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伍夫·马丁:公共财政争论为英国未来发展定调
新经学
2014年12月20日

100258jnsppupcissys8pz

上周的英国财政大臣的“秋季财政报告”(Autumn Statement)标志着英国2015年5月的大选的选战开始拉开帷幕。保守党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清楚地表明了他的观点。工党领袖艾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于本周发出回应。这两党的差别在哪儿?两党实现承诺的机会又在哪儿?

先说第二个问题。迄今为止,经济上最大的不确定性就在于生产力问题。英国预算责任局(the 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指出,自2008年以来,生产力平均每年仅增长0.5%。如果它始终保持在这种低水平,那么在2016-2017年,经济增长可能降至1%,而后,在经济达到充分就业的水平时,增长率会更低。不过,如果生产力在长期低迷后突然暴增,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扩大到每年4%。鉴于这些不确定性,我们也不知道经济和财政会出现哪些状况。

政治上的不确定性也没更引人注目。两个主要政党错失收买选民的机会,都不可能彻底胜出。YouGov的调查结果表明,其它政党的总支持率超过了对保守党和工党的单一支持率。苏格兰国家党(the Scottish National )在威斯敏斯特议会的席位甚至可能超过40个。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一个执政联盟或一个少数派政府。很长一段时间,英国都是一个沉闷稳定的民主国家。它现在仍然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却不沉闷了。

尽管如此,两大政党的财政政策选择会影响竞选活动以及对新一届政府选取定调。政策制订者们得做出两个大决定:第一,实现财政平衡和公共债务的目标;第二,平衡增税和减少支出的关系。

在这两点上,保守党的计划非常明确,值得肯定。这些计划表明,希望2019-2020年的财政盈余达到GDP的1%,与今年5%的赤字形成对比(2009-2010年的赤字为10.2%)。这样将会限制支出,预计从今年GDP的40.5%(2009-2010是45.3%)下降到2019-2020年的35.2%——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的最低值。同时,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将会上升,从GDP的35.5%提高到36.2%。如果这些计划能够落实,那么将会在英国大部分地方实行,和今天美国的“无所不能的政府”如出一辙。这些计划是激进的,这是必然的。

米利班德的声明则没有那么明显。不过,工党承诺使当前的财政预算盈余(投资支出除外)。预算责任局预测,到2019-2020年时,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支出占GDP的比例将高出工党计划的2%,达到37.5%。因此,削减开支将达到3%,超过保守党的5%。工党也会将会削减开支,但实际上会少些。

谁的财政目标最有意义?正常情况下,平衡当前预算才是更好的选择。尤其是政府长期借贷的利率接近零的时候。相反的观念认为,公共部门的净债务过高,达到了GDP的80%。因此,贸易顺差将在30年代中期将债务率降低到30%,平衡当前预算只能降低到60%。

然而,这不是最后唯一的选择。奥斯本进一步大幅削减支出的计划在不削弱公共服务的能力、不转移公众期望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实现的。迄今为止也没有大型的政治反弹来反驳这一观点。

此外,奥斯本的计划也影响到其他地区的收支平衡。预算办公室预测,家庭收入将在2019年的时候达到历史最大的金融赤字——GDP的3.1%,然而家庭债务和收入的比率则会达到巅峰。这是令人担忧的。

在下一届议会中实现整体财政盈余的目标并不具有压倒性。为投资增加更多的债务也很有价值,尽管当前预算应该是盈余的。进一步说来,如果目标是实现整体盈余,那么就应该增加税收。否则,过多的成本会落到最弱势的群体身上。重要问题在于英国如何实施审慎的财政政策。同样的问题是谁来承担这种成本。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