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输家才会去征服
新经学
2014年12月30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2月21日发表专栏文章《输家才会去征服》,指出现代战争并不能让胜利的征服者的获得财富,反而有可能失去财富。兼并了克里米亚的俄罗斯目前正面临如此的困境。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Russian President Putin during his meeting with Armenian President Sarksyan in Yerevan

一百多年前,英国记者及政治家诺尔曼·安吉尔(The Great Illusion)出版了名为《大幻觉》的书,认为征服的时代已经或者至少应该结束了。他没有预言战争会结束,但却认为以征服为目的的战争没有任何意义——现代战争不仅会让失败者贫穷,也会让胜利者贫穷。

安吉尔说的没错,但从中汲取教训显然很困难。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肯定没有从中汲取点儿什么,我们的新保守主义者也没有。这些人(新保守主义者)对普京的嫉妒表明他们从伊拉克溃败中没有汲取任何教训。

安吉尔的道理很简单:掠夺不再是过去那样。你不能像古罗马对待被征服的省那样对待现代社会,否则你将夺取的财富就会遭殃。与此同时,以中断贸易和金融联系为砝码的战争或战争威胁,它们造成的成本远远超过了维持和部署军队的直接花费。即便你赢了,战争仍会让你更为贫穷,更为虚弱。

 

安吉尔定律的例外实际上可以证明其正确性。世界上仍有为了一已之私利和发财而发动战争的恶棍,但是这些恶棍始终将可开采原材料产之地作为唯一财富的真正来源,并为此发动战争。让中非共和国四分五裂的团伙是为了钻石和偷猎象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声称上各建立新的伊斯兰宗教国家,然而,到目前为止,他们却几乎一直在抢占油田。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位列全球第四的战争贩子能这么干,对于处于美国,甚至是俄罗斯这种水平的国家来说,是在自掘坟墓。我们看看普京所谓的成功——夺取克里米亚:俄罗斯轻而易举地吞并了这个半岛,但从这场胜利获得到的却是一个衰退的经济体,而且这个经济体根本没有能力做出贡献,反倒需要高昂的援助。与此同时,在石油价格大跌之前,针对俄罗斯的外国投资和借贷就几近崩盘,进而将原本就惨淡的局势转变成全面的金融危机。

这里有两个重要问题。首先,普京为可要如此愚蠢?其二,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有意见领袖对普京的愚蠢行为印象深刻,并感到羡慕。

如果你知道普京的背景,那么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就十分明显。记住,他是个前克格勃(KGB)——也就是说,他性格形成的时期是一位职业恶棍。他只知道暴力或暴力威胁,辅以贿赂和腐败。多年来,他没有学习其它任何东西的动机:高油价让俄国富裕;与泡沫期间执政的所有人一样,他确信无疑,成功全是他自己的功劳。我想,几天前他可能才认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在21世纪该如何作为。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就更复杂了,不过,我们不要忘记是怎样入侵伊拉克的。它并不是针对9.11事件采取反应措施,也不是针对有高度危胁证据的反应措施。相反,这是一场有意选择的战争,目的就是为了显示美国的实力,同时也是急于开战的新保守主义者想要印证全系列战争概念。还记得不记得“大家都想去巴格达。真正的男人要去德黑兰”的叫嚣之声吗?  

问题在于,在美国国内存在一股依然强大的政治势力,他们信奉征服有利可图的观点,并认为一般情况下,要强大就必须采取强硬手段,让别人害怕。顺便说一下,有一种怀疑,就是这种错误的实力观正是战争发动者让拷打成为司空见惯的原因——与其说是为了结果,倒不如说为了显示为所欲为的能力。

当占领伊拉克变成一场血腥的惨败时,新保守主义者的梦想受到打击,但他们并没有汲取教训。(近年来,谁又汲取了教训呢?)因此,他们对俄罗斯的冒险行为既羡慕又嫉恨。他们可以声称俄罗斯的进攻让他们感到震惊,认为“你们称为领袖的”普京正在挑战奥巴马先生的理智。然而,真正让他们感到烦恼的是,普京过着他们自己一直想像的日子。

然而,真相是战争绝对是无利可图的。伊拉克的冒险行为最终削弱了美国在世界的地位,直接成本有8000多亿美元,间接成本则更高。美国是一个真正的超级大国,因此我们可以消化这些损失——但假如这些“真正的男人”有机会对其它目标采取行动,可能发生什么样的情况,这一点真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像俄罗斯这样金融脆弱的石油经济体根本没有同样的实力去重复这种错误。

我不知道普京政权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但普京给了我们大家一个很有价值的教训。别要理会“震慑与恐吓”:在现代世界,输家才会去征服。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