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劳伦斯•萨默斯:中产阶级再迎曙光
新经学
2015年01月26日

middle class

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具挑战的经济问题与一个群体息息相关,但在达沃斯峰会上,却鲜有人代表他们利益。他们就是世界工业化国家的中产阶层。
对工业化民主国家的成功而言,没有什么比不断提高工薪阶级的收入和生活水平更重要。我和埃德•鲍尔斯(ED Balls)共同担任主持的包容性繁荣委员会(Prosperity Commission)在一份报告中做出这样的结论。

在关注全球金融、地缘政治以及帮助全球贫困人口的道德责任的同时,我们不该忽视一个事实:如果政策不发生实质性改变,中产阶层的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首先、作为收入增长的必要条件,经济增长却受到长期经济停滞和通货紧缩的威胁。2014年,美国随着经济增长加速、量化宽松政策结束以及收紧货币政策,要调高利率。日本开始再次提升价格水平会。在欧洲要继续推进改革,实现经济恢复。

但事实上,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100基点,德国和日本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仅为上一年的一半。在众多经济大国,短期利率为负值,政府的债权人被迫为此买单。利率如此之低表明储蓄相对于投资长期过剩,让欧洲和日本的货币政策失效的情况可能持续下去,同时,这种情况可能在美国再次出现。全球的市场指标都表明,未来10年通胀水平将远低于目标。

通过央行出台紧急措施促进经济发展的作法已不是很有效。需求过剩、通货膨胀、过度放贷以及货币紧缩的要求应是无需在制订政策时考虑。各大央行还应该继续发挥作用,但要更该采取协调性和实质性措施,提振公共和私人投资。

第二、在当前政策路径下,我们无法保证经济持续增长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美国常常被视为榜样,且以世界标准来看,美国经济确实表现出色。过去5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约为11%。其中,按标准的经济核算,其中大约8%可视为周期性增长,源于失业率的下降。也就是说,5年之中仅有3%的增长源自经济实力的提升。即使是在美国经济复苏之后,美国25到54岁的男性中失业人口的比例也超过日本、法国、德国和英国。

除去需求因素,在成年人口日渐萎缩和老龄化的欧洲和日本,增长前景更加糟糕,经济活力正在衰退。过去7年对工业化经济体发展潜力的估算大幅下降,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近年来的经济不景气。从很多方面来说,经济的强劲增长会使扩大投资,让劳动者获得经验等等,这使它成为促进未来增长的最佳结构性政策。不过,我们仍需采取更多措施。

第三、如果要使中产阶级获益,经济繁荣应更具包容性,但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这一点还不能保证。如果美国现在的收入分配状况与1979年一样,那么占总人口80%的民众的财富应比现在多1万亿美元,即每个家庭比现在多1.1万美元收入。占总人口1%的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富人的财富则比现在少1万亿美元,或者每个家庭比现在少75万美元。如果人们继续将国际一体化和合作视为导致国内分化的罪魁祸首,仅仅让流动的全球精英群体受益,国际一体化和合作将难以为继。

经济领域的国际合作重心必须转移。在贸易和投资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而在税收和监管等领域的预防逐底竞争方面,却鲜有成效。只有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才有可能保持累进税制,实现有效的监管保护。同时,只有普通民众感受到经济全球化的好处,经济发展的形势才会越来越好。

长期性经济停滞、通货膨胀、经济增长潜在的放缓趋势以及贫富不均的扩大,这三个问题确实困扰着我们,但它们并不是我们听任命运的理由。

许多国家的经历表明,持续提升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是可以实现的。但它需要我们的精英认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并为此而努力。这一定会成为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关注的焦点。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