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德国与希腊正在比试胆量
新经学
2015年02月27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2月6日发表专栏文章《德国与希腊正在比试胆量》。他指出,德国的政治家们没有认真希腊新一届政府赢得大选的原因以及其偿还债务的态度,只是一味地通过欧洲央行的施压。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greece debt

2月11日,欧洲央行宣布希腊政府债券不能再作为融资抵押。这一举动更多具有象征性而非实质性。不过,关键时刻显然已来临。

这一关键时刻不只是对希腊而言,也是对整个欧洲而言,尤其是对欧洲央行而言,因为它必须迅速决定要帮助哪一方。

从根本上说,当前情况或许可用如下对话来概括:

德国对希腊说:您那里有银行体系不过。一旦出毛病可真是令人惋惜。

希腊对德国说:噢,真的吗?嗯,我可不愿看到你们光鲜亮丽的欧盟毁于一旦。

或者,表述得更直接一些,德国会强烈要求希腊实行极其严厉的紧缩措施,设法偿清全部债务。倘若希腊拒绝,暗含的威胁是欧洲央行将不再扶持希腊银行。11日的动作似乎有此意味,但实际并非如此。并且,这会对希腊已然糟糕的经济雪上加霜。

但是,对希腊的断粮将会产生巨大风险——不只是对欧洲经济,还有对60年来追求共同繁荣来努力打造和平民主的欧洲这一整盘棋。希腊银行业的倒下或将导致希腊脱离欧元区,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如果某个国家打算放弃欧元,投资者将会担忧欧洲庞大的货币布局会出现逆转。

除此以外,希腊的混乱局面将会刺激糟糕的政治力量。随着欧洲第二次经济大萧条的持续,这股势力正在积聚影响力。希腊新任财政部长在与德国财政部长会面气氛紧张,并在会后毫不犹豫地打起了上世纪30年代的牌。“纳粹主义在希腊正抬起它那张丑陋的面孔。”他指的是现在希腊国会的第三大党,老牌新纳粹政党金色黎明党(Gold Dawn)。

简言之,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对峙局面。这并非是贯常的外交手段;这是胆量的比试,就好比两辆装载炸药的卡车在狭窄的山路中相向高速行进,互不愿意靠边避让。这种情况正发生于欧盟内部。欧盟应当——实际上目前一直都在——推动富有成效的合作。

欧洲怎样才能步入正轨呢?残局又是什么呢?

与众多的危机一样,希腊的新危机在根本上源于政治上的纵容。政治家们讲选民想听之言,做出无法履行的承诺,之后使自己无法面对事实,再做出艰难的、却妄称能够避免的选择。

当然,我会要谈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她的阁僚。

诚然,希腊通过不负责任的借贷使自己陷入麻烦(尽管这种不负责任的借贷源于同样不负责任的贷款)。希腊已为这个不负责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然而,展望未来,希腊能够承担起多少责任?显然,它无法偿清全额债务;只要盘算一下,人人心里都清楚这一点。

遗憾的是,德国政客们从未向其选民进行过解释。相反,他们采取了偷懒的方式:对借贷者的不负责任进行道德说教,声称债务必须全额偿还,对南欧人还是持有不思进取的刻板印象。既然希腊选民最终宣布不会再承担责任,德国官员也只是不断重复老话。

也许德国人设想能重演2010年的事情,彼时欧洲央行威胁终止爱尔兰银行系统的运作强迫其接受了一项紧缩计划。但是,这对一个亲眼见到紧缩政策造成的破坏,并以承诺反紧缩而上台的政府而言,这是不可能奏效的。

此外,仍有理由希望欧洲央行不会独断专行。

欧洲央行的宣布似乎是对严厉惩罚希腊,但实际上不是。因为它为希腊银行留下了真正重要的扶持渠道(毫无疑问的是“紧急流动援助”)。因此,这比任何其它都更令人警醒,这既是对德国的也是对希腊的。

如果德国不对此警醒怎么办?我们希望欧洲央行摆正立场,表明其恰当角色是尽其所能去保卫欧洲经济和民主制度,而非充当德国债务的讨债人。如我所言,现在已到关键时刻。

译者:第十行星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