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希腊政局不稳引发退出欧元区担忧
新经学
2015年01月09日

GREECE-articleLarge

激烈的希腊竞选活动再次引发人们对于该国脱离欧元区的担忧,而欧盟则正对希腊采取愈加强硬的手段,声称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但不会不惜代价。

近日,德国、法国和欧盟时均发出各种警告,让欧盟和欧元区经济最困难国家希腊之间酝酿的又一场高风险的较量激化。

2012年希腊严重的政治危机过后,欧盟领导人花了大量时间用于建立重重防火墙,阻止此前影响整个欧洲大陆的金融危机的蔓延。他们发出的严厉声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们的信心,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也不会分崩离析。

不过,此次希腊的政局骚动显示其对金融市场的潜在破坏力,不合时宜地向长期累积的外部因素火上浇油,增加了人们的紧张情绪,造成欧元兑美元汇率在1月5日触及九年新低。

在1月25日的大选中,极左翼联盟Syriza首脑阿莱克斯Ÿ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会以微弱优势领跑,这显然让欧盟和国际市场感到不安。

尽管齐普拉斯明确表示,他希望希腊仍留在欧元区,但他也表明拒绝偿还部分国际债务,推翻希腊的国际债权人所要求的紧缩政策,并与其重新谈判,修改为希腊带来巨额救助的协议。

若随了齐普拉斯之意,那希腊的债权人和欧洲纳税人就有可能要损失数十百亿计美元,特别是在不确定性导致金融市场紧张的情况下。

这种可能性再次向欧盟领导人提出一个根本问题:为留住希腊,他们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目前来看,欧盟领导人们的回答是采取强硬措施,主张紧缩的德国尤为如此。

1月5日,德国经济部长西格玛尔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称,过去几年,欧洲经济有所恢复,他们不会接受这种稳定性遭到破坏。

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报纸《汉诺威广讯报》(Hannoversche Allgemeine)采访时说道:“我们不怕敲诈勒索。不管谁人组阁,我们都希望他们能遵守希腊与欧盟之前所制订的协议。”

此前一周,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警告希腊不要偏离目前的经济改革政策。他说道:“如果希腊反其道行之,局面就会很棘手。新政府都必须严格遵守前届政府达成的协议。”

《明镜》杂志(Der Spiegel)周末发布的一篇报道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朔伊布勒(Schäuble)认为,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重新使用本国货币,欧元区也足以应付。但看到目前很微妙的形势,德国官员很快在5日就对此予以否认。

德国政府发言人否认为已为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制订了应急计划,并坚持认为德国仍希望希腊是欧元区成员。

同样,欧盟官方在5日也强调欧元区的成员身份是“不可变更的”,但他们并没有明确表示,大选之后的希腊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重新谈判救助协议。

“欧元会一直存在,”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安妮卡·布莱德塔特(Annika Breidthardt)说道。

比利时前首相,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自由派领袖居伊·伏思达(Guy Verhofstadt)表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想法“很无理”,这不仅是因为大部分希腊人不想离开欧元区,也因为欧洲纳税人将会不幸损失希腊欠他们的数以十亿计的欧元。

“与其讨论希腊退欧的可能性,还不如重点解决希腊等国面临的投资问题。”伏斯达说道。

法国总统弗朗西斯·奥朗德5日在巴黎接受法国电台采访时表示,尽管希腊人“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自由”,但“某些协议已达成,就一定要遵守”。

2012年全国选举中,齐普拉斯威胁要撕毁希腊救助协议,拒不偿还债务,而现在他已经缓和了当时的激烈言辞,坚称自己不希望希腊离开欧元区。

然而,在周末的一次竞选演讲中,齐普拉斯称自己的党派将在对国际援助协议重新谈判时,确保取销希腊的大部分债务,并且,他还重申了一些计划,用以推翻援助方要求的紧缩政策,。

“紧缩政策既不合理,又破坏性很大,”他说。“为了偿还债务,需要进行大胆重组。”

很多希腊人指责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实施严厉的紧缩计划,加重了经济衰退。在5日,萨马拉斯开始了连任竞选活动。他郑重警告称,如果奇普拉斯获胜,希腊就会出现债务违约,并退出欧元区。

奇普拉斯鄙夷萨马拉斯的说法,认为这只是一种恐吓策略。但是,大多数欧洲国家政府仍然更倾向与萨马拉斯打交道,因为他监督实施了希腊债权人要求的很多改革,取得了缓慢但稳定的成效,但他也付出了政治代价,引起希腊民愤,因为人们认为紧缩政策毁掉了他们的生活。

萨马拉斯也改善了希腊整体的财务状况,使得希腊在2014年能够重新在国际金融市场借贷,这是继2012年来的头一次。

萨马拉斯的任期本应在2016年结束。早先他预测,在经历了五年经济衰退的折磨,失业率高达25%之后,希腊的经济在2015年会小幅增长。但是,萨马拉斯坚称,如果极左翼联盟Syriza在提前大选中获胜,那么希腊取得的成就就会半途而废。

希腊商企业表示,由于这种不确定性,外国投资已经终止。同时,在过去几周,数十亿市值欧元在雅典证券交易市场蒸发。

在希腊全国怀的政治民调中,齐普拉斯继续领先萨马拉斯约三个百分点,但这并不完全能确保极左翼联盟Syriza在希腊议会能获得足够的多数派席位。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齐普拉斯就将不得不组建一个脆弱的联合政府。他兑现竞选承诺的能力就会受到质疑。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经济学家分析,近20%的希腊选民表示尚未决定在1月25的大选上支持谁。5日,希腊前总理乔治·A·帕潘德里欧(George A. Papandreou)组建了一个新政党,有可能会夺走极左翼联盟的部分选票,更是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尽管如此,大部分观察人士预计,在齐普拉斯任期内,希腊仍会留在欧元区,并且在一段时间的混乱后,新政府将与它的欧洲债权人达成协议。毕竟,如果希腊重新启用德拉马克,整个国家极可能面临新的经济动荡,这是希腊无法承受的。

德国商业银行的经济学家约尔格·克雷默(Jörg Krämer)和克里斯托弗·韦尔(Christoph Weil)表示,对于德国和其他国家来说,防止希腊退欧仍然是有益的,原因是欧洲纳税人的数十亿的欧元可能会随希腊退欧化为乌有,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会遭到强烈谴责,给他们带来政治风险。

他们说道:“从政治上来说,与希腊重新谈判,做出一些妥协会更容易些,尽管这很差劲,但这能让领导人们继续活在幻想中——未来某天,希腊将会偿还贷款。”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