个阶级问题,尽管通常我们不那么想。每个人都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因此污染控制的好处或多或少均匀地分布到每个人身上。但是,譬如煤炭公司,股权则掌握在少数富人手里。即使污染控制成本和价格上涨一样,富人与你我也是不一样的。他们花的钱多得多,因此也承担着更高的成本。

对于新臭氧计划,环保署的分析显示,对普通美国人来说,收益将是成本的两倍以上。可是,这与决定着一个政党优先议程的非普通人并不一定有关系。与近来几乎所有问题一样,臭氧的全部问题都在贫富差别上。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