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保罗•格鲁曼:政府的优势在哪儿
新经学
2015年04月20日

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4月10日发表专栏文章《政府的优势在哪儿》,指出美国社会虽然推崇市场化运营,但政府在医疗和退休保障方面的优势仍然很强大 。以下是全文,供参考。

2216004684f3957b911528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政策议程上可谓旧调重弹——对富人减税,又大力削减穷人和中产阶级的福利,同时,民主党正提出一些全新的观点。一时间,让人觉得许多民主党人士已然决定摆脱美国联邦政府削减津贴的一贯做法。他们提议扩大社会保障福利范围。

这种变化值得欢迎,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扩大社会保障福利范围恰逢好时机;二更关键的在于,民主党派人士似乎最终选择直面反对政府的宣传,承认政府在一些事情上做得比私营部门出色。

与所有的发达国家一样,美国公民所需的物品主要依靠自由市场及私营企业提供,在我们的政治话语中,几乎没有人会提议改变这一现状。政府直接主管经济早已不是什么好主意了。

然而,我们也知道一些事或多或少必须由政府完成。每本经济教科书都谈及“公共产品”,就像国防和航空交通管制,每一个人对这种产品的消费并不影响任何他人也对这种产品的消费,盈利性企业则没有动力去提供这些产品。这样难道政府就只能在提供公共产品方面优于私营部门吗?绝非如此。

政府优于私营部门的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健康保险。的确,保守人士一直鼓吹进一步私有化,他们尤其想将医疗保险变成优惠亷,用于购买个人保险,但是,所有的迹象都说明,这确实会将我们引入歧途。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实质上比私人保险便宜、高效,且程序相对简单。纵观全球,美国健康保险体系是独一无二,最大的特点在于依靠私营部门,还在于超出想象的低效及高成本。

政府的优越性还表现在:提供退休福利金。

如果大家真的非常理性,或许我们就不需要社会福利,有远见的代理经济学者喜欢在他们的理论模型中体现这一观点(右翼党派人士喜欢在他们的宣传中作出这样的假设)。在理想化的世界中,25岁的工作者会实际估量:当他们年至70时,若想过舒服的生活,则需要些什么,由此,决定要存储多少钱。他们也精于计算如何投资那笔存款,谨慎寻求风险与收益间的平衡。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为他们退休后准备的积蓄非常少。他们也不擅长投资自己的积蓄。比如,白宫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美国人每年都要损失数十亿,因为投资顾问总是努力为自己获取最多的费用,而不是让客户的福利最大化。

你或许忍不住会说,如果工作者积蓄太少,又不擅长投资,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错。但是,人们有工作和孩子,还得解决生活中的各种危机。期望他们成为专业的投资者,实在过于严苛。无论如何,经济应该服务于人,让人过上真正意义上的生活;而非成为人生航程中的阻碍,只有少数得以一帆风顺。

在退休后的实际生活中,养老保险计划是社会保障体系运行中的一个闪光点。其简单而明朗,运行成本低,繁琐的程序最少。那些终其一生兢兢业业的美国人得以从中享受退休后的幸福生活,不必要求他们展示非常人的能力,去思考几十年后的事情,也不必做一个投资高手。而今,唯一存在的问题是个人养老金在减少,传统的养老保险制度被401k计划养老保险制度取代,所留下的缺口是当前养老保险计划不足以填补的。为什么不将这计划做得更大呢?

不用说,不仅仅是右派人士,连自称为温和派人士对这些计划中所提的建议反应都极为强烈。正如我几年前所写的,要求缩小养老保险计划的规模已经很早就被视为“严肃的标志,展示政治家风范、强硬态度的方式”。前总统乔治·W·布什努力推动社会保障制度私有化,距今只有10年,当时得到许多温和派人士的支持。

真正的严肃意味着要看看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私有化的退休保障机制运行糟糕,而养老保险计划运行良好。我们应该在沿着成功道路继续向前推进。 

译者:林艺婷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