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希腊经济危机可能导致政治动荡
新经学
2014年12月16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2月12日发表专栏文章《希腊经济危机可能导致政治动荡》,指出希腊应对其经济危机的各项政策失败,有可能滑向二次危机,同时选民对激进党派的支持,有可能导致政治动荡。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Greece_2296452b

五年前,希腊爆发了财政危机,然而它产生的副作用至今仍然给欧洲及世界经济造成巨大破坏。不过,我在这里讲的不是你们心里想到的副作用——希腊式“大萧条”的“溢出效应”减弱,并传染给其他的债务国的财政危机。不,希腊危机的真正灾难在于扭曲的经济政策,如同世界各地以为是严肃谨慎的人一股脑地接受了错误的教训。

如今,希腊仿佛再次陷入了危机。我们这次能够接受正确的教训吗?

回想一下上一次发生的事:深挖希腊的痛处,改革经济议题。我突然想到,即使借贷成本是历史新低,政府极力削减开支,甚至面临大面积的失业,我们还是想要过分依赖财政赤字。原因是,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显然我们随时会滑向希腊的境地。2010年,英国首相大卫·卡梅隆(David Cameron)在宣布紧缩政策时说道:“希腊是一个警示信息,让我们得知失去信誉度的国家出现什么情况。”同年,不久担任美国国会财政委员会主席的议员保罗·瑞恩(Paul Ryan)宣布:“我们正在走向希腊的道路。”

事实上,英国和美国现在与以前皆与希腊没有共同之外,他们均是以本国货币进行借贷。以另一种方式想像一下2010年:年复一年的低利率和低通胀总能让你信服吧!另外,希腊的经历以及其他陷入强硬政策的国家也能让你相信——在经济低迷的时候削减开支,这种政策能避免就避免吧。这是真的,拿爱尔兰为例——它已成功地恢复增长,但是它的失业率还是有11%,青年人的失业 率更是成倍。

希腊的灾难很是明显。我看到的一些新闻媒体报道似乎想要表明,希腊已经成为一个装病的逃兵,对当前这种情况需要强硬政策时止步不前。实际上,希腊做出了巨大调整——削减公共就业和补偿,减少社会项目和提升税率。如果你想有了解紧缩的规模,这就好比美国实行了一年超过万亿的削减开支和增税。同时,私营部门的工资水平暴跌。希腊四分之一的劳动力中,有一半的年轻人仍然失业。

同时,债入水平恶化之极,而公共债务与GDP的比率创新高——主要是因为GDP下降而非债务增加——还有大型私有部门的债务问题,这些都是通胀和经济衰退造成的。不过,仍然有一些积极的方面:随着旅游业的复兴,经济略有增长。但总的来说,这几年的危机所得到了的回报极低。

有鉴于此,最显著的是希腊公众愿意承担,愿意接受政治机构所声称的这是复苏过程中的必然要经历的痛苦。而前几天激怒欧洲的消息是希腊已经达到了极限。具体的细节很复杂,但基本上是希腊当前政府正在试图上演绝望的政治剧,拖延大选。如果失败,大选可能的赢家就会变成Syriza——一个要求重新谈判紧缩计划的左翼党派。这可能造成与德国对峙,甚至退出欧元区。

在此,重点在于这不仅仅在于希腊疯狂如海勒斯(希腊的代名词),还在于它会不再买账。看看法国,反移民的民族阵线党(National Front)的领导人勒庞(Marine Le Pen)所得选票超过主流的左右翼党派。看看意大利,有一半的选民支持北部联盟(Northern League)和五星行动(Five Star Movement)这样的激进党派。看看英国,反移民政治家和苏格兰独立者都威胁着政治秩序。

一旦这些党派掌权,都是十分恐怖的,除了Syriza相比之下较为温柔。不过,他们的兴起是有原因的。社会精英们根据其所谓的专业知识以及出于当做之事的理解而获得执政权利——然后证明,实际上,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同时,他们在意识形态上过于顽固,不愿意吸取教训。

我不知道希腊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是,相比于许多人从其特殊的财政灾难所学到了不实教训,其政治动荡所带来的真正教训才更为重要。 

译者:谭源星本文发表于2014年12月13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