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何  >>  正文
凤凰男,你为何不是完人
金何
2015年04月01日

 

金何

某一天,一凤凰男因家庭琐事引起争吵,最后被家人及妻子扭送至包大人处。凤凰男的爸妈和妻子一起向包大人哭诉,请求包大人主持公道。

包大人也是紧跟潮流的,他知道现在这些凤凰男就是被自己铡了的陈世美的翻版,不过几年前人们对凤凰男那是一个趋之若鹜啊。这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就落得像耗子一样被人人喊打。

这不,包大人这两天刚上网看新闻,就发现有不少人又在转弯抹角的骂凤凰男。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天下负心汉多的是,中箭的偏偏是凤凰男。这可能就是经常挂在嘴边的爱之深,恨之切了吧。

更何况,相对于陈世美的负心,当下被声讨的凤凰男,明显没有戏剧当中的陈世美那么可恶,甚至连负心也谈不上。他们身上表露出来的,仅仅只是些婚姻生活里的一些瑕疵——甚至连瑕疵也谈不上,只是不同的生活观念。

包大人想到此处,觉得跪在地上的凤凰男倒是很可怜。不过我还是先了解情况吧,长者为尊,那就父母先说吧。

父母两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了:你知道我们那里有多穷吗,儿子从小就懂事,吃苦受累上了这么多年学,家里面也跟着受了不少的罪,天可怜见,我儿子有本事,终于在这大城市里立足了,有了好工作,也有了房和车。我们的儿子是看着他长大的,他最挂念我们老两口了,经常给家里不是寄钱就是邮寄东西。现在儿子提出要把我们老两口接到城里来享福,我跟他爹那是一个高兴啊,可谁知道,都是因为他媳妇在撺掇他,儿子呢?也是一个耳根子软的,说好要接我们进城,后来迟迟没有回音了。包大人,你说说,这叫啥事,这孽子他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就要飞走不听他爹娘的了!包大人啊,你可得给我们老两口做主啊!

妈,你就别说了,我怎么会扔下你们不管呢,这不还一直是在商量着的嘛。凤凰男在一旁轻声咕哝了一句。

你闭嘴!这没你说话的份儿,再商量,还不都是你那媳妇闹得。

说到这儿,凤凰男的妻子忍不住开口了:要我说啊,你儿子对您二老那就够好了,又是钱又是东西,逢年过节哪次不去看你二老。你也不去打听打听,现在还有多少年轻人像我老公这样的。你们两个老人在乡下养老多好,空气好还清净,何苦累死累活要来这大城市挤着,还要吸着雾霾,要我说啊,你们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一点也不替你儿子着想!妻子一边说着一边又推了凤凰男一把。你也真是的,怎么就替我想想,不站在我的立场上考虑一下,你又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了?

嘿!不许推我儿子,凤凰男的母亲在一边说话了:你说我儿子不替你着想?你可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你瞅瞅你脖子上戴的,身上穿的,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我儿子给你买的,你别以为我们在乡下不知道,儿子他可是什么都说过,在你身上一个月花的钱,比我们在老家一年花的钱都多。你说说你们,过日子那是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你这样大手大脚的花,家里就是有金山银山也架不住啊。你还别以为这只是我们做父母的意见,我儿子他也觉得你现在花钱越来越厉害了,只不过是顾着你面子,不好跟你说而已。

好啊你,你竟然嫌弃我现在花钱!妻子听了更生凤凰男的气了:你难道忘了我们恋爱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了吗?那个时候,你是那么大方,我要什么你给我买什么,我想要什么还没说出来你猜着我心思给我买。我心想这么能体贴人的男人,那就把自己的一生交付了吧,可结婚后呢,你变了。在外随便吃饭想都别想了,化妆品都是买最便宜的打折货,衣服也都是淘宝,偶尔吃顿肯德基你都要数落我一顿。妻子一边说着声音都有点哽咽了:我刚开始也说自己,怎么就不能改改自己这大小姐的习性,过日子的人了,是应该要思量思量,可我再省,也不能一点钱都不花吧,你也不想想我之前在我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我凭什么要跟着你过这种苦日子,你还在背后数落我,你真是没一点良心了。妻子说完大声哭了起来。

妻子哭了会儿继续数落凤凰男:还有你那可恶的观念,说什么男主外、女主内,你工作累,难道我工作一天就不累吗?每天回到家里鞋一脱什么都不干,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在做。有时候我真羡慕我那相敬如宾的爸妈,我爸在家里,都是抢着帮我妈做家务。你难道就不能替我分担一些吗?还有……

面条不算饭,女人不算人。在乡下你见过哪个男的在家抹桌子扫地的,那还不被人笑话死!你问问孩儿他爹,在家里我让他做过家务吗?男人嘛,在家里就是歇着的,都是女人,做点活儿又不会死,你还显摆上了。凤凰男的母亲打断了他妻子的话。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跟你们说不到一块儿去!连最基本的男女平等的观念都没有,要真是搬过来住,还指不定生出什么事儿呢。妻子忍不住回敬了他母亲一句。

我们就还非要来住不可,这房产证上写的可是我儿子的名字!

房产证也有我名字,房子也有我一份,我是不会同意你们来的!

……

凤凰男在一旁一脸的为难,看着争吵的母亲和妻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都别吵吵了!包大人一拍惊堂木,争吵声戛然而止。

都说这清官难断家务事,我说啊,这事好办。凤凰男、爸妈、妻子听了愣住了,心说不愧是包大人,这事儿都能办好,于是便接着听他往下说。

你老两口想要一个孝顺的儿子,你呢想要一个体贴的丈夫。说白了,你们就是想让他都遂你们各自的心意。可这世上有完人吗?没有啊。那怎么办呢?王朝马汉!

有——!
抬龙头铡来,把凤凰男劈成两半各自分给他们!

此言一出,凤凰男和父母以及妻子都呆住了,旋即都赶紧跪下磕头求饶:

包大人啊,别啊,这人要是劈了那还怎么活呢?这状我们不告了,我们可舍不得他死。凤凰男的父母和妻子几乎是异口同声。

呔!尔等无知之辈,岂不闻世无完人。何况夫妻婚姻生活就是要有妥协退让的勇气,做长辈的要体谅子女的难处,做子女要体会父母的需求和关切。想汝等这般针尖对麦芒,怎么会有和谐的家庭生活!今天,就要把他劈了,给你们一个警告。来人啊,把他拖出去!

凤凰男挣扎一番,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南柯一梦。看着一旁熟睡的妻子,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心说:老天爷啊,我怎么还活着呢!

 

 

【责任编辑:管理员】
专栏作家,文章见于思客、上海观察、南方周末等媒体。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