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劳伦斯•萨默斯:让我们为碳排放合理定价
新经学
2015年01月06日

carbon-tax-1

碳税一直备受关注。由于最近的石油以及相关能源价格下跌,碳税问题声嚣尘上。碳税规模和收取方式等问题,尚有讨论的空间。但毫无疑问的是,从目前碳排放零税率的情况来看,增加税收是可取的。

税收的核心是要找到使用碳基燃料的人,或是未承担其所有行为成本的产品。碳排放加剧了全球气候变化。在许多情况下,碳排入对当地环境造成的污染会直接危害人体健康。消除地面上的化石燃料涉及事故风险和环境挑战。即使美国大幅增加石油产量,它仍然是一个石油净进口国,因此,石油消费增加提高了我们对中东地区石油出口国的依赖。

当我们驾驶汽车、为家供暖或是通过更为间接的方式使用化石燃料时,我们并没有为自己的这些所有消耗付出代价。随之而来的是我们过度消耗这些燃料。这不是政府计划的观点——这是市场逻辑:免费就会造成滥用。即使这类税收对政府是不必要或是无用的,但通过碳税以及向社会退税,能让经济更好地发挥其功能。

虽然最近能源价格的下跌是一件好事,这全面提高了美国人的收入,但也加剧了能源过度消耗的问题。因此,这倒也增加了征收碳税的益处。

在另一方面,有人担心提高碳税将会加重一些中低收入消费者的负担。例如,那些需要长途开车去上班或家庭供暖费很贵的人会有更重的负担,这并不公平。现在,那些群体能能源价格下跌中获得意外之财,因此,而相较于六个月之前的能源价格,现在有可能对这些人应征税。例如,每加仑汽油的价格已下跌超过1美元。按每吨25美元的碳税计算,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税收总规模将会达到一万亿美元,而这也只会让汽油价格上涨25美分。

一些人担心,对化石燃料征税会打击美国工业的竞争力并鼓励离岸外包。事实上,一个精心设计的税收会向所有含碳的进口产品征税,即便这些产品的生产国不征收碳税。美国应该坚持其税收是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这一税收的优点是鼓励其他国家为避免受到美国征税而自己征收碳税,进而能支持减少全球气候变化的努力。

美国征收碳税会有助于以另其他的方式来抵抗全球气候变化。这会是在2015年下半年在巴黎全球气候峰会前具有标志意义的重要一步。这会让争论协调的措施转向提高碳使用成本,还可以避免欧盟等地区复杂的碳排放总量管制与交易制度,因为这种制度已证明远比预期的更加困难。

多大规模的征税是合理的?在这个问题上,做的少比做的多危险。一旦接受了征税的原则,其水平应是可调节的。每吨25美元的碳税能实现1000多亿美元税收,这看起来是一个合理的起点。

那么,应该如何使用这些收益?这看起来比达成有关征税原则的一致意见更为重要。我倾向于将收益分为基础建设投资和工作税收抵免两个部分。每年在基础设施方面多投入500亿美元,将有效填补美国在该领域的投资缺口。同样地,工作税收抵免将会大幅增加劳务所得收入抵免,减少工资税,或者两者并举。

由于碳税是动员人们抵抗气候变化的重要一步,那些关心气候变化的激进人士应该会集会支持它;坚信市场调节力量的保守派们也会出于市场原则的考虑而赞同它;希望美国能领导能源和气候等全球重要问题的美国人也会成为碳税的先锋盾。现在正是时候。

译者:吴元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