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华尔街的复仇
新经学
2014年12月19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2月15日发表专栏文章《华尔街的复仇》,指出美国国会正在成为华尔街的爪牙,成为华尔街报复奥巴马金融改革的工具。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images

2010年对华尔街来说是“奥巴马肆虐”的一年,金融大亨们对奥巴马有关一些银行家参与引发金融危机的说法大为愤怒。当然,他们也对多德-弗兰克(Dodd-Frank )金融改革案表示愤怒,因为这项改革为限制了他们的投机交易。

这些“宇宙的巨人”(the Masters of the Universe)成为了一群哀诉者。可是,这些人拥有战争资本,现在他们为自己买下了国会。

在谈具体事情之前,我们先说说巨额金融方面正在发生的政治变化。

大多数的利益集团都有坚定忠贞的政治忠诚度。例如,煤炭行业一直将其大量政治捐款捐给共和党人,而教师联盟则给民主党人捐款。你可以认为华尔街支持的是急于给富人减税的共和党。然而,事实上,证券和投资业——也许受到纽约社会自由主义的影响,也许认识到在民主党执政白宫时股票趋势会更好——在历史上对两党的支持不相上下。

但是,“奥巴马愤怒”运动(Obama rage)伊始,一切都改变了。2012年,华尔街全面支持米特·罗姆尼(Mitt Romey),今年又重金投给共和党人。这种投资的首批回报开始变现。上周,美国国会通过了议案,为美国政府拨款,使它能过一新年,而这份议案中包括撤销2010年金融改革的一项规定。

实际上,撤销规定的行为的意义重大,但不会对改革造成致命打击。可是,这种做法完全是不可原谅的。美国国会多数党披露了自己的议程——所有一切都是奖赏行坏事者。

因此,我们谈谈这项撤销的规定。金融改革的目标之一就是禁止银行用储户的资金承担重大风险。为什么呢?银行储蓄金是受保护的,不能出现亏损,这样就产生一种“道德危险”(moral hazard)问题:如果银行随意用储蓄资金做赌注,他们玩的就是一种“赢了我们获利,输了纳税人买单”的游戏。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积蓄贷款机构放松管制后发生的情况。

多德·弗兰克法试图通过各种方式限制这种“道德风险”,其中包括禁止投保机构从事异形证券(exotic seurities)交易。这类交易在金融危机中起了严重的破坏作用。现在国会撤销的正是这一规定。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金融改革毁灭了。事实上,我认为对投保银行的监管是细枝末节,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主要是由雷曼兄弟和AIG等非投保机构引发。金融改革的真正重要部分涉及保护消费者以及提高监管机构的能力,不仅要监管“系统性重要的”金融机构(并不一定是传统银行),而且在危机发生时要强迫这些机构破产清算。

即便如此,美国国会的作法仍然很蛮横无理——意识形态有分歧的双方都应达成一致。毕竟,即使你(无视历史教训)相信金融机构应该得到信任,能自行监管,即使你相信荒诞的错误说法——只说不做的自由主义者要求银行向穷人,特别是少数民族的借款人提供贷款,由此引发金融危机,你都应该反对华尔街拿政府的担保资金从事赌博活动。现在出现问题的并不是自由市场经济,而是十足的权贵资本主义。

果然,实际上是花旗银行编写了放松管制的规定,塞进了拨款法案。

需要再次说明的是,国会撤销金融改革规定的行为不是决定性的。但是,这一行动显然是撤销金融改革大部分内容(如果不是全部的话)战役的开头炮。如果你想知道谁在未来战争中的立场,可以顺跟着金钱的方向找找:华尔街将钱大部分捐给共和党是有原因的。

没错,过去几天里,大多数政治头条都是有关民主党党内分歧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督促否诀白宫要求通过的一项拨款法案。不过,这种主要是策略上的分歧,实际上,几乎几个民主党人会相信推翻多德·弗兰克法的做法是个好主意。

与此同时,没有发现共和党人对推翻金融改革表示出大的保留意见。有时你会听到茶党会像反对救助穷人一样反对救助银行家的说法,但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对华尔街所谓的敌对态度会对共和党的首要议程产生影响。

因此,那些曾让经济陷入瘫痪的人现在正在找机会东山再起。还有,他们那些有权有势的盟友正在全力以赴企图实现华尔街的理想。

译者:谭源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