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希腊赢得了什么
新经学
2015年03月27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2月28日发表专栏文章《希腊赢得了什么》,指出希腊与债权国的谈判成功让整个欧洲喘了一口气,同时希腊新政府也能借机结束紧缩政策的恶性循环。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A statue of Greek philosopher Plato is seen in central Athens

希腊新政府出现人意料地在二月末与债权国达成协议。希腊就计划如何满足这些协议增加了一些细节。那么,这事是怎么实现呢?

当然,你若相信此前几天新闻报道和评论,就会认为那是一场灾难——这是希腊新执政的激进左翼联盟的一次“投降”。显然,执政联盟内部一些派系也这样认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相反,尽管希腊仍将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却出色地完成了谈判。希腊良好的表现帮了欧洲其它国家的忙。

想要了解发生的事情,就需要知道争论的主要问题涉及的仅仅是一个数据:希腊基本盈余的规模,在债务利息不计的情况下,政府收支的差额。基本盈余衡量的是希腊实际转移给债权国的资源。除此之外还包括债务的名义规模——这方面或多或少是一个随意给出的数目,对任何债权国所期望希腊支付的数额没什么影响——影响的只是希腊被迫接受的基本盈余。

鉴于希腊经济衰退及其所带来的财政收入的减少,希腊只要实现盈余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也是付出难以想象的牺牲所取得的结果。尽管如此,激进左翼联盟始终明确表示,计划保持适度的基本盈余。如果你因为协商没有为完全扭转紧缩局面,转向凯恩斯主张的财政刺激政策转向创造条件而生气,说明你先前没有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真正的问题在于希腊是否会不得不实施甚至更多的紧缩政策。前任希腊政府达成了一份计划,在未来几年的基本盈余增长三倍,以国家经济和民众为此要付出沉重代价。

为什么会有一个政府会同意这样的事情?是因为惧怕。实际上,希腊继任的领导人及其他债务国仍不曾敢挑战债权国的极端要求,唯恐会遭到惩罚——债权国会切断他们的现金流,,甚至会因为他们不敢做出更狠的预算削减而让银行系统内部崩溃。

因此,现任的希腊政府打了退堂鼓,同意将目标瞄准将导致经济崩溃的财政盈余吗?没有。实际上,希腊为2015年又一次赢得了回旋余地,其对未来的财政盈余含糊其辞,即可以做任何解释,也可以认为不带任何意思。

债权国没有取消资金援助,而是提供资金让希腊继续熬过几个月。也就说,如果你愿意,则可以对希腊严厉把控,这意味着巨大的挑战尚未到来。但是,希腊政府没有屈服于被逐出欧元区的威胁,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

为什么所有负面的报道会接踵而来?公平地讲,财政政策不是唯一的问题。过去和现在依然存在如公共资产私有化的争论——激进左翼联盟曾同意不会改变即成事实的私有化公共资产——以及劳动力市场管理——经济紧缩时代的一些“结构性调整”显然会继续有效。激进左翼联盟也同意严厉打击逃税行为。不过,左翼政府为什么将收税看成一种挫败,这对我而言是个不解之谜。

然而,最近发生的事情都没能为当下盛行的失败论言辞辩解。实际上,我感觉我们所见的是一个夹在存有不切合实际的期望的偏左作家与喜欢报道关于希腊崩溃的事件的商业报纸之间的非神圣联盟,因为这就是那些自负的债权国所期望看到的。但是,没有发生崩溃。至少,希腊似乎暂时结束了前有未有的经济紧缩恶性循环。

正如我前述所说,希腊这么做已经帮了欧洲其它国家的忙了。要记住的是,希腊这台戏是以欧洲经济为背景。尽管近来出现一些乐观的数据,欧洲似乎仍然滑向通货紧缩的陷阱。欧洲在整体上非常需要结束疯狂的紧缩局面,这周开始有了一些稍显积极的迹象。尤其是欧洲委员会决定不会对法国和意大利赤字超标进行罚款。

鉴于市场的实际情况,征收罚金是疯狂之举。法国以0.002%利率借贷5年,没错,是0.002%。但是,近几年,我们看到许多类似疯狂的举动。对此,你不得不思考希腊事件是否会推动理性的爆发。

同时,即便没有人相信,债务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反抗经济紧缩将开启良好的局面。“保持冷静,继续向前”对希腊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关于作者:保罗·克鲁格曼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也是著名的专栏作家。

译者:林艺婷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