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虚构的医保改革灾难
新经学
2015年04月07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3月30日发表专栏文章《虚构的医保改革灾难》,批评美国共和党议员罔顾医实际效果,只从党争角度出来批评奥巴马医改。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obamacare

美国的政治中有太多的不靠谱的算术,德克萨斯州众议员,众议院法则委员会主席皮特·塞申斯(Pete Sessions)近日在声明奥巴马医改的开支“不合常理”的同时提出了一个新标准。你只要做“简单的加减法”,他坚持说,就会发现医保覆盖开支均摊到每个人身上要五百万美元。但他的计算有点过头了——也就是说,实际上多算了一千倍。每个新参保人员的开支约为四千美元。 

虽然人们难免犯错,塞申斯的错误不可原谅。不论你怎么看《平价医疗法案》(the Affordable Care Act),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纳税人的实际支出远远低于预期——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开支大约要减少两成。作为一名资深的国会议员应该知道这点,当然如果他不愿意阅读预算办公室的报告,他也无权发表相关的讲话。 

当然,这是奥巴马医改案以来一直伴随的争议。在该项法案生效前,反对人士预计了不同程度的严重后果,但实际上,这个法案正良好地执行着。那些预言法案将带来灾难的人又该怎样做出反应?他们谎称预言实际上发生了。

开支不是医改遇到的唯一障碍,反对人士更倾向于谈论想象中的灾难,而不是现实中的成功例子。别忘了,奥巴马医改也曾被说成是“就业杀手”。2011年,美国议会甚至通过了一项《撤销不利就业的医疗改革法案》(the Repealling the Job-Killing Health Care Law Act)法案。反对人士指出,医疗改革会导致经济瘫痪,并导致企业要求雇员从事兼职工作。

那么,奥巴马医改在2014年开始正式生效——私企的就业率实际上迅速增长了,这是自克林顿时代后还不曾发生的。同时,勉强兼职就业率——指那些应聘全职岗位失败的人员——大幅下降。但那些通常持怀疑观点的人,仍然说得好像预言的悲剧真要发生一样。杰布·布什(Jeb Bush)几周前指出奥巴马医改是“所谓经济复苏中最大的障碍”。

最后,就是无休止地寻找那些离奇故事——普通而勤劳的美国人因医改而遭受苦难的故事。正如我们看到,奥巴马医改的反对者大多数学不好(一试便知道)。但他们实际上只需要几个悲戚的故事,即个别可怜人因这项法案的某些方面而遭受贫困的故事。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尚未找到这样的故事。2014年初,科氏兄弟(Koch brothers)支持的一个叫“繁荣美国人”的组织,曾投放了一系列广告,展现所谓奥巴马医改受害者的故事——但是这些悲哀故事中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最近,华盛顿州众议员凯瑟·麦克莫里斯·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在Facebook上征集奥巴马医改的不幸故事,但她得到的源源不断的证词却是医疗改革让生活得到改善,甚至挽救了生命。 

 

实际上,医疗改革唯一损减的是那些高收入美国人,他们的纳税增加了;还有数量相对少的人群,由于年轻健康(因此保险公司预计这些人为小风险对象)而且富足(因此他们没有资格得到补助)。然而,这两种人群都无法为这一攻击广告提供合适的受害人。 

总之,一拿事实说话,攻击医疗改革的人就哑口无言。不过,公众并不知道这一点。医改成本的利好消息根本没有得到人们的充分了解:根据vox.com网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5%的美国人知道奥巴马医改的成本将要小于预期,而42%的人则认为政府的开支将超过预期。 

目前为止,约有1600万美国人获得医疗保险,但这一事实对公众的认识影响微乎其微。一部分原因在于《平价医疗改革法》的设计初衷对那些拥有良好医保的人几乎没影响:在此项法案提出之前,大多数美国人或通过雇主,或通过医保、医疗补助得到保障,他们的状况没有发生变化。 

然而,从更深层次来说,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一种真相后政治的影响。我们的时代里,政客们以及服务于他们的所谓专家从不认为有义务承认令自己不快的事实,尽管压倒性的证据证明他们是错的,他们却从不停止狡辩。 

结果是虚构的灾难掩盖了真实的成功。奥巴马医改法虽不完美,却极大改善了成百上千万人的生活。必须有人告诉选民真相。

 

本文发表于2015年3月30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