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美元强势未必是好事
新经学
2015年04月01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3月13日发表专栏文章《保罗·克鲁格曼》,指出美元回归强势不一定是好事,有可能让美国经济的复苏局面承受很大的压力。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152690703

一直以来,我们不断收到警告:努力改善经济美联储其实是在使美元“贬值”。老话能让人知道这种警告是从何而来的。过去人们想要以假币(在贵金属成分里面掺入廉价材料)代替真金白银的行为就证明了这一点。我要给黄金投资者以及统治共和党派的艾因·兰德追随者一些忠告:现代货币的运转方式根本不是如此。批评美联储的人士仍坚持认为宽松货币政策会致使美元贬值。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美元非但没有贬值,而是开始暴涨。(很抱歉哈)在过去一年里,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美元平均增值20%;与欧元的汇率涨幅高达27%。强势美元万岁!

或者并非这样。实际上,强势美元不利于美国发展。很直观地说,贸易逆差扩大,强势美元就会减缓我们延宕已久的经济复苏的速度。再深入点说,美元急剧升值表明美国并不像许多人所想的那样不怎么会产生其他国家一样有的问题。尤其要想到,欧洲会利用美元升值而欧元贬值这一现象,将其产生的问题转嫁给其他国家。当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

说一些背景吧:近日来,美国经济增长有改善,就业率出现以自克林顿时期以来未有过的速度增长。但是,经济形势仍不乐观。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工资上涨的证据不足,这表明尽管整体失业率下降,就业市场却仍很疲软。同时,美国给予投资者的回报处于历史低点,即便是长期债券,支付的利息也仅百分之二点多。

不过,货币市场总是通过曲线图来反映各国的经济状况。美国经济还没有完全实现繁荣增长,但同当前惨淡而未来恶化的欧洲经济比起来,美国经济就好多了。甚至早在希腊新一轮的经济危机爆发之前,欧洲经济就开始同日本一样没有了社会凝聚力:欧元区内,适龄工人数量正在萎缩,投资力度走低,大多数国家不把通货紧缩当回事。市场通过施加极低的利率来回应那些前景堪忧的地方。事实上,现在,许多欧洲债券已是负利率了。

相比之下,这一明显情况显然使得回报更低的美国债券看起来更诱人。因此,资本向美国聚集,导致欧元贬值,美元升值。

谁会从市场运行为中获利呢?是欧洲:欧元贬值使得欧洲产业比对手更有竞争力,推动了出口以及与进口竞争的公司的发展,而这减缓了欧元暴跌的趋势。那么又给谁带来损失呢?当然是我们。因为我们的产业都失去竞争力,这不仅在欧洲市场,也是在我们与之竞争的商品出口国。在近几年,美国制造业在复苏,但如果美元长期居高不下,复苏进程也将中断。

实际上,欧洲正想方设法地将其其滞胀输出口给我们这些国家。在此,我们不是在谈论一场邪恶的阴谋,也就是所谓的货币战争;这只是全球经济中一些事情的运转方式:资金高速流动,汇率由市场主导。

一些影响可能颇大。如果市场相信欧洲的疲软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那么我们会看到欧元下跌,美元上涨——足以消除差异不大的汇率,而这意味着严重影响美国经济的增长。

令我担心的是,我不是很确定决策者是否将美元上涨带来的影响全然考虑在内。尽管小幅通胀和工资停滞不前的现象存在,美联储依然急切想要提高利率;这在我看来,美联储对经济受阻还是太乐观了。美联储最近的会议记录表明,管理货币政策的委员会成员们对此竟毫无察觉,并相信资本的流入将使美国经济发展更为强大,而非更加疲软。

对了,还有一件事:全球许多企业都会大量吸入美元,而这意味着美元上涨可能带来新一轮的债务危机。这正是全球经济需要的。

有没有一种政策能让所有方面都受益呢?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的一点是,欧洲中央银行的马里奥·德拉吉及其同事成功地使欧洲绕过通货紧缩陷阱;欧元是他们的货币,但却成了我们的问题。尽管这样,但大体上,这是美联储极力假装经济危机过去的另一个原因。没到通货膨胀形势严峻那一刻,不要提高利率。

译者:何艳丽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