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何  >>  正文
屌丝孙少平的三重现实困局
金何
2015年03月27日

 

金何

      当在银幕上看着孙少平光脊背吃力背石头的时候,我想起了七八年前的自己,白天在建筑工地里拖钢筋,晚上窝在自己的稻草床铺上看《平凡的世界》,那个时候孙少平就是我的精神导师,是我心灵上最最真实的信仰。

      但作为一个现实世界里的精神标杆,孙少平始终得面对三重现实困局。

      第一重困局是作为小子女,他无法挣脱命运的摆布。

      《平凡的世界》原著中少平是有母亲的,不过影视剧中少平的母亲早逝了,这虽然更能烘托他们生活的艰辛,但却透露出一点——维系生活的各种亲情关系是何其的脆弱。不知道读者是否想过,假如在孙少平的梦想实现之前,他的父亲去世了,他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路遥并没有做这种假设,但是现实生活的不确定性要比书中和剧中真实无数倍。当人们把孙少平拿来作为标杆的时候,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形,作为当事人的自己,是不是会真的觉得,这生活的平凡,就是因为我们对它的难以捉摸呢?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多余的想法,如果要把《平凡的世界》套到真实的世界,我们就应该思考一番真实世界里一些另外的暗含的不能被改变的规则。孙少平在孙家是二子,作为一个又要关照家里,又不想失去自己理想的人,生命和命运给予他的时间是不是足够呢?在少平下定决心走出家乡要去外面闯世界的时候,少平的父亲孙玉厚说了自己的身体还算硬朗。还算硬朗就是真的硬朗吗?命运的无常一直让人措手不及,对于少平来说,这份命运的不确定性就像悬挂在头顶上的锋利的斧子,你不知道它何时会落下来。

      相对于少平,少安的状况就要好很多了,因为他是长子,不管是他为理想还是为生活而活,他都有时间折腾,他的父亲也有足够的时间看他折腾。在现实世界广大的农村地区,子女众多是常事,对于那些懂事的子女来说,长子长女虽然很累,但是自己的奋斗爸妈都有时间能够看到,而对于小儿小女来说,自己长大了,爸妈却开始变老了,这个时候,你是选择为了生活而妥协,还是选择为了理想而奋斗呢?不管是你如何选择,在无常命运面前,你的爸妈都有可能完全看不到。诚然,你的奋斗和生活不是为了给谁看的,但是你的奋斗成果一定是为了给家人分享的,若你奋斗有了结果,亲人却离自己远去了,你又会作何感想呢?所以相对于家里的长子长女,在时间上,小儿小女的奋斗是不占任何优势的,我们不妨把这叫做“小子女效应”吧。

      所以,这就是孙少平的现实困局,现实中肯定会有很多孙少安,但是孙少平鲜有人去模仿,不是你没有模仿的勇气,而是不敢有人去拿时间赌,尤其是对那些在家里排行最小的子女来说更是如此。孙少平只是灵魂的标杆,人们仰望他,用他激励自己,而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会把少安当成活生生的参照物,去奋斗,去追求,去生活。

      这就是生活的不公平,这份不公平烘托出我们生活在平凡的时间面前,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你都难以摆脱它的掌控,但在这个圈子里,你可以活出自己的伟大和精彩。孙少平的现实困局,正是精神和灵魂的胜利,我们仰望灵魂世界的标杆,它给每个奋斗者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

      第二重困局,他本该作为现实世界的精神标杆被人去模仿,但很少有人触及到他的精髓。

      人们都在说当今社会的利益格局固化了,草根群体向上攀登的梯子折断,生活压力的巨大,让年轻人不敢奢望去追寻孙少平式的生活。在这种背景下,孙少安的意义就更加凸显出来。同时由于计划生育的实施,使得大部分80和90后都是独生子女,他们不必再害怕“小子女效应”,不必担心父母看不到你的奋斗历程,也不必担心他们享受不到你的奋斗成果。天时地利人和俱有,是不是应该放胆去跟生活搏斗一番呢?

      但反过来看,长时间生活在温室里,优越的物质早已在腐蚀了人们的奋斗激情。当今的少年会追寻霍尔顿,青年又崇拜在路上的凯鲁亚克,他们都不甘于平庸和平凡,就像少平高中时代说的要去扒火车看外面的世界。不同的是少平身上少了那份肆无忌惮,年少时代的梦想少平没有去做,但是却不代表他忘记了自己的梦,相反,他用自己的梦浇筑了自己的生活,这生活虽然看起来平凡无比,但也是常人可望而不及的。孙少平始终没有割断自己和现实世界的那根引线,他理解梦的方式不是简单去做表面的东西,而是把梦融入到生活,让梦开出现实之花。

      从这个意义上看,孙少平只适合被人仰望,不适合被模仿。因为,即便是当下,也鲜有人有他这样的勇气,人们可以为了少年时代一瞬间的念头去扒火车,却没有勇气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生活的分分秒秒里,更没有真正理解孙少平的理想精髓是什么;人们有勇气自嘲屌丝,却没有勇气去改变自己屌丝的生存局面,更没有勇气去心平气和面对这份平凡;有勇气把自己装饰成杀马特,却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出身,也没有勇气和毅力去改变自己的出身。解构和反智成了这个时代的主流,难以克服的浮躁在弥漫,对于底层的人来说,孙少平和孙少安应该成为清醒剂。他们两兄弟,一个是精神标杆,一个是现实榜样,时代应该欢呼孙氏兄弟的回归。

      第三重困局是他注定和田晓霞走不到一起。

      电视剧田晓霞死亡的时候,信天游响起,慢镜头划过,悲伤掠过每个人的心头。有人不理解田晓霞为何要死,其实很好理解,孙少平作为现实世界里的屌丝爱上白富美,会有结局吗?路遥能够把他们两个人结合在一起,就已经非常有勇气了,更别说让他们走到一起了。遵从现实主义写作的路遥,知道如何处理田晓霞和孙少平的关系,他让田晓霞永远变成了一个理想中的人物,这是路遥谦卑式的写作,毕竟在现实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

      晓霞的死,更坐实少平在现实中面临的困局,人们说败给命运要比败给世俗好很多,但不管败给谁,只要自己去尽力了,自己去做了,就是孙少平式的虽败犹荣。

      万物之中唯此长存——活着,并历经苦痛。能做到这一步便是胜利,即使这场赌博已不再金光灿灿。杰克伦敦的这段名言,就该是孙少平的座右铭。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专栏作家,文章见于思客、上海观察、南方周末等媒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