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企业加入政治党派之争
新经学
2015年03月26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3月6日发表专栏文章《美国企业加入政治党派之争》,指出美国国内的企业通过其捐款越来越多地体参与到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斗争,以获取符合自己利益的政策主导权。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pizza

若你想知道一个政党究竟代表谁的利益,金钱会告诉你。专家们和大众常受到蒙蔽。想当年,乔治·W·布什还是个谦谦君子,克里斯•克里斯蒂还是个通情达理的家伙,愿意与民主党合作,如今呢?然而,那些大打捐款人通常对于他们花出去的钱所换取的东西十分了然。因此,跟着他们的捐款向走,就能让人知晓很多。

在上一次的选举周期,政治捐款起了什么作用呢?不出意外的是,民主党是劳工(或它剩下什么?)和律师党派:因为工会和律师协会是亲民主党的大利益集团。共和党是能源和食品党派:他们在采掘行业和农业经济占据主要经济地位。而且,共和党尤其是一个披萨党派。

对,这是真的。彭博社最近一人篇报道显示,美国的大披萨企业显示出了强烈的,激进的党派倾向。必胜客将其99%的捐款给了共和党。该行业的其他企业则把捐款的大披萨中的相当大一部分捐给了民主党(对不起,没忍住用这个比喻),但总的看来,如今披萨行业的政治倾向很像煤炭和烟草行业。而在,披萨行业的党派倾向在很大的程度上说明了整个美国政治的现状。

在那么多行业里,为何独独披萨成为具有政治分歧的行业呢?能马上联想到的答案是,披萨卷进了营养之争中。美国人在过去半个世纪里,肥胖了不少。人们对于这肥胖的根源争论不休,但不健康的饮食——尤其是快餐——无疑是重要嫌疑对象。据彭博社报道,为了应对来自政府部门和食品活动人士的压力,一些食品企业正努力为人们提供更健康的食物。然而,披萨企业却选择坚持 在食品中添加不必要的芝士的权利。

在营养战争中,这一套说辞并不陌生。披萨行业的游说组织扮演成个人选择和个人责任的捍卫者。 这是全消费者的决定。因此,他们的观点是:由消费者决定吃什么,不需要保姆式的国家来告诉他们吃什么。

这个观点看似很有说服力。但,如若我们看到披萨之争中真正的紧要问题,这个观点就不怎么站得住脚了。没有人提议要禁披萨,事实上,也没人限制成年人应该吃什么。相反,这场争论所涉及的事物是在标签上注明的要求——让消费者根据营养标签信息做出选择——以及学校午餐的营养标签内容,也就是说,不是有责任感的成年人做出对食物的选择,而是为着儿童的利益而做出食物选择。

除此以外,任何与体重作斗争的人——也就是大部分的美国成年人——也是明白的,这一套“自由选择”的轻松说辞空洞得很。明明知道多吃一块披萨很快就会后悔这个道理,但就是十分难以做到身体力行。在营养学中,更多的选择反而是坏事,尽管初始的愿望良好,却往往导致坏的选择。就好像是某些领域情况——如烟草——保姆式政府应该有很多责任。

同样的,饮食也并不单纯只是一个人的选择;肥胖给经济发展造成了很大负担。

不过,你别对这样的争论报以太大希望。首先,秉持自由市场理论的人士不希望他们的教义的遭到致疑。而且,随着大企业的加入,厄普顿·辛克莱原理就会起作用:当一个人靠不明真相赚钱的时候,要他说明真相是不可能的。除此之外,营养行业的党派特征已深入到了文化层面。

在某种程度,在生活方式和党派倾赂性之间有一种很清晰的相关性:胖子多的州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而这老大党(共和党别称)在疾病防控中心所称的“糖尿病带”的各县尤其被看好。这些县大部分在南部,在那些最遭受特定健康问题带来痛苦的地方。无独有偶,这些地方的官员带头反对让学校的午餐更为健康的提议。

从更深的一个层面上讲,健康专家可能会说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饮食方式,并佐以相应的科学证据,但是,共和党所根据的并不是专家、科学或证据。营养政策的辩论带来了一场恶毒的愤怒——大多指向了支持学校午餐改革的米歇尔·奥巴马——如果你一直跟踪气候变化的争论,那这种情况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虽然,披萨的党派倾向性听起来像个笑话,但是这真不是个笑话。这是一个大笔金钱,盲目的意识形态以及大众偏见毒性混杂的案例。这些使得美国的国家治理变得更加艰难。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著名的专栏作家。

译者:邱顺菁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