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欧洲真的是要拆分谷歌吗?
新经学
2014年12月17日

20141129_LDP001_0

据消息称,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将在11月27日对一项决议进行投票。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人们知道欧洲议会瞄准的是美国互联网巨头。一份草案呼吁“不在其他商业服务中绑定搜索引擎”,保证欧洲企业和消费者能有平等竞争或消费的余地。这是欧洲对谷歌不满情绪的新一轮大爆发。

前欧盟竞争委员会专员(European Competition Commissioner)华金·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在2014年调解了过一系列和解协议,要求谷歌在页面搜索结果中给竞争对手以及对手提供的购物服务、地图服务给出更多让步。不过,欧洲议会议员(MEP)意图其接任者玛格丽特·薇丝塔格(Margrethe Vestager)采取更加坚决的措施。因此,拆分谷歌公司的呼声响亮。

事实上,欧洲议会无权施加此种威胁,但此次决议涉及到美韩等国政治家提出的质疑以及提出的有关个人隐私、工业政策等各种问题。为何对谷歌等互联网公司充满担忧?

谁在担心谷歌?

谷歌分别占据美国和欧洲多数国家网络搜索市场68%90%多的市场份额。与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一样,谷歌通过网络的影响力收益,通过服务的流行度吸引更多的用户,自身滚动发展。谷歌采集的信息数量超过所有企业,并在数据挖掘方面独树一帜。一旦人们使用谷歌的搜索引擎(以及电子邮件、地图和电子存储),就很难选用其他的。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小型广告商身上。 

谷歌明显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但其是否滥用这种地位又是另一回事了。人们常指责谷歌在搜索结果中偏向显示自己提供的服务,这样其他广告商难以通过各种网络平台广告做宣传。人们同样指责谷歌直接在一些搜索页面上显示结果而不是引导用户进入其他页面。但是,谷歌的这些行为与微软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末有计划地打击网景浏览器(Netscape)又有不同:谷歌的电子邮件没有提及“斩断”竞争者的“供应”(即用户)。而且,一些功能虽打击了竞争对手,却给有利于消费者。谷歌直接向用户提供航班信息、字典定义或地图,节省了他们的时间。虽然广告商为点击率支付高额费用,使用者却免费得到了谷歌提供的服务,就像水管工、花店老板付费后才得以出现在黄页(Yellow Pages)上,用户则免费得到这些信息,也好比夜总会收取男性昂贵的入场费但允许女性免费入场。

因此,政府对网络垄断的管理比实体垄断更为宽松,此外还有些具有说服力的理由。首先,数字领域门槛低,在网上发行产品或服务再容易不过了:想想手机图片分享社区Instagram,跨平台短信应用程序WhatsApp和“超级企业沟通”应用Slack的迅速流行就知道了。建设实体基础设施则十分昂贵(问问电信或能源企业就知道了)。由此,现实世界的竞争反而减小了(但更需要监管)。诚然,大公司常常可以收购短时间内取得成功的新对手(Facebook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谷歌则收购众包地图应用Waze和Apture等)。但是,此类收购反而鼓舞更多的创业企业的诞生,理所当然地带来了更多的竞争。   

其次,放弃使用谷歌等网络巨头并非无成本,但这些网络巨头并未跟微软的操作系统Windows一样垄断客户源。网络影响力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不会永久处于优势:想想聚友(MySpace)人气的下降,近期社交服务Orkut——曾是巴西国内谷歌上最常用的社交网络——人气的下降也是如此。它们两者都被Facebook抢走了人气,而Facebook自身也受到新一批信息应用的威胁。

最后,近几十年总结的教训是:技术垄断者(如主机领域的BM或电脑操作系统行业里的微软)或许会垄断一段时间,但是当它们难以与时俱进时,就会被超越;或是在新技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大市场时,就得面对新对手。Facebook正在侵蚀谷歌的广告收入。尽管谷歌的移动平台Android取得成功,智能手机的兴趣起或将给谷歌带来挑战:用户在手机软件上花的时间远远多于电脑网络,当其他公司利用开放的资源建立自己的移动平台时,谷歌就会逐渐失去Android市场。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所有的IT周期里一直保持霸主地位。一些垄断者——如微软和IBM——有时能在一个特定的时期里能通过特许经营权获利。但是,他们所建立起的王国最终只是更为庞大的疆域中的一小部分。

应反省自己

欧洲议会对谷歌不满是出于两个方面的担忧,其中一个较为重要,但欧洲议会却掩盖了这两个目的。美国的一些政治人物指出,保护欧洲公司是这种不满情绪的内因。阿克塞尔•施普林格(Axel Springer) 和布尔达媒体集团(Hubert Burda Media)是德国的媒体巨头,是反对谷歌的呼声最大的其中两家企业。欧洲领导人应该反问自己,为何自己的大陆无法出现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而不是攻击成功的美国企业。比起保护本地公司,开放欧洲的数字服务市场更能产生这样的成功公司。

另外一个正当的理由则是担忧隐私泄露。限制谷歌和Facebook使用个人数据是正确的:例如,谷歌和Facebook的服务应默认设置保护个人隐私,这样,意图收集个人信息的企业只能要求用户有选择性地填写。欧洲政治家比美国的更关注个人信息隐私问题。但是,要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得规范企业的行为,而不是限制其的市场力量。一些欧洲政治家们的一些更为清晰的思考能惠及欧洲人。

译者:黄奕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