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经济持续复苏?
新经学
2014年12月15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2月7日发表专栏文章《经济持续复苏?》,指出虽然近期有一系列利好的报告,但美国的经济衰退仍然有可能加深。美国政府需要提升就业率和家庭支出,才能更好地解决经济危机。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economicrecovery

上周,我们获得一份实际上较乐观的就业报告——有人认为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份真正的好报告。美国增加了30多万的工作岗位;长时间停滞的工资水平也得到少许增长。其它一些指标,例如工人离职率(预示着他们希望找新工作)持续降低,也在持续改善。虽然我们与充分就业相距甚远,但我们似乎不必达到这个遥不可及的理想状态。

我们仍然需要从这些姗姗来迟的好消息中吸取些教训。因为这并不能证明七年来许多抑制收入与就业的政策是正确的。但这也确实证明了人们听到的一些有关经济停滞之因的谎言。

我们先谈谈没有必要鼓掌相庆的理由。

对美国工人来说,形势终于有所改善,但这种改善是在经过多年的苦难之后才得到的。其间长期失业率曾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前所未见地徘徊在高位。数百万家庭丧失了家园或积蓄,或干脆都没了。许多年轻美国人在毕业时发现,市场不需要他们学到的技能,也永远实现不了他们之前规划的职业。

长期的经济下行不仅让美国家庭伤痕累累,对我们的长期经济前景也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对经济潜力的估计——这个结果建立在最后达到充分就业的前提下——近年来一直呈现稳定下降的趋势,现在许多研究人员认为,经济下行本身就损害了未来发展潜力。

因此,这是十分可怕的七年,即使是一系列利好就业报告也无法抵消其造成的损失。为何如此糟糕呢?

你常常听到这样的观点,有时甚至是从专家那里听到的:任何人都没有预计这个缓慢的复苏,而且这一点也证明主流经济学是完全错误的。然而,事实上,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经济学家从最开始就预计到经济复苏将会很缓慢。为什么呢?

简单来说,经济衰退层出不穷。有些衰退是人们故意用来抑制经济过热的。例如,美联储紧缩的货币政策造成了1981年到1982年的经济衰退,一时间让利率飙升到近20%。结束这种经济萧条倒是不难:只要美联储意识到我们备受煎熬,它一大发慈悲,利率就会大幅下跌,美国又会充满希望。

然而,“后现代主义式”的经济衰退,例如2001年以及2007年9月的经济下行,反映的是经济泡沫破裂而不是货币紧缩,这很难终结。即使美联储一下子将利率削减为零,仍可能发现无能为力,不能产生大的积极作用。你不要期望会出现1982年到1984年之间的V字型复苏。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注定要遭遇七年的经济衰退。如果美国政府增加公共投资,将更多的资金投向可能用于支出的家庭,经济复苏也许要快得多。不过,奥巴马政府的经济刺激规模太小,时间太短——我们许多人提前就警告过这一情况——从2010年起,共和党人在所有战线上都拼命抵抗,而大家实际上看到的是,政府削减开支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尤其在投资和政府雇员方面。

好了,此时此刻,相信许多读者都在思考他们自己听到的关于所出现的错误截然不同的故事,即保守派将经济复苏缓慢归咎于奥巴马政府态度不好。我们得知,奥巴马总统用华尔街的“肥猫”吓商人,还经常蔑视他们。同时,奥巴马医改也扼杀了就业,是吗?

其实,新的就业数据正是来自这个地方。现在,我们具有足够的数据点,将奥巴马在总统领导下的就业复苏与前总统小布什领导下的就业加以比较。小布什当政期间也经历了一次“后现代式”的经济衰退,但他绝对没有侮辱过“肥猫”。不管你选择哪个措施——尤其比较私营部门的就业率——奥巴马时期的经济复苏都更强、更迅速。并且随着去年医改完全实施,复苏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需要澄清的是,我并不是在说奥巴马时代的经济很成功。我们需要比布什执政时更快的就业增长,原因是经济衰退更加严重,失业率停留在高位的时间太长。不过,我们现在可以充满信心地说,经济复苏缓慢跟所谓奥巴马反商业倾向( 虚假的)没有丝毫关系。复苏缓慢反映出政府瘫痪造成的损害——而这种瘫痪却大大地有利于制造瘫痪的那些人。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