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学  >>  正文
威廉·帕斯克:亚洲亟待解决日益突出的中国式问题
新经学
2015年04月30日

asian economy

亚洲目前面临着与中国相关的问题。中国政府实施了2008年以来最大幅度降低银行准备金举动,这表明中国对其经济的发展是甚是担忧。不过,降准的举动也为那些早已习惯中国经济繁荣的邻国敲响警钟。多年来,中国经济的稳步增长解救了如今惨淡的全球经济。然而,如今的中国经济也出现了动荡,这使得从首尔到雅加达的各国政府都开始为之担心。

中国人民银行的降准动作显示出一丝焦虑。通常,央行在调整现金贷款人的贷款数额时,均要最多预留50个基点的准本金。随着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崩盘,中国降低一个百分点,毫无疑问,中国经济的减速超出中国领导人的预期。

此外,中国方面透露出的矛盾信号表明政策制订者们对如何应对该种局面争执不下。中国央行对削减准备金——允许增加1940亿美元新贷款支援经济发展——而仅仅在这两天前,为了遏制股市泡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取缔了保证金信用交易。尽管中国政府向13亿人民发出警告,不要对股市抱有太大希望,但其依旧是放宽相关限定,允许投资者增开多达20个交易账户。

随后发布的政策可能会让那些期待中国经济能避免彻底崩盘的人失望。“当股市在六个月内翻一番,”银冠资产管理机构的投资者帕特里克·霍瓦内茨讽刺道,“那么你通常就可以赚回一瓶酒——而不是中国。”

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们正在尝试进行一次全所未有的经济降温,但他们可能又会为此觉得别无其他选择。自2008年以来,在经济增速疲软的情况下,他们都一直依赖庞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及繁荣的房地产市场来筑底。但是,如今这些行业大部分都产能过剩。这就使得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央行行长周小川不得不几乎完全依赖于股市的价格上涨来实现经济增长。

当然,这种方法是否是一种可持续的策略还是一个问题。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称,若经济政策对证券市场过度依赖,“这样会增加产生严重的负面反馈效应的风险,例如,产生不良贷款、银行业问题和外资撤离。”

很明确的一点,那就是中国的经济崩溃将会立即影响到世界其他大洲。中国9.2万亿美元的经济实力是目前为止亚洲最强——这几乎是日本的两倍——并且是亚洲地区主要的贸易合作伙伴。

中国的经济发展减速表明了亚洲的根本问题所在。在十年的繁荣发展滞后,该地区的经济增速已远不如2000年前十年的时候那样快。“在我们看来,新兴市场——其市场份额占据全球GDP的一半——的风险在明显增加。”斯莱特说。斯莱特认为,如今,除了中国,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今年仍将只有2个百分点,且“依旧伴随下行经济风险”。

亚洲需要一个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转向更多依靠内需的发展计划。在亚洲这样一个广阔且多样化的地区,很难提出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案。但是,在冒着风险扩大的情况下,亚洲的发展中国家都应该开始减少贸易壁垒,减少繁文缛节,打击腐败,改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降低对地区制造商品的税收以增加出口,从而增加工人收入。

“多年来,亚洲经济运行平稳,从最初的享受较早开始实行改革带来的成果到随后见证其扩展为实行货币刺激政策。”汇丰银行经济学家范力民对此告诫道,“然而这样,将导致我们忽视进一步改革,容易让我们消除任何紧迫感,通过做出艰难的政治决策来实现经济持续发展。”

中国的经济若是崩溃,将给亚洲发展带来深重的影响,这是难以夸大的事实。即使是中国经济在井然有序的减速,也有可能会来带风险。但是这或许对一个长期未获得经济独立的地区来说并不是件坏事。

关于作者:

威廉·帕斯克(WILLIAM PESEK)是彭博社驻日本东京的评论专栏作家,主要关注经济、股市和亚洲政治。

 

【责任编辑:管理员】
探问全球经济新问题,思考新办法。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