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欧美经济冰火两重天
新经学
2015年02月06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月22日发表专栏文章《欧美经济冰火两重天》,分析了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危机的特点,并在总结美国的成功经验的同时,评论欧洲在处理经济危机时的错误做法与理念。 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Broken-Euro

美国与欧洲国家有很多共通之处:它们是多文化民主国家,非常富裕,拥有全球通用的货币。同样,它们都很不幸地在2000年到2007年经历了严重的房地产和信贷泡沫,并在泡沫破碎时承受了痛苦的经济衰退。

不过,从那以后,大西洋两岸国家的政策就开始截然不同了。在其中的一个庞大经济体中,政府恪守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的美德,竭尽全力努力平衡预算,同时保持对通货膨胀的警惕。而另一个经济体就并非如此。

这两种不同的态度是两大经济体现在走上不同道路的主因。持鼓励消费态度并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美国正稳步复苏——这是奥巴马总统在其充满斗志的国情咨文演讲中所反映的现实情况。同时,讲究道德的欧洲却在日益严重的通货紧缩泥潭中陷得更深;大家都希望1月22日宣布的新货币措施能够打破这种恶性循环,但事实上,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认为这种措施足以应对困境。

美国经济方面:现在美国经济不在快速上升期,更不用提克林顿时代所实现的那种经济繁荣。经济复苏本来可以并且应该来的更快,而目前美国家庭收入仍低于危机前水平。尽管在公众讨论中,人们永远不会得知,但经济学家中形成的共识却是2009年到2010年奥巴马的经济刺激计划限制了金融危机造成的破坏范围,然而,此刺激计划规模太小,退出太快。尽管如此,将两年里美国的经济表现与所有那些共和党人的经济末日预测相比较,不难看出奥巴马先生为何有点洋洋得意了。

另一方面,欧洲,或者更准确地说由18个统一货币国家组成的欧元区几乎是步步皆错。在财政政策方面,欧洲从未实施大的经济刺激计划,而是迅速地转向财政紧缩——削减开支,实施小范围的增税——尽管失业率居高不下。在货币政策方面,官员们与想象中的通货膨胀威胁进行奋战,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真正的威胁是通货紧缩。

为什么会造成如此严重的错误?

在某种程度上,欧洲转向紧缩政策反映出制度上的缺陷:在美国,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食品救济券等联邦项目可以帮助支持如佛罗里达州(Florida)这样出现严重房地产萧条的地方,而陷入类似困境的西班牙等欧洲国家却只能依靠自己。不过,欧洲财政紧缩还反映出其对经济形势做出的任性误诊。与美国一样,在欧洲导致危机发生的不良行为几乎全是私人债务,而非公共债务。希腊是一个例外。然而,德国及欧盟官员却对选择无视责任全在于预算赤字这种说法的证据,同时还对正确地说明在经济不景气情况下大幅削减赤字只会加深经济衰退的证据予以排斥。

与此同时,2011年欧洲央行官员认为需要担忧通货膨胀,并要采取提高利率的措施。尽管当时这种做法是显而易见地愚蠢——整体通货膨胀上升,但潜在通货膨胀的程度过低,而不是过高。

2011年年末,在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担任欧洲央行行长后,货币政策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几乎可以肯定,德拉吉向面临投机性攻击的国家提供流动性的壮举挽救了处于崩溃边缘的欧元。但是,他是否有能力击退多年来错误政策所致的更大范围的通货紧缩,现在还不得而知。此外,德国依然坚决反对任何改善债务国生活的政策,德拉吉的政策受到很大束缚。

可怕的是欧洲经济是因对经济负责任的名义而受到破坏。没错,历史有过这样的时代,在那个时期强硬措施就是减少财政赤字、抵制印刷货币的诱惑。然而,在经济低迷时,顽固于预算平衡惯以及痴迷硬通货却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这不但在短期内伤害了经济,而且可能在欧洲造成长期伤害,破坏经济的发展潜力,将其推入无法逃避的通货紧缩陷阱之中。

这种做法也不是一种无辜的错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热衷财政紧缩的统治者和热衷通货紧缩的资深人士却是自我放纵的。在世界需要更多需求的时候,这些人在感情及政治上怡然自得,只要求别人做出牺牲。他们在面对证明自己错误的证据时都迫不及待地躲在一边。
在未来几年,也许几十年里,欧洲将为自己的自我放纵付出代价。

译者:杨宇辰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