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安东尼·芬森:安倍经济学打错靶了吗?
新经学
2015年04月10日

thediplomat_2015-04-01_13-23-03-386x257

日本政府公布了一系列结构性改革方案,这次改革被誉为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涉及到增加女性就业及放松农业监管等方面。但是它们真的射对了靶吗?

尽管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安培经济学的”前两箭”)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近期经济数据却并不理想。4月1日,日本央行公布的短观调查(每季度商业景气现状和预期调查)报告显示,大型制造业信心指数低于经济学家预期。3月30日发布的2月工业生产指数与预期相比也大幅下跌。

日生基础研究所(NLI Research Institute)宏观经济主管齐藤太郎在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说:“自从2014年4月份大幅上调消费税后,消费者支出恢复速度缓慢,出口也并不景气。这些数据表明,对经济抱以乐观态度为时尚早。”

最近公布的其它数据也不理想。2月的消费通胀水平为下滑至零,家庭支出连续11个月下滑。国民经济去年12月份按年率计算增长了1.5%,从2014年技术性衰退开始就增长缓慢。

日本劳动力不断减少,通缩压力增大。从长期考虑,要想恢复经济,必须增强生产力。而麦肯锡的一份研究报告表示,目前日本劳动力和资金都不足。

该报告还表示,如果日本可以将生产增长率翻番,“重点增加商品附加价值,降低生产成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就有可能增至3%左右,;到2025年时将比目前预计水平增加30%,带来1万4千亿美元的经济收入。

麦肯锡建议日本射出“第四箭”,刺激劳动和资本的生产率加速增长。具体措施包括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提高数字化水平,发展“大数据”,调整工业结构,实施绩效工资,鼓励女性人才和老龄职工发挥力量。

麦肯锡称,如果日本采取以上措施,“就会有机会再次振兴,在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上遥遥领先,在新材料、3D制造及生命科学方面引领世界。”

财政及货币调整政策“无法治本”

Europacifica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日本经济策略师娜奥米·芬克称,“全要素生产率(TFP)增速缓慢,劳动收入份额和资本份额不稳定是日本经济问题的关键。短期的财政、货币调整政策根本“无法治本”。

芬克还表示,尽管日本的出口导向型制造业在生产率增长上达到了“平衡”,信息科技领域情况也不差,但服务业和非IT行业都不景气。

1973年至2008年,日本全要素生产率最低的几个领域包括大米和小麦生产、废物处理、化学制品、电力、房地产、煤矿以及石油产品制造。相反,全要素生产率最高的领域则包括电子数据处理设备、通讯设备、半导体、家用电器以及电子零件。

芬克说道:“目前制造业收效良好,需要改进的是服务业。”

“日本曾经进行邮政公社私有化,这只是一个方面,私有化运营结构并非是指政府将运营完全交由市场决定。市场起很大一部分作用,但并未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这为保险和财政这些生产力低下的领域带来启示。”

“而且,我对监管和结构改革做了计量研究,结果令人吃惊。在非制造业和服务业放松监管时,生产力会相应增长;而在制造业却相反,放松监管会降低生产力。”

问题的关键是,一旦把重心放在一些制造业经济特区,那么改革就瞄错了领域,真正应该进行结构改革的产业就得不到足够重视。”

芬克还表示,经济复苏的关键就在于放松对“服务业生产力低下的领域”的监管,实施激励举措加大对非IT行业和服务业的投资,改善劳动分配,增加女性就业。

安倍经济学“几乎政策的每一个阶段”都存在风险,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不太可能但很危险”的尾部风险,即通胀预期受冲击、市场大幅抛售日本国券,二是“并不很危险但很可能”的风险,即工资增长停滞、结构改革不力以及出口增长迟缓。

芬克还给“结构改革清单”上的每项打分,医疗改革得分最高,为86%,其次是农业、技术创新及公司治理能力改革,为57%,鼓励创业改革43%。

但是,公司税改和“女性经济学”都只得了29%,公共基金、灵活工作制度及吸引海外人才方面的改革得分14%。

总体上,基于目前表现考虑,芬克认为安倍经济学“第三支箭”中靶可能只有40%。

她还提到:“有证据显示政府抓住解决问题的关键了吗?如果答案是‘没有’,那么我们就不能指望‘安倍经济学’会成功。”

幸运的是,安倍至少可以执政到2018年,安倍政府仍有时间改善政策,增大成功可能性。

作者:

安东尼·芬森(Anthony Fensom),资深商业撰稿人。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