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经济危机笼罩下的美国“鬼城”
新经学
2015年02月11日

091430sfeaappyv5p4icam

图片来源:阿兰那∙塞缪尔斯(Alana Semuels)

2014年,贾宁∙梅尔霍恩(Janeen Milhorn)与丈夫在加利福尼亚郊区的一条静寂的街上买了一幢四居室农场式住宅。这房子地处所在的房地产开发地最远的一个角落,然而,这正是梅尔霍恩(Milhorn)想要的,因为这意味着她有更多的土地,从那还可以看到一片干草地。

可是不久后,开发商买下了那片草地。与之对应的是,在加福尼亚美国西部的许多地区,地产热刺激了投机买卖,使得原有耕地上盖满了房子。2006年,开发商们开始建房子、测绘土地和铺路。他们开始安装路灯、牵电线还用摇滚明星的名字做陆标,如贾格尔路(Jagger Lane)和亨德里克斯车道(Hendrix Drive)。

之后经济萧条,房屋建造停止了。街道、人行道和小区一样都还在那儿没有进展了,到处是红色和黑色的电线杆突兀在地上。只有一些房子完工。在梅尔霍恩(Milhorn)家附近,没有一幢房子是完工的。从她家房子一边的窗户望去,梅尔霍恩(Milhorn)能够看到已开发完的邻区修整一新的草坪和生机勃勃的花园。而从房子另一边的窗子看去,确是另一番景象:路标和路灯杆、毫无生气地立着在地里,房子全无。

很快,那块地开始像个垃圾处理场。杂草丛生、酒瓶一地、购物车满是。到处是丢弃的儿童玩具、废弃的车垫和扔掉的塑料袋。晚上,来自各地的人们会到那扔掉他们的旧床垫或是在那聚会。胡狼和臭鼬也会光顾那里的空地。有时候,梅尔霍恩(Milhorn)倒夜班回家时会看到一只臭鼬坐在她家的院子里。

梅尔霍恩(Milhorn)站在自家前院朝隔壁废弃的开发地望去。有个骑着摩托车的男人加大油门,轰鸣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回荡着的时候。她说道:“这种场景,太让人害怕!”

为了挡住动物,梅尔霍恩(Milhorn)和丈夫在他们地界边上砌起了围墙,可这并不能阻止有人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游荡,在浓密的草丛中聚会。在黑夜里,那个竖起来写着闲人勿进的路障被一名醉驾司机给开车撞倒了。现在,整条空无一人的街道成了赛车手和摩托车手的赛道了。

梅尔霍恩摇摇头说道:“有人在半夜撞进了垃圾堆里,尖叫声在黑夜里盘旋。”

全美各地像这样的半空置楼盘有好几百处。他们是房地产经济繁荣与萧条最显著的标志之一。在经济兴盛时期,这些地区都在规划和铺路,似乎每个人都想在郊区买个房子,也能买得起。但是,当经济急剧下滑时,这些住宅区的许多开发商破产了,房子建造停工了。在一些住宅区里,一些人打电话叫上门服务搬进这些半成品的住宅小区。另一些住宅区,除了马路、人行道和还没被偷走的少数陆标外,整块地空荡荡的、一望无物。索诺兰沙漠研究所(Sonoran Institute)称,(美国)西部的一些村庄,15-33%的住宅区是空置的。

091431vyrvscsfy6yar02m

贾宁·梅尔霍恩家附近的一小路上满是垃圾。图片来源:Alana Semuels

吉姆∙霍尔韦(Jim Holway)在林肯土地政策研究所(Lincoln Institute of Land Policy)一篇有关空置住宅区的报告中写道:“2007年后,房地产泡沫破裂,严重地袭击了该地区的许多地方,遭受侵蚀耕地和空地之间的道路,在农村和郊区的景观里,投机性建房孤零零地兀立着。“如果不改正的话,这将继续影响财政状况、物业价值和受影响群体的生活质量。”

空置的小区会引发野火和污染泛滥,从而使附近的房价贬值。这会使得市政当局可能不得不在没有任何财产税收入预期的情况下,为偏远地区提供安全保障或是帮他们清理积雪,让当地政府增加不必要的开支。

对于如何“解决”这些空置住宅区问题尚不清楚。在经济复苏的情况下,一些住宅区将会完工,其它的住宅区可能会长期维持现状。这对于许多年轻人和想在适合步行的社区、城市环境生活,而不要开车去的新兴地区安家的人来说,这是个尤其现实的问题。

可是,如果路已铺好,或是开发商已经做好基础设施建设的话,很难将空地还原为耕地。试图停止住房建设的当地政府(即使住房需求很少)也会因阻止已获准的土地开发而遭到起诉。

纽约城市大学的建筑学教授简∙威廉姆逊(June Williamson)与他人合作著述了一本名为《重建城郊》(RetrofittingSuburbia)的书。在书中,他这样谈道:“未来住宅区开发规划完备,房产将会升值。土地所有者可能认为缩小郊区住宅区规模将导致未来住宅入住使用的收益减少。”

一些开发商还想出些些创意,将空置住宅区变成成排“麦克豪宅”(McMansions)。

比如,在亚利桑那州的马里科帕(Maricopa),在房地产受追捧时,一个月内签发了600份住宅建造许可令,之后这些房产开发随处可见。如果不是仅仅坐等房产需求回升,该市早在开发商空置的开发地上建一幢天主教教堂了。该教一直想有一幢新的教堂,并且一直在寻找供水和基础设施完备的社区。开发商也在找承接商建造教堂。借力于该市政府重新规划片区,该教堂的建造可以开始动工。

091430gej40ef0ejfd6w2f

这是斯托克顿社区规划的最后一批开发项目。图片来源:阿兰那∙塞缪尔斯(Alana Semuels)

索诺兰沙漠研究所估计,在人口约1.1万的爱达荷州提顿郡,在多个住宅区里,68%的土地未曾开发。当地政府颁布条令,重新规划这些住宅区。一家名为“峡谷溪农场”(Canyon Creek Ranch)的开发公司改变其规划,把原本有350块楼盘的度假区改成有21楼盘的社区项目,并把基础设施建造费用缩减了97%,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城市规划商兼咨询顾问迈克尔∙梅哈菲(Michael Mehaffy)称,最近买了这些烦心房产的客户开始联系他,希望能重新开始建造这些房子。但是,他们想建的房子与原先计划的不一样。

“市场正在转变——人们意识到他们不想生活在这些单调的文化环境里。”他说,“他们希望生活在便捷的服务环境里,能够漫步徜徉、设施便利、邻里和睦。”

梅哈菲(Mehaffy)表示,可是每个区都有代码,这对于改变原来规划建造不一样的房子是个头疼的事。这些开发区里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其它开发区可能有买房的住户认为他们进入郊区,可能反对建造公寓楼或是零售物业。即使他们建造比原来计划规模小的项目,一些已规划好的社区已有相应的水利设施和其它资源他们都不想放弃。

他说:“如果你们像我们一样不仅仅是收拾残局重新建造,还要采取一种更明智的方式建设一个完整的社区,这可能是很困难。”

不过,在一些地方,这种做法还是奏效的。梅哈菲(Mehaffy)和建筑师和城镇设计师劳伦斯∙盖马尔(Lawrence Qamar)一起在华盛顿州沿海一个名为“大洋滨城”的空置住宅区合作。该项目原本是想要打造十几套四层楼高的公寓楼。尽管一栋楼房已经完工,一些单元卖出,但是该项目在经济萧条期间陷入了停滞状态。2012年,一新开发商在拍卖会上购得了产权。

盖马尔(Qamar)说:“他们的规划和开发都很糟糕,假如建成的话,会破坏和影响当地的风景。”

现在,梅哈菲(Mehaffy)和盖马尔(Qamar)有一个新的设想:一个混合型的,可步行式小区,单一的小家庭单幢分离式别墅,拥有零售物业和自行车道。原计划是有500套各户有独立产权的公寓楼,而新计划300个单幢别墅式空间或是“住宅单元”。

盖马尔(Qamar)说:“我们想改变这个空置住宅区,使之成为更类似于风景美丽的乡村。”

再来看贾宁∙梅尔霍恩(Janeen Milhorn)所在的住宅开发区,那儿并没有想建设更适于步行小区的征兆。在佩蒂路(Petty Lane)南路有一些新的房子在建造,在其隔壁的齐伯林路(Zeppelin Lane)和奥兹郡(Ozzy Ct)的一些房子已建好。她表示,可是她们附近那块地属于另一个不同的开发商,他们只是让其闲置着。她和她丈夫试图与当地市政联系看是否他们可以买下该地的一小块,好让他们的院子大点,但是市政不答应。市政方面说,该地最终要建个住宅区。自那以后,梅尔霍恩(Milhorn)只能等了。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