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克鲁格曼:经济与选举
新经学
2015年04月16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4月6日发表专栏文章《选举和政治》,指出选民对经济的要求并不高,只着眼于当下的经济状况,而无视于长期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这种原因源于政客们并不真的懂经济,而只是将经济作为他们的政治资源。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british selection

自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的经济形势就急转直下。2009年,英国经济出现试探性恢复,但仅在2010年就陷于停顿。2013年,英国经济开始有所回温,但人均实际收入也仅仅达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这就意味着自2007年以来,英国经济发展的形势远比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期间低迷。 

然而,随着英国大选的临近,2010年起上台执政的联合政府开始摆出一副维持繁荣并真正深谙经济发展之道的姿态。总体而言讲,他们的确蒙混过关了。 

这其中的几个教训,对英国乃至所有竭力渡过经济困难期的民主国家而言,都至关重要。我将在下文中详述。不过,首先,我们需要思考一下英国政府是怎样凭借如此糟糕的经济记录成功地达到其预期的经济成绩。 

或许你可以将这一切归咎于反对党的软弱,其角色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或者,新闻媒体的无能也让很多事情变了质。但事实是,当前英国政治发生的一切几乎是英国和其他国家一直在发生的:选民的记忆力都很短暂,他们评判经济政策不是通过长期结果而是最近短期增长。在过去的五年中,联合政府的表现看起来十分糟糕。但在前几个季度中,经济形势却是一片乐观,而这才是政治上重要的事情。 

这些论断并不是我凭随意猜想提出的——而是经过大量政治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主要集中于美国总统选举,但显然其结果在别处同样适用)。这些研究几乎揭露了政治评论家热衷评论的所有总统大选真相——无论谁赢得了新一轮竞选,或者谁迎合了独立投票人假定的忧虑。产生影响的主要因素是临近大选之前的收入增长,这里说的临近是大选之前不到一年甚至半年的时间里。 

如果你思考一下的话,你会发觉这是个令人担忧的结论。因为这说明好的政策带来的政治回报少得可怜甚至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可能在四到五年的时间里出色地掌控了经济的发展,但却因为大选前两个季度的疲软而离开执政位置。事实上,有证据表明政治上的投机取巧——执政期间大部分时间里国家无价值的经济衰退,也许只是为大选前经济大幅度复苏留下增长空间。 

实际上,这个描述十分切合当前英国政府的作为,虽然其是否蓄意为之仍不明朗。 

但重点是,选举——本应该让政客承担责任的选举——在经济政策中似乎未能很好地发挥以上作用。而我们对此漏洞又有何办法? 

一个也许能让许多评论家满意的回答是,将经济政策的制定从政治领域转移出来,把权力移交给无党派精英委员会。然而,这假定了精英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其实很难知道到底是什么,最近发生的事件也许会让你相信这是可行的。毕竟,美国精英们被鲍尔斯-辛普森主义束缚了数年(一个完全错位的赤字削减执念)。而在欧洲,精英们出于苦行僧似的俭朴,情况似乎更遭。 

一个上佳且更民主的答案是寻找一个选民有更见多识广的选区。英国经济争论中一个真正引人注目的地方是,新闻媒体——甚至高级报纸、精英主导的电视节目中的经济分析与职业经济学家一致同意的观点之间存在的反差。新闻媒体经常描述最新经济增长,以此为紧缩政策开脱,但在经济学家的调查中,只有小部分人赞同这样的辩解。前者还声称预算赤字是英国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似乎这仅仅是对事实的阐述。实际上,他们若不是愚蠢,也是爱争辩的。 

因此关于经济议题的报导可以、也应该得到改善。但若说选举结果将因此受到重大影响必定招来政治科学家的嘲笑。也许他们是对的。 

那么,我们这些研究经济政策、关心现实世界成果的人应该做什么呢?答案必然是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尝试矫正错误的,尽可能清楚地解释我们的回答。在现实中,通常政治影响充其量只会边缘化。好的想法会遭遇坏事,反之亦然。这就是现实,那也无可奈何。选举决定的是谁拥有权力而不是谁站在真理的一方。 

译者:王碧燕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